無障礙鏈接

茉莉花運動一週年 中國民主人士信念未改

  • 黎堡

香港民眾一年來每週日到中聯辦外聲援茉莉花運動

香港民眾一年來每週日到中聯辦外聲援茉莉花運動

一年前的星期日,中國一些城市的公民響應互聯網上發起的茉莉花革命的呼籲,走上街頭要求中國實現民主變革。在國際人權組織所形容的中國當局“失去理智的”嚴厲打壓下,那場運動未能發展壯大。不過,許多民主人士說,他們追求民主變革的信念並沒有減弱。

*中國當局強力防範茉莉花開*

去年2月20號星期天,北京、上海和廣州等地的一些民眾響應網上的呼籲,下午兩點到指定的鬧市區聚集,希望喊出“我們要公義”,“維護司法獨立”,“啟動政治改革”,“新聞自由”和“結束一黨專政”等口號。

當局預先採取了嚴厲的防範措施,不僅在前一天拘押了一大批談論過或轉發過有關信息的公民,而且在當天的活動現場,帶走了他們認為可疑的集會參與者,並粗暴對待在現場採訪的一些外國記者。

在接下來的幾個星期日,出現在指定時間和地點參與茉莉花散步的人驟減。之後,這些地點再沒有出現茉莉花聚會的明顯跡象。

香港聲援茉莉花運動

香港聲援茉莉花運動

幾個星期、甚至幾個月後,失蹤的一些維權人士陸續被釋放,他們包括維權律師滕彪、江天勇、李天天、唐吉田、唐荊陵和劉士輝等人。他們在被當局拘押期間,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虐待甚至酷刑,以至於獲得釋放後仍然不願談及自己的遭遇。

在去年的二月十九號,也就是網上有人發起的第一波茉莉花散步的前一天,北京維權律師江天勇在弟弟家中被警察帶走,兩個月後才獲得釋放。在押期間,他遭到非人道對待,獲釋後,當局還不准他披露在押期間的遭遇。

*江天勇:該說的要說,該做的會做*

整整一年後,江天勇對美國之音說,儘管他本人和其他一些人士受到當局的打壓,付出了代價,他仍然認為網上有人發起的那場行動是具有積極意義的一件事。

江天勇說:“我們不能簡單地從功利的角度去評判這個值與不值。究竟哪個值得,哪個不值得(去做)呢?我還是認可這些人這樣的作為。最起碼它會逐漸消除恐懼,逐漸讓人們去嘗試。我完全支持這樣的做法。而且,從我個人來講,這种做法有它的積极意義。”

江天勇說,鑒于自己的遭遇,未來他在言行上會考慮“更周到一些”,但不會放棄追求公民權利的信念和努力。

江天勇說:“如果我就此停手,就等於認可(當局)他們的做法是對的,或者說有效果的。我絕不願意讓他們有這種感覺。當然,從另一方面,我可能會更好的、更周到地去考慮事情。我完全沒有變,但我會考慮更周到一些,比如說話辦事稍微注意一些,但是我該說的還是要說,該做的,該做的還是要做。”

上海律師李天天也在江天勇被拘押的同一天被當局帶走。她被關在一個沒有窗戶的房間長達三個月,有時還遭到辱罵和毆打。去年五月獲得釋放後,她的行動和言論自由一直受到限制,但依然冒著風險、頂著壓力在網上批評共產黨專制政權。

*梁國雄:港人繼續聲援大陸維權運動*

在香港,社會民主連線成員連續第53個星期日到中央政府駐香港聯絡辦公室外示威,聲援中國大陸的茉莉花行動。社民連骨干、立法會議員梁國雄說,每個星期天去中聯辦聲援茉莉花的示威可能會告一段落,但支持中國大陸維權運動的決心不會動搖。

梁國雄稱聲援茉莉花運動每週示威活動可能會作調整

梁國雄稱聲援茉莉花運動每週示威活動可能會作調整

梁國雄說:“內地的茉莉花運動在打壓下幾乎是沒有了。但是在其它方面的維權運動還在。你要是從比較廣泛的角度來看,大陸的維權運動還在鬥爭中,不過是形式上不同而已。香港的同胞應該支援大陸的維權運動。”

*“中國茉莉花革命”:獨裁注定會被顛覆*

星期五,互聯網上再有人以“中國茉莉花革命”的名義,發表“茉莉花起事一週年致辭”,稱“黨國的頭腦一直幻想茉莉花革命不會取得勝利.....但他們不敢承認,中國茉莉花革命的種子正在大陸每一寸土地上萌發滋長,遍地開花的民間互助抗爭行動,已經使他們窮於應付。”聲明還說:“迫害人民的政權注定會被人民的力量顛覆。獨裁者的暴力機器終歸無法對抗民主化的洪流。”

中國官員說,茉莉花革命不會在中國發生,因為中國經濟發展成績驕人,百姓生活大幅度提高,領導人頭腦清醒,重視反腐敗,並實行官員任期制度。中聯辦宣傳官員郝鐵川曾表示,中國發生動亂對老百姓有害,對香港有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