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台灣佔領立法院學生 星期四即將退場

  • 張佩芝


台灣太陽花學運佔領立法院議場行動即將在星期四結束,這是一場因台灣總統馬英九政府審查兩岸服務貿易協定過程過於輕率與不透明而引發的抗議行動。

在佔領立法院議場的學生即將退場的前一天,議場裡的學生人數和上星期相比,有明顯減少的跡象,有人捲起睡袋,準備退場,也有人秉持著靜坐到最後的打算。不過有更多的人在這裡拍照留念,其中包括現任立法委員陳唐山。畢竟,從來沒有看過立法院的議場和主席台被學生的各種標語和海報掛滿,星期五之後,一切都會恢復原狀。

台灣太陽花學運佔領立法院運動即將在4月10日下午六點結束,到4月9日中午為止,學生佔領立法院的時間已經超過500個小時。這是台灣自從解嚴以來爆發的規模最大的學運。

自從學運代表陳為廷和林飛帆在4月7號晚上發表退場聲明後,議場內就開始為退場做準備。

立法院佔領行動媒體發言人江其冀說:“我們先清理乾淨,再修復東西,再回歸最原本的樣貌,所以我們昨天開始就做基本的整潔,比方說地毯的吸塵,還有牆壁的貼紙、紙屑,還有大家在各自的工作崗位上的文件和垃圾等,然後用酒精消毒。”

據台灣媒體報道,立法院議場內的議事槌和院長座椅不翼而飛,而立法委員的座椅也有許多需要更新,至於修復經費究竟是多少要等學生撤出後評估才能得知。目前已經有很多志願工作者在議場裡幫忙清潔工作。

在議場內,到處都可以看到許多與這次太陽花學運有關的畫作和諷刺政府的標語,在退場前一天,台灣中央研究院社會研究所、歷史語言研究所和台灣史研究所正式宣佈,基於這次學運對台灣社會政治發展的重大意義,他們已經爭取學運決策小組同意,要積極搜集議場內的學運文物,予以妥善保存。

即將退場,參與這次行動的江其冀表示,當初完全沒有想到有這樣的成果。

他說﹕“接下來的脈絡幾乎是超乎我的想象,一開始時作戰的心態,因為警方隨時都會攻堅,這個地方有八個門,每個門都有個“軍隊”,然後我們去規劃戰略,所以一開始好像是打仗進來的,後來沒想到我們居然跟政府進行媒體戰,爭取民意,有點像打選戰的規格,所以後來就要靠頭腦了。”

這次抗議行動參與者陳嘉微說,她認為服貿協定兩岸可以談,但是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要快速通過讓人不解,所以她支持這個活動。她談到退場前的感想。“一方面覺得很捨不得,大家一起工作奮鬥,但是其實它只是轉移戰場,讓它遍地開花,因為現在中南部朋友們也開始有意識要抬頭,要讓這次活動傳承下去。”

在這裡參加美編工作已經快三個星期的蘇建榮表示,他個人從這次經驗中學到很多東西,從學運代表和整個活動過程中他認識到理性冷靜,沉著判斷的重要性。

蘇建榮說:“他們以靜坐、和平的方式跟政府喊出人民的聲音,而不是以暴力的方式,我沒料到台灣可以這樣子,一直以為說有理性,有秩序應該像是日本,向三一一大地震就覺得大家都好理性,台灣民眾好像沒法這樣,但像那次50萬人凱道遊行,大家真的守秩序,覺得台灣人民的素養也不輸其他國家。”

蘇建榮表示,他們目前正在就星期四的退場典禮做準備,希望明天光榮地走出議場大門口。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