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在美國敘利亞難民艱難開始新生活


8歲的亞茲恩.納賈爾雖然自己還在學英語,卻已經成了家人的翻譯。

亞茲恩.納賈爾 休斯頓敘利亞難民

“在學校,我以前跟每個人都說我不會說英語,可現在我挺好了,會說英語了。”

他的父親阿比德.納賈爾不會說英語,連每天送孩子上學都困難。

亞茲恩.納賈爾 休斯頓敘利亞難民

“比如校車來了,爸爸不知道他們要去哪裡。”

阿比德.納賈爾在敘利亞霍姆斯做建築工作,為躲避暴力,帶家人逃入約旦的難民營,在那裡生活了四年。他們通過一個國際安置中心項目在八個月前來到美國。

阿比德.納賈爾 休斯頓敘利亞難民

“我們感謝美國人讓我們來這裡開始新生活。困難是有的,但我們努力適應。”

他希望挑起養家重任,可至今沒有工作。

“我在找工作,可他們說不能僱我,因為我不說英語。”

弗萊庫斯 美國之音記者

在重新安置難民方面,休斯頓居全國之首,不過雖然常聽到人們說西班牙語、華語和越南語,說阿拉伯語的人卻少得多。

奧馬爾.什沙克利懂得敘利亞人的苦衷。他1997年從敘利亞移民來美,如今為休斯頓敘利亞俱樂部協調難民事務。

奧馬爾.什沙克利休斯頓敘利亞難民俱樂部

“首先,你有文化差異、文化震撼;其次,你有語言障礙;第三,為了承擔養家的責任,你必須工作掙錢。”

什沙克利說,難民安置機構只提供有限的支持。

“他們只有少量資金,只能出資幫這些人度過幾個月。”

不過他說,難民不能回敘利亞了。連年輕的亞茲恩都明白這點。

“如果留在敘利亞,我們會死的。”

納賈爾一家希望,他們的其他家人和朋友也能夠很快來美。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