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分析家:将受美军援的叙反抗武装不靠谱


反政府武裝“自由敘利亞軍”旗下的“第一營”戰士在反政府武裝佔領的北方城市阿勒頗的郊外參加軍事訓練。 (2015年6月10日)

反政府武裝“自由敘利亞軍”旗下的“第一營”戰士在反政府武裝佔領的北方城市阿勒頗的郊外參加軍事訓練。 (2015年6月10日)

奧巴馬政府原希望從頭招募、裝備和訓練一隻敘利亞地面部隊,不過,上週,美軍指揮官把一個反政府武裝聯盟組織重新命名為“敘利亞阿拉伯聯盟”,做為那支最終未能建成的地面部隊的替代方案。

這一由遜尼派阿拉伯人組成的鬆散聯盟一直與敘利亞和土耳其邊境的敘利亞庫爾德人合作。按照美國的一項計劃,他們有可能從美國得到武器,並支持庫爾德人武裝向“伊斯蘭國”恐怖組織事實上的首都拉卡進攻。

方案失敗 另組人馬

美國官方表示,作為向“伊斯蘭國”施加壓力和孤立拉卡戰略的一部分,奧巴馬總統上週四在國家安全委員會的會議上批准了五角大樓重新武裝敘利亞庫爾德人和“阿拉伯-敘利亞反對派組織”的計劃。與此同時,美國領導的國際聯軍將從土耳其南部因吉爾利克的北約軍事基地出發,增加空襲“伊斯蘭國”力度和次數。

在此期間,俄羅斯似乎即將擴大對敘利亞事務的介入。俄羅斯上週開始轟炸行動,現在又加入了地面部隊,這一舉措震蕩了原本就已復雜的戰場局勢,並使人聯想到冷戰時期的代理人戰爭。

俄羅斯介入

本週一,俄羅斯總統普京的議會軍事聯絡官披露了一份計劃,該計劃包括向敘利亞派遣“志願” 部隊來支持俄羅斯盟友巴沙爾.阿薩德的政權。克里姆林宮聲稱計劃的主要目標和華盛頓方面一致,也就是說,打擊“伊斯蘭國”。這一說法受到華盛頓方面的質疑,因為絕大多數由俄羅斯發動的空襲都是以位於敘利亞西部和中部的反阿薩德武裝為目標,而不是打擊位於東部的“伊斯蘭國”控制區。

美國官方堅稱在俄羅斯發動空襲行動前,美國已經開始考慮新的供給計劃來幫助“庫爾德人民保衛隊”(YPG)以及他們的遜尼派阿拉伯盟友。上個月,在國會的一次小組會議期間,駐中東地區的美軍最高司令官利奧伊德.奧斯汀將軍似乎概述了美軍在敘利亞問題上新的戰略。他對國會的這個小組說,奧巴馬政府計劃很快向拉卡市等敘利亞關鍵地區施加更大壓力。

在奧斯汀將軍發表這番言論之前,奧巴馬政府似乎接受了一項為期18個月的“培訓和裝備”計劃的失敗結局。該計劃包括組建一支由本土敘利亞阿拉伯反政府武裝成員組成的代理人部隊,幫助美國打敗“伊斯蘭國”。

但是敘利亞反政府武裝指揮官們普遍覺得,俄羅斯的空襲給美國的計劃增加了緊迫感。他們認為,美國如今急於讓庫爾德人和遜尼派阿拉伯人的代理部隊對“伊斯蘭國”發動一場重大攻勢。他們懷疑美國這一舉措的目的是在俄羅斯大規模介入敘利亞之前搶先下手,改變當地局勢,並阻止莫斯科掌握主動權。

敘利亞阿拉伯聯盟

“自由敘利亞軍”以及“征服之軍”聯盟旗下的伊斯蘭主義民兵的指揮官都對名為“敘利亞阿拉伯聯盟”的組織將要得到美國軍火感到不滿。 “自由敘利亞軍”得到西方和海灣國家的支持,而華盛頓拒絕靠近“征服之軍”,因為他們跟“基地”組織的分支“努斯拉陣線”有關聯。但是這兩家組織的指揮官都把美國計劃支持的派系稱為“機會主義者”。

這些指揮官們表示,美國打算扶持的派系的歷史記錄並不光彩,他們朝三暮四,缺乏忠誠,有時還願意跟“努斯拉陣線”以及“伊斯蘭國”合作。該組織內部的一個主要分支“拉卡革命旅”(Liwa Thuwwar al-Raqqa)在“伊斯蘭國”攻陷拉卡前曾與城裡的“努斯拉陣線”勾結。去年,“拉卡革命旅”和“努斯拉陣線”決裂並且加入一個名為“幼發拉底河火山”的鬆散同盟,這是“敘利亞阿拉伯聯盟”的基本前身。

“敘利亞阿拉伯聯盟”的另一個派系“卡薩斯軍”(Jaysh al-Qasas)曾於2014年與“伊斯蘭國”合作。 “自由敘利亞軍”指揮官們說,“卡薩斯軍”的領導人大部分時間都在土耳其,他的戰士們最感興趣的是趁亂打劫。

“這些戰士從一個民兵組織跳槽到另一個民兵組織,” “聖戰軍”的一位指揮官阿卜杜爾拉曼對美國之音說,“他們大多數人都是不入流的人,不可靠。我們不信任他們。” “聖戰軍”與伊斯蘭主義反政府武裝聯盟“征服之軍”結盟。

各主要的反政府武裝部隊除了存在遍布的不信任情緒外,還有對庫爾德人的“人民保衛隊”有著全面的懷疑。 “人民保衛隊”的首要目標是在敘利亞東北部建立自治的庫爾德國。他們稱和“保衛隊”合作的遜尼派阿拉伯派係為“庫爾德黨”。

自由敘利亞軍”與“人民保衛隊”不合

“自由敘利亞軍”和伊斯蘭主義武裝的指揮官都警告“人民保衛隊”待在庫爾德人控制地區,不要侵入阿拉伯人的村莊。今年早些時候,他們指控“人民保衛隊”在庫爾德人佔領的村莊驅逐阿拉伯人。隨著庫爾德人為主的武裝越過了他們的傳統家園,“自由敘利亞軍”以及伊斯蘭主義反政府民兵跟庫爾德人之間的猜疑加深了。

今年6月,一些“敘利亞阿拉伯聯盟”核心武裝部隊幫助“人民保衛隊”取得一場重大勝利,而且想不到贏的如此輕鬆。他們從“伊斯蘭國”極端分子手中收復了敘利亞邊境城鎮塔爾艾卜耶德。但據城鎮居民反映,在聖戰分子離開後,一些遜尼派阿拉伯派系開始搶功,讓庫爾德人大為惱火。

“庫爾德人讓他們把敘利亞反抗力量的旗幟掛了上去,但是他們(阿拉伯民兵組織)之後開始就該由誰控制城鎮吵了起來,”一位和各色反政府武裝組織合作過的邊境走私者穆罕默德說,“最後,庫爾德人說:城是我們控制的,這下誰也不吵了。”

“我基本上贊同那些反政府武裝組織成員說的話,”美國智庫中東問題論壇的研究員埃曼.賈瓦德.塔米米說。他表示,做為最大派系之一的武裝團體“自由黎明”“有腐敗名聲。”

“聯盟中的主要團體都是從更大的反政府武裝中分裂出來的。就拿'自由黎明'來說,這個組織其實一夥民兵的重組,比如'古爾巴阿爾沙姆'(Ghuraba al -Sham),他們在北阿勒頗(North Aleppo)有犯罪的名聲。”他對美國之音說,“另外一些派別被伊斯蘭主義反政府武裝聯盟開除。”塔米米還補充說:“另外一些和'人民保衛隊'結盟的反政府武裝同盟是從被“伊斯蘭國”佔領的家鄉代爾祖爾和杰拉布盧斯逃出來的當地小團體。他們中的一些人是敘利亞東部沙馬爾部落的成員,這個部落慘遭'伊斯蘭國'多次的報復和屠殺。”

塔米米說,“敘利亞阿拉伯聯盟”各派係有他們自己的意圖,跟“人民保衛隊”的意圖最終是有衝突的,但是他們實力不夠,沒有本錢去挑戰“人民保衛隊”的政治分支對塔爾艾卜耶德等城市的控制權。他和其他分析人士估計,“敘利亞阿拉伯聯盟”只有三千至五千名武裝人員,而“人民保衛隊”擁有約兩萬五千名戰鬥人員。

但是塔米米提醒說,實際總數無法確切和可靠估計。在持續了幾個月的保衛庫爾德邊境城市科巴尼的戰鬥中,各方對與“人民保衛隊”合作的遜尼派阿拉伯戰士數目的估計出入很大。 “自由黎明”組織的領導者之一阿布·萊斯聲稱他手下有250人參與了科巴尼保衛戰,但是在隨後的交談中,他提到的人數不斷下降,先改口說有160名戰士,後來又減少到70人。

庫爾德政治活動人士指出,人數多少和軍事能力並不足以充分表明“敘利亞阿拉伯聯盟”的潛力。曾在敘利亞北部地區與庫爾德“人民保衛隊”合作的科萬.迪拉傑表示,庫爾德人非常謹慎,避免收編跟他們合作的遜尼派阿拉伯人。他說,“人民保衛隊”給阿拉伯人提供武器,讓他們自衛。他還表示,“敘利亞阿拉伯聯盟”有可能是沙馬爾部落和其他好幾個阿拉伯部落報復“伊斯蘭國”屠殺之仇的工具。 “他們只需要武器來開始。”迪拉傑補充道。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