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從阿勒波到柏林 - 敘利亞兄弟逃難之旅


躲避國內戰亂的難民抵達意大利。

躲避國內戰亂的難民抵達意大利。

成百上千的敘利亞人為了躲避國內戰亂,乘船駛過地中海,前往歐洲逃難。逃難途中每一步都充滿危險。美國之音記者跟隨採訪了一批試圖逃往德國的難民。

橫在眼前的是250萬平方公里的地中海。6名敘利亞人—其中4人是兄弟,另外2人是他們的朋友—為了躲避戰亂逃出國。

15個小時之後,地平線上出現了兩艘船,他們是意大利海岸警備隊。逃難人群中爆發出歡呼聲,大家喊著“意大利”!

難民被帶到蘭佩杜薩島。在接待處,有多少難民湧入這個狹小的意大利警備哨所,一目了然。

從這裡,兄弟幾人被帶到西西里島,他們在那裡獲得自由,當晚就乘火車北上,前往米蘭。

美國之音的記者就是在這裡與他們相遇的。他們看起來緊張、疲憊、恐懼,在一條冰冷的大理石長凳上縮成一團,與米蘭火車站華麗的裝飾格格不入。

他們中最年長的格力亞德開始回憶這段逃難旅程:

敘利亞難民格力亞德說﹕“我們逃到約旦,再從那里去阿爾及利亞。然後我們非法逃往利比亞。穿過沙漠我們用了5天的時間。太苦了,我們差點死了。到了的黎波里後,我們又前往塞卜拉泰。在那裡我們遇到了麻煩,因為蛇頭偷竊我們的錢財。最後我們逃離那裡,坐船到了意大利的蘭佩杜薩島。”

格力亞德說,海上航行比祖國的內戰恐怖多了。

他說﹕“簡直就是死亡之旅。你停止思考,停止思考任何人和事,甚至是你自己。你只是在消磨時間,撐過每一分鐘。那是一種難以言表的感覺。”

格力亞德,侯賽因,伊拉,巴拉四兄弟與朋友巴汗和阿哈德坐夜車去德國。兄弟幾個的父親已經在柏林等候。柏林是他們逃亡的終點站,而他們的母親仍在敘利亞國內。

敘利亞難民伊拉說﹕“在德國,我們希望找到我們在敘利亞失去的未來。等到敘利亞情況好些了,我們還想回去。”

還有幾分鐘車就要開了,兄弟幾個抓起他們寥寥幾件行李,朝站台走去。他們要求美國之音不要拍攝他們登車的畫面。

按照歐洲的法律,難民必須在他們到達的第一個國家申請避難保護。常有警察在火車上搜索難民,然後把他們送回到意大利。這幾個兄弟的命運就掌握在這趟火車上了。

頭兩天一點消息都沒有。終於美國之音收到了他們的短信,他們已經平安到達慕尼黑。

在難民所裡待一晚後,他們會前往柏林。美國之音在前往柏林的火車上成功地與他們重逢,有些寬慰,有些輕鬆。

敘利亞難民格力亞德說﹕“我等不及要見我父親了,我們六年沒見面了。我希望我母親也能盡快來和我們重逢。”

巴哈寄給美國之音的這段視頻記錄了父親在柏林站台上與他們重逢的情景。
逃往歐洲的難民中很多以悲劇告終。解決這個問題也並不簡單。但是至少對這幾個兄弟和他們的朋友來說,在沙漠和海洋之後,他們有個歡喜的結局。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