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台灣選舉特別報道之二- 選票對導彈


華盛頓國際戰略與評估中心資深研究員費舍爾點評台灣選舉 (美國之音鍾辰芳拍攝)

華盛頓國際戰略與評估中心資深研究員費舍爾點評台灣選舉 (美國之音鍾辰芳拍攝)

中國領導人習近平3月曾經針對台海兩岸關係發出警告說,九二共識是兩岸互信的重要基礎,“基礎不牢,地動山搖”。隨著2016年台灣選舉日漸迫近,美國政府也在2015年步入尾聲時宣佈一批18.3億美元的對台軍售。這個軍售被專家解讀為是在選舉前為台灣民主注入一針強心劑,讓台灣人民在走向投票所時能夠有信心面對中國的武力威嚇。

在第一場台灣總統選舉辯論後,民調顯示不承認“九二共識”的民進黨總統參選人蔡英文仍然維持領先的優勢,一些分析人士認為,辯論不影響原先蔡英文、朱立倫與宋楚瑜的整體支持度,蔡英文邁向總統大位的距離又拉近了一些,但這也引來《人民日報》旗下《環球時報》關於蔡英文勝選後兩岸關係如何發展的一篇社評。

社評說,蔡英文一旦當選將“不太可能主動接受‘九二共識’”,兩岸出現新的博弈很難避免,不過中國“不能被蔡英文和民進黨牽著鼻子走”,而是必須迫使她向目前兩岸所說的“九二共識”靠近,“她只要偏離一步,就要付出一分代價”。

社評最後警告說,如果蔡英文“不怕兩岸關係動盪,以今天大陸的實力和對亞太大環境的把控力,有甚麼比她更怕的理由?”

不過,這篇社評提出對蔡英文當選總統後可能在兩岸互動方面帶來的幾個問題,是過去一段時間以來關注台海安全專家非常關注的關鍵所在,那就是北京是否應該接受蔡英文對“九二共識”做出的新詮釋,“以求海峽之安,防止兩岸出現多米諾骨牌式的倒退”。

美國國際評估與戰略中心資深研究員費舍爾認為,經過台灣2次政黨輪替,北京當局已經慢慢開始了解台灣的民主運作,習近平身邊的人也開始理解到只要羞辱台灣人民反而會傷到自己,因此即便蔡英文勝選,中國政府也會採取謹慎立場避免犯錯,以免把台灣推離它的軌道。不過費舍爾也說,這種看法在習近平的決策幕僚圈內還不是主流派意見。

下面是美國之音專訪費舍爾的內容﹕

費舍爾:“中國看來正在學習中,不過他們學習的很慢。他們正在慢慢知道台灣是一個民主體制, 你不能侮辱、威脅或粗魯地對待一個民主體制卻期望彼此的關係能有進展,或希望贏得對方的尊重,或甚至引起對方的恐懼。

我認為我們今天在台灣看到的是民主的深化。台灣人民儘管每天生活在不確定當中,但他們對自己更有信心與自信,也因為如此,北京當局更有理由對台灣人民給予尊重。當他們不尊重台灣人,並且以各種方式羞辱他們--比方說不尊重選美明星或是在聯合國騷擾民間團體,這些都會產生立即影響。

從北京的政治目的來說,每一次北京當局羞辱台灣就有如他們對自己發射導彈一般,反而會打到自己。看起來習近平身邊有許多人開始了解到這個道理,但也僅僅是開始了解而已,它還並不是主流。基於這個道理,是的,中國政府會非常懼怕台灣的政權輪替,但正由於這個原因,我認為他們也會非常謹慎,因為他們不太了解民主的概念,所以他們也不願意因此而犯下巨大錯誤而把台灣民意推向更遙遠的方向,那反而讓台灣的新政府得到更多的支持。”

記者:所以你預期選舉後會發生甚麼情況,對美國最大的挑戰是甚麼?

費舍爾:“選舉結束後北京一定會抓住蔡英文說的每一個字,每一天都會透過媒體表達他們的抱怨。對台北和華盛頓的挑戰就是不要去理會這些噪音,冷靜的執行長久以來支持台灣防衛與持續享有自由的政策。 我希望我們能夠升級與台灣的防衛關係,甚至美台的政治關係,不過看起來在目前的奧巴馬政府任期內不太可能發生。但最低限度,美國應該要保持冷靜,對台灣最近一次的民主程序給予支持和肯定,並對中國的言行保持高度警戒但不受它影響。”

記者:作為一位軍事專家,你認為這段時間台灣應該保持何種態勢,以便將情勢維持在冷靜和安全的狀態?

費舍爾:“我不認為中國會公然發動任何軍事行動。是的,台灣經常有需要維持社會公共秩序,但那是屬於警方的工作,不是軍方的工作。的確,軍方必然會對任何來自中國的突發舉動保持戒備,但我不認為中國會犧牲任何與台灣新政府之間的善意,因為這是必然會發生的事情,他們無法阻止。如果他們在選後到總統就任這段期間有不好的作為,那只會招來更多問題。”

記者:那麼美國方面呢?美國在亞洲的駐軍是否有針對突發狀況的應變準備?

費舍爾:“在過去選舉時美國的確曾經出於謹慎而有一些部隊移動,不過那不是主要的部隊調動。我想就和台灣的軍隊一樣,太平洋美軍司令部在台灣選舉這段時間到新政府就任的過渡期都會保持某種程度的戒備。除非中國做出威脅舉動,我不認為美國會有大規模軍事動作,而且應該也不需要這麼做。”

記者:你認為中國最近的軍事結構重組與台灣未來走向是否有關?因為我們都知道中國的最終目標是國家統一,所以它的軍事變革是因為這方面的考量,還是它主要是為了要擴大中國在亞洲的武力投射能力?

費舍爾:“解放軍正在進行的軍事改革最主要的目標有2個層面,第一是為台灣一旦發生變局做更好的準備,這是第一個目標;第2個目標是讓解放軍在未來10年以後的全球性任務的投射能力有更好的準備,但是為了在接下來的10年內完成改革,這也將制造出一段焦慮期,這段時間應該預期到,一旦解放軍完成軟件改革與大規模的硬件升級後,他們可能會試圖以武力脅迫台灣,我們必須對這個情況保持警戒。”

蔡英文在第一場總統辯論時提到,台灣在民主體制下一定會有政黨輪替,“一定會有不同主張的政黨輪流在執政”,她認為中國應該會以理性態度和民進黨互動,因為這是民主生活的現實,中國領導人及決策階層會給予一定的尊重。

不過《環球時報》的社評卻認為,正由於台灣有政黨輪替,因此中國“不能允許它發生一次,一個中國的含義就打一回折扣”。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