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前台灣軍情局上校寫書被判刑即將入獄

  • 楊晨

前台灣情報軍官、 台灣禁書《情報札記》作者龐大為(美國之音楊晨拍攝)

前台灣情報軍官、 台灣禁書《情報札記》作者龐大為(美國之音楊晨拍攝)

台灣前軍情局副處長龐大為將於9月5號正式入獄服刑。他被定罪判刑的原因是因為寫了幾本書,包括他以筆名龐家均寫的《情報札記》。這些書披露了台灣國防部軍事情報局的內幕。台灣政府以泄密罪起訴了他。 《情報札記》封面

《情報札記》封面


7月底的一天,記者在台北第一次見到龐大為先生。龐先生已患血癌十幾年,再加上中風,面色蒼白浮腫,拄著拐杖,行動不便。他早已從軍情局退休。

說起他從事了幾十年的情報工作,龐大為對情報工作的解釋是:“就是先知。情報工作就是要先了解對方。”

當然,這樣的輕描談寫並不能真正反映情報工作的複雜。

*劉連昆案*

上個世紀九十年代,龐大為擔任台灣軍情局第六處副處長,直接參與了進入中國大陸招募間諜的行動。曾經為台灣從事間諜工作的前中國解放軍總後勤部軍械部部長劉連昆少將當年的策反工作就是龐大為負責的。

龐大為在《情報札記》一書中詳細描述了他當年化名王樹元潛入中國大陸,與劉連昆秘密會面的情景,其中不乏驚心動魄的跟蹤和反跟蹤場面。

劉連昆1992年開始成為台灣間諜,為台灣提供了大量情報,包括1996年臺海危機中中國的軍事演習計劃。

劉連昆是中國共產黨打敗中華民國之後被台灣策反的中國最高級別的軍官,成為龐大為情報生涯的最大收穫。但是劉連昆1999年被中國逮捕處死。龐大為在言談話語間流露出對劉連昆的愧疚之情。

他在書中也表達了對台灣政府的不滿,他覺得劉連昆生前被利用得太很,他死後台灣政府又採取了漠然的態度。不過,台灣軍情局後來在軍情局內的一個紀念館中為劉連昆豎了一個牌位,對他的工作予以肯定。

他說,他曾經想幫助劉連昆到國外定居:“偷渡啊,離開大陸到海外定居。因為一個高級情報人員作三年就夠本了,你不能叫他作到死啊。”

他在書裏寫到:劉連昆先生在行刑前說了最後的一句話就是:“台灣方面說我甚麼,你們都不要相信。”劉連昆先生這句令人深省的話,知道的人不多,其意義代表甚麼?能理解的人更少,作為一個知己的朋友和合作的夥伴,我會永遠牢記這句話,不斷的思考下去。(《情報札記》第37頁)

劉連昆身處要職,卻要冒死為另一個政府充當間諜,他出於什麼動機?是政治理念、意識形態?還是金錢的誘惑?

龐大為在書中描述劉連昆願意為台灣做間諜與他對六四鎮壓學生和對當局不滿有關。他在書裏也提到他第一次和劉連昆見面向他贈送了兩萬美元的酬謝金,以及後來台灣付給他每月3500美元的薪水。

*龐大為:我願意坐牢*

龐大為退休後先寫了《情報作戰參考》一書,被認定洩露了機密,被判了一年半的徒刑,緩期執行。然而他在緩刑期間又出版了《情報札記》,頗有“屢教不改”的架式。台灣司法當局也因此命令他入獄服刑。

龐大為覺得,入獄並沒有那麼可怕:

他說:“我可以減輕我內心的......。你看我的同志死得死了,我入獄可以減少內疚。”

*自由鬥士還是泄密者?

龐大為的故事讓人聯想到現在沸沸颺颺的斯諾登案。揭露真相與洩露情報有時候難以分辨。

台灣出版商吳心頤說,出版這樣的書雖然有風險,但是,“道理很簡單,是為了憲法規定的基本自由”。吳心頤的時英出版社曾經為另一位台灣前情報人員蕭臺福出版過《情報生涯30年》。此書也被禁並且被當局沒收。

龐大為的律師賴呈瑞免費為他打官司,他表示這樣做是出於維護憲法保護的自由。

賴呈瑞說,如果台灣有真正的司法獨立,這個案件不應該判有罪。他說:“我們從整個開庭過程中可以看到,從法官的態度,檢察官的態度,他們對事實的曲解,還有對證據的漠視,都可以看出政府的態度、影響。但是它是政府,我們無法對抗。”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