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日本援助台灣救災 活動擴大


2016年2月8日台灣救援人員在台南地震現場搜救倖存者。

2016年2月8日台灣救援人員在台南地震現場搜救倖存者。

伴隨台南6.4級地震死亡人數不斷增加的消息連日在日本傳媒滾動,日本援助台灣救災的活動和質疑建築物建造方法與構造的聲音同時都在擴大。

台南里氏6.4級的地震到週一(2月8日)上午為止,造成37人死亡、超過100人失踪的消息正令走向東日本大地震5週年的日本提升關切和擴大援助活動。在東日本大地震重災區的宮城、福島、岩手三縣,官民從上週六台南地震發生後就發起“報答台灣援助恩情”捐款活動。

其中,宮城縣南三陸町已向日本紅十字醫院捐出22億日元(約1900萬美元)援助台灣救災,町長佐藤仁說:“希望紅十字會把南三陸町感謝台灣的心意盡快送到台南”。

2011年東日本大地震後,台灣援助日本救災的捐款超過200億日元(約1.7億美元)佔世界各國、各地捐款的榜首。其中南三陸町把收到的22.2億日元捐款用於建設南三陸町醫院,去年12月剛完工的醫院旁,還有雕著台灣旗和三陸町旗、刻著“感謝台灣民眾”等文字的石碑,一名在醫院輪候看病的婦女說:“我們從台灣得到了那麼多支援,當然現在我們該報恩”。

除了南三陸町,宮城縣知事村井嘉浩表明“宮城縣希望盡一切能力援助台灣救災”、宮城縣仙台市長奧山美惠子也表明,她已向台南市長發出親筆信“重要的友人,讓我們同心向前推進”,並正在籌集和調度仙台市救援台南的物資。

援助台灣救災的捐款活動還擴大到日本各地,除了東京有商店收銀處週一也設置了“台灣救災義援金”箱外,以東京為中心的日本全國性美容醫院高須診所院長高須克彌不但已捐款1000萬日元(約9萬美元),而且在個人推特上說:“暫時先通過日本紅十字會送出1000萬,現在還想馬上就去幫忙”,他寫道:“所有的日本人都非常喜愛台灣,加油,台灣!”並不忘用漢語和日語同時表達。

救災大於政治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上週六台南發生地震當天,向台灣總統馬英九發出慰問電,同時外相岸田文雄也向台灣外交部長林永樂發送了同樣內容的訊息:“我對接獲了台灣南部發生大地震、出現重大被害的報告非常心痛,在此由衷地向死亡者冥福並向受害者慰問。在此困難時期,日本有意向台灣提供任何必要的援助”。

當天日本政府已向台灣派遣了包括外務省緊急人道支援課事務官大日方牧人、全國警察廳秘書處國際課副課長山下桂一、海上保安廳警備救難部救難課專員稻葉健人等5名准備援助台灣救災的調查隊。同時日本紅十字會、位於岡山縣的國際醫療非政府組織AMDA等派遣的醫護人員也已抵達台南災區援助救災。

2011年日本民主黨首相菅直人執政期間發生大地震後,台灣雖高踞援助日本救災金額榜首,但菅直人後來在美國、南韓、中國、英國、法國、俄羅斯登報“Thank you for the Kizuna”(感謝你紐絆),以示謝意助時,卻略去台灣。此舉引起台灣官民不滿,後來菅直人雖然向馬英九和時任台灣行政院長吳敦義、外交部長楊進添補送了感謝信,但沒登報致謝。最後由日本民間人士發起“謝謝台灣計劃”,籌得約1900萬日元(約16萬美元)捐款,在台灣《聯合報》、《自由時報》刊登感謝廣告。

抗震大國質疑

不過日本主流傳媒、輿論關切這次台灣救災的同時,對里氏6.4級地震就造成高樓倒塌的疑問也日益升高。幾乎所有分析都指出,存在地震危機的台灣本來不應發生這種災難,很可能有人禍原因。

日本一級建築師丸山慎司指出:“雖說日本從阪神大地震和東日本大地震後不斷加強了建築物防震基準,但坦率地講,即使在這之前,同等級地震在日本也不可能造成那樣高層建築發生那樣的倒塌方式”。他指出,按照倒塌的現場圖像顯示的樓房切面和暴露的鋼筋等來看,雖然說高樓地下土質是該考慮的原因,“但顯然鋼筋不足,似乎也沒有防震樓層”。

日本1920年開始實施包含房屋耐震基準的《市街地建築物法》,1923年關東大地震後,修訂了基準。 1950年日本廢除該法,改為《建築基準法》,到1995年阪神大地震發生,日本經過三次大地震,提升了三次耐震基準。 2011年東日本大地震發生後,不僅再次提升建築物耐震基準,而且因為海嘯引起核電站事故,也制定了核電站原子爐耐震、耐海嘯基準。

儘管以學校為主的公共建築物不少因為新耐震基準,加強防護措施影響到外觀或內部使用面積,但幾乎全民都理解安全第一的建築指針。家庭裡的抗震意識也很強,幾乎每家都有防災食品、用品,包括壓縮餅乾、冰糖、罐裝水和防寒布、便尿凝固劑等,家庭也絕不在臥室床頭掛畫、像等能砸傷人的物件,榻榻米上睡覺頭不靠牆也是防牆倒塌等,安全最重要的意識不僅根深蒂固,而且細微深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