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台灣政府正努力搶救原住民語言

  • 詹寧斯

台湾东南外海兰屿上的原住民达悟族(Tao)在划船捕鱼(2008年6月14日)

台湾东南外海兰屿上的原住民达悟族(Tao)在划船捕鱼(2008年6月14日)


今年夏天台灣政府發出文化危機訊息。魯凱族語言是台灣八個面臨消失的原住民語中的一支。台灣政府文化部開始搜集該語言及以錄音方式來保留該語言﹐ 以避免受主流的國語所淘汰。VOA記者詹寧斯台北報導說﹐隨住一種語言的消失﹐該部份的歷史亦將隨之而逝。

八千年前的台灣﹐ 原住民散布整個島嶼。當四百年前海峽另一邊的中國﹐開始向台灣移民後﹐移民人口漸佔據台灣人口98%。

1960年代﹐蔣介石領導台灣後﹐下令所有居民只准許說國語﹐不許用方言。全台灣有42種不同的原住民語言﹐其中九種面臨淘汰﹐之中一種只有10人能懂得。除了極少數年邁的原住民外﹐幾乎所有人都會說國語。

薩奇來雅族原住民語是面臨被淘汰的語言之一﹐ 該部族人口只有659人。薩奇來雅族酋長七月時在原住民委員會演講時﹐有下面的錄音講話。

政府表示﹐給予原住民保留其語言的資源十分有限﹐尤其當族人與中國族裔人士通婚或因工作離開其部族,在人口減少的情況之下,恐怕該部族的語言將會在二十年之內消失。

台灣政府自2008年起著手搶救該部族的語言,近年尤其著重優先搶救面對最嚴重危機的部落;這個任務受到島內廣大的中國族裔社群的支持,尤其是台灣原住民文化與中國大陸文化有其相異之處。

負責原住民委員會瀕危語言計劃主住楊趙再春(譯音) 表示,任何語言的流失將弱化台灣及亞太文化。他又表示,區域性的植物、水產等物種亦將隨語言消失而流逝。

他說:「50年或100年後,假如再沒有人能講原住民語言,部落文化及其價值將會被湮沒,這亦影響台灣人對其他種族的尊重及和平共處的能力,文化資源比民間故事及小知識亦將隨語言消失而不復存在,比如說排灣族及魯凱族對有幾類蛇的品種有獨特的了解。」

人類學家亦將台灣原住民看作是了解橫跨南太平洋及印度洋,從復活島到馬達加斯加種族鏈中的關鍵。

台灣人口首先是由亞洲大陸移居該島嶼,他們在3500年前順南向季候風乘船到達。台灣政府認為,台灣原住民是最佳的研究對象,因為他們遺世而居,西方傳教士從未涉足該地。

目前台灣政府對原住民中14個部族認可。不同部族的人口,從少至數百到人口達到19萬的阿美族。整體人口總數大約50萬左右,大體來說,仍在增長中。

Kalas Yotaka (尤他加)是台灣原住民電視台新聞主任。他表示,原住民語言正逐漸少用,尤其是學齡人口上公立學校的要講國語,而年輕人離開東部的部族往西面較城市化的地區工作。

她說:「台灣西部地區,多由非原住民把持,為求生、賺錢,原住民沒法不遷往該地。一旦他們往西遷,居留下去後,便無法不用國語或台語與人溝通了。」

台灣現正研究紐西蘭效應,並努力去搶救毛里土著的語言。用一對一教授方式,並以自發式進行,不需要追隨基本教育的編制。另外,政府並接觸加拿大接近北極圈的Inuit部落及太平洋小島帕勞。

帕勞文化事務部長Faustina Rehuher Marugg (瑪勒)表示,在該擁有21000人口的地區,他們寫下土著的語言教給學生。這個前由美國菅轄的小島,差不多每個人都能說流利的英語,瑪勒這個月訪台期間,曾建議台灣亦去採取保留語言紀錄。

她說:「我想,他們需要將這些語言的詞彙及文法編印一起,並將之成為課程的一部分。因為這就是記錄下來的材料,亦是學習的課程,並且從小學一年級便開始教授。」

台灣或可對原住民的語言進行紀錄下來,但由於部族缺乏文字記載系統而使到該使命遭遇困難。

台灣政府今年度將撥出22萬元新台幣,作保留原住民語言之用。一部分錢將用於研究收集所有有關訊息,另一部分資源有關不同部落中,紀錄用原住民語言的老年人。

此外亦有研究方言的項目計劃。並用考試方式去鑑定原住民語言証明。

台灣拯救魯凱部族語言,是政府七月份緊急計劃之一,首先會在台南小村落作人口調查,以準確找出能說該語言的人數。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