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專訪:台灣年輕人更關心政治

  • 湯惠芸 香港

5位去年參與太陽花運動的台灣研究所學生 (美國之音湯惠芸)

5位去年參與太陽花運動的台灣研究所學生 (美國之音湯惠芸)

去年台灣學生發起反對兩岸服貿協議黑箱作業的太陽花運動,佔領立法院行動結束接近一年,有支持及反對太陽花運動的學生都認為,太陽花運動令台灣的年輕人更關心政治。對於中國領導人表示,會優先對台灣開放,歡迎台商及年輕人到中國創業,受訪的台灣學生都認為,中國不是第一選擇。有曾經參加中國交流團的台灣學生表示,中國對台灣有敵意,就算要台灣人選擇親中,都應該在對等的國與國關係之下。

繼去年3至4月反對兩岸服貿協議黑箱作業的太陽花運動,最近又有台灣民間團體到總統府抗議,國民黨政府草率地加入中國牽頭成立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約30名抗議人士企圖衝入總統府,並提出「拒絕主權矮化」、「提出實質評估」、「程式公開透明,凝聚社會共識」、「民意基礎不足,停止政經濟整併」等訴求。

去年曾經參與太陽花運動的5位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研究所學生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太陽花運動令以前對政治冷感的年輕人開始關心政治,台灣意識更高漲。對於去年太陽花運動期間,曾經號召50萬人上街,今年運動結束一周年,沒有出現大型的行動,研究所學生徐同學表示,去年太陽花運動把多個民間團體聚集起來,一同反對服貿協議黑箱作業,佔領立法院行動結束之後,大家回到各自的崗位關注不同的議題。

徐同學說:基本上318(太陽花運動)達到一定的程度,就是我們至少把服貿跟兩岸協議都凍住了,其他人就是回到他原來的議題去各自再去爭取、再努力,因為其實並未有達到一定的結果。

去年台灣太陽花學運佔領立法院期間,貼上有關香港的標語。(美國之音湯惠芸)

去年台灣太陽花學運佔領立法院期間,貼上有關香港的標語。(美國之音湯惠芸)

徐同學表示,去年太陽花運動期間,很多香港學生到台灣支持,到去年底香港發生雨傘運動,台灣各界也非常關注,也有人到香港協助建立醫療通道等等,去年11月29日台灣九合一選舉期間,台灣有一句口號「票投國民黨、台灣變香港」。徐同學表示,台灣不是要把香港變成負面教材,這句口號的含義是台灣越民主、自由,可以作為香港的支撐和後盾。

徐同學說:而不是像當時的(國民黨)政府,甚麼都沒有做,像美國的國會就會有議員出來支持,奧斯卡金像獎頒獎禮,就是會有得獎者支持,這麼遠的距離都會有人可以支持(香港),反而離香港最近的台灣,我們的政府就是甚麼都沒有做。

研究所學生卓同學對美國之音表示,去年她參與佔領立法院行動期間,在立法院議場內認識一些到台灣支援的香港學生,大家有在社交網站上保持聯絡。到去年底香港發生雨傘運動爭取真普選,卓同學表示,她在台灣發起聲援行動。

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台灣史研究所碩士三年級學生卓姿均表示,去年香港雨傘運動期間,她在台灣發起聲援行動。(美國之音湯惠芸)

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台灣史研究所碩士三年級學生卓姿均表示,去年香港雨傘運動期間,她在台灣發起聲援行動。(美國之音湯惠芸)

卓同學說:我號召同學就是一起寫卡片,就是寄給他們(香港學生),聲援他們,然後有想過是不是實地到香港去,但是沒有錢。

卓同學表示,之前因為玩線上遊戲認識一些香港朋友,大家會在互聯網上交流台港兩地發生甚麼事,互相勉勵對方,大家的共同點是比較反中。

記者問及台灣年輕人為何反中,或者不願意親中﹖卓姿均表示,因為中國不是一個民主自由的國家,還像清朝那樣以「天朝」的姿態來統治,是人治不是法治的國家。研究所學生溫同學對美國之音表示,中國對台灣有敵意,用導彈對準台灣,要靠近一個想要併吞台灣的國家有矛盾。

溫同學說:你如果要親中的話,至少要是對等的關係,譬如說我們是國與國之間的關係,你這樣親中,我是覺得還好。

溫同學表示,曾經參加過中國交流團,他認為是「統戰團」,受到高規格接待,遊覽車有被安排開路,遊覽北京故宮等名勝,又可以欣賞周杰倫的表演,讓台灣學生看中國有多強大。溫同學表示,中國對台灣沒有放在同等地位,參加交流團對台灣學生增加對中國的認同幫助不大。

溫同學說:我們那時候有一個同學,他就穿著中華民國國旗的衣服,他在人民大會堂掀出來,結果就有一個人跑出,我忘了他說甚麼,他很兇,然後我們嚇到了,之後我們就乖乖的,因為我們覺得很可怕,怕這樣弄下去,我們就回不了台灣,我那時候覺得中國很恐怖,覺得他們沒有一個做事的準則,做甚麼東西都沒有法律的依據,可能你做一點小事,他們就把你看得很嚴重。

對於去年台灣太陽花運動後,中國對台政策著重「三中一青」,即是中小企、中南部民眾、中低收入戶及台灣青年。中國總理李克強今年兩會會見中外記者,回答台灣一間電視台記者提問表示,在對外開放中,中國會先對台灣開放,並歡迎台商及年輕人到中國創業。

受訪的5位台灣學生都認為,到中國創業或者工作不是第一選擇。研究所學生邱同學對美國之音表示,她就讀的學科在中國有較多工作機會,也有修讀國際關係的同學在中國找到發展機會,她不排除將來可能會到中國工作,但覺得相當掙扎。

香港城市大學學生簽名支持台灣太陽花學運的橫額,去年掛在被佔領的立法院內顯眼位置。(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城市大學學生簽名支持台灣太陽花學運的橫額,去年掛在被佔領的立法院內顯眼位置。(美國之音湯惠芸)

邱同學說:可是我去之前,我覺得我當然會一定非常掙扎,因為我就覺得我是台灣人,可是我去中國就等於是「賣身」一樣吧。

邱同學表示,她讀大學的時候曾經到廈門大學4個月當交換學生,當時是最後一個志願,她非去不可。邱同學表示,雖然廈門與台灣非常接近,說的語言也差不多,但她始終覺得到廈門好像到了外國一樣,當地人的思維、生活習慣以及價值觀都跟台灣不一樣,她在廈門都不敢談及有關台灣的政治議題。

研究所學生林同學對美國之音表示,她有親戚在中國工作,聽他們分享在中國工作的經歷,讓她不想到中國工作,她認為台灣年輕人經歷過太陽花運動之後,很多都認為要追求的是台灣的價值、台灣人的身份認同,而不是只著重追求金錢。

林同學說:那邊(中國)的人雖然我們文化是很相近,可是相處起來你不會覺得自己是同一國人,你沒有更親切的感覺,如果你要在異國工作,你是感覺到一種在那邊生活,是找到自己更舒服的生活方式。可是在那邊沒有呀,你在那邊只是覺得比較好賺錢而已,可是你不會覺得生活比較舒服。

林同學並表示,中國對台政策開始針對台灣年輕人,她希望台灣年輕人應該更了解台灣的歷史,最後要選擇做甚麼樣的人、做甚麼工作大家可以自由選擇。

林同學說:中共做他們的,我們做我們的,然後台灣人全部決定自己的命運,就是你到底是要獨立呢,還是你覺得想要當中華民國,還是你想要成為中國人,就是你自己決定,可是首先我希望他們(台灣人)可以先認識自己的歷史,就是知道自己是誰,我覺得很多人現在對中國、對台灣就是你根本不了解自己是誰,大家都還不了解台灣的歷史,然後你不知道自己是誰,你怎麼知道自己要怎樣往下走呢﹖如果到最後他們還是覺得錢比較重要,我是誰不重要,那是他個人的自由,可是全台灣的命運要大家一起來決定,就是未來怎麼樣也沒有人說得準。

卓同學表示,雖然中國市場很大,但是她不想到中國創業,因為中國人口也很多,她看過紀錄片講述中國的大學畢業生求職也很困難,即使他們有很好的學歷,也找不到好的工作,她認為中國的大學畢業生求職壓力,可能比台灣還嚴重。

卓同學說:它(中國)為甚麼還要對另外一個國家的人開放﹖這不是很奇怪的事嗎﹖感覺就是一個包裝的謊言而且。

去年參與反對太陽花運動的白色正義聯盟、不願意透露真實姓名的一位台灣高中學生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他最初是支持太陽花運動,後來覺得太陽花運動的文宣太偏頗,他看過國民黨政府及一些學者的分析之後,覺得可以從不同的角度去分析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對台灣的影響,而不是像太陽花運動那樣只強調負面的情況。

台灣高中生說:意見不一樣的,他們的聲音被嚴重忽略了,而且譬如說我意見跟你(太陽花運動)不一樣,然後很多人就會起來,有點霸凌之類,我想說不能讓這個風氣繼續下去。

這位台灣高中生表示,太陽花運動也有正面的影響,就是讓台灣的年輕人更關心政治,去年底9合1選舉執政國民黨遭遇出乎意外的大敗,就是有更多大學生出來投票的影響。對於將來會否到中國工作或創業,這位台灣高中生表示,中國不是唯一的選擇,到中國觀光會比工作更吸引,因為中國的大城市例如北京、上海的空氣品質都很差,加上經濟增長放緩,這些因素都讓他不考慮到中國工作。

台灣白色正義聯盟發起人吳勇峰表示,反對太陽花運動以佔領立法院等激烈的抗爭手法表達訴求。(美國之音湯惠芸)

台灣白色正義聯盟發起人吳勇峰表示,反對太陽花運動以佔領立法院等激烈的抗爭手法表達訴求。(美國之音湯惠芸)

白色正義聯盟發起人、40歲從事政治公關等工作的吳勇峰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聯盟不是反對太陽花運動,他支持反黑箱作業,要求國民黨政府以更透明的方式推動兩岸服貿協議。吳勇峰表示,聯盟是反對太陽花運動以激烈的抗爭手法,例如佔領立法院甚至衝入行政院破壞公物,他擔心激烈的抗爭手法會令台灣年輕人的價值觀愈來愈偏差。

吳勇峰說:這會變成一個影響,就是以後我要抗爭,我要進行一個訴求的時候,只要人家不理我,我就必須用很激進的方式,而且甚至要比太陽花運動更激進的方式,因為媒體我說真的也是「吸血」,你才會引起社會大眾的認同,這就會造成年輕人非常大的社會價值觀的偏差。

吳勇峰表示,經濟上親中對台灣沒有不利,台灣仍然可以選自己的總統和立法委員,他認為台灣必須走出去,不能夠鎖國,既然中國不讓台灣獨立,台灣也不能跟中國敵對,未來兩岸統一應該是必然趨勢,問題是和平抑或是武力統一。吳勇峰認為,台灣人應該趁現在還有籌碼的時候跟中國談,因為近年台灣在科技等各方面的優勢已經慢慢失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