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台灣選舉新概念:負數票

  • 趙婉成

負數票協會理事長施明德.曾經擔任前民進黨主席的施明德目前是2016年台灣總統參選人( 美國之音趙婉成拍攝)

負數票協會理事長施明德.曾經擔任前民進黨主席的施明德目前是2016年台灣總統參選人( 美國之音趙婉成拍攝)

在台灣,選民多次面臨不知該如何投下一票的難題。由於對候選人都不滿意,選民往往不想投票,投下廢票,或勉強選一個候選人。針對這種情況,一些學者專家登記成立“負數票協會”,推動可以投下反對票的做法,並且希望通過公投聯署,修改法律,以改變選舉計票方式,讓選舉更能反映民意。

所謂“負數票”是讓選民可以對自己不喜歡的候選人投下反對票,候選人得到的讚成票扣去反對票之後為淨票數,淨票數最高者當選。

負數票協會的發起人包括台灣具有影響力的專家,學者,媒體,金融人士,以及政界人士。前台灣行政院長陳沖曾經指出,目前選民只能投贊成票,很多情況不是因為選民支持某候選人,而是因為討厭另外一名候選人,只能投贊成票傳達的信息過於簡單。陳沖撰文說,有了贊成票和負數票的機制之後,可以促使政黨更負責的提出理想人選。

負數票協會理事長施明德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台灣選民在投票時應該享有更多選擇。他說:“我們台灣的選舉權大概只有選舉,罷免,創制,複決, 這是憲法規定的。但事實上,參政權只有選舉,而選舉只有一種權利,也有表示yes, 不能說no,就只有支持,沒有反對,所以嚴格說起來這樣的選舉權是不完整的選舉權,特別是在一個人要尋求連任時,這是不完整的(選舉),我做了一任,兩任,當然有人支持有人反對。希望在選舉時我也可以表示反對,正票和負票減掉之後, 純得到最多正票的人才是真正國民意志的呈現。 ”

負數票協會今年3月成立時立即引發爭論。有評論認為,加入負數票,選舉制度變得複雜,選票設計有太多技術問題要克服; 也有批評說,負數票會變成人工干擾選舉的工具。

施明德說:“(反對者)既得利益太多,就是因為他片面討好一部分人,這裡頭一千個選民,我只要討好501個我確定的,那我就贏了,我管你其餘499個的死活。 而且兩黨已經習慣這樣的操作。這些人怕新的遊戲規則會使他們落選。習慣於買票的人,現在不止國民黨,民進黨也有買票,也都反對。很偏激的,靠著少數在贏的,靠買票的,很極端的,也反對。”

民進黨立法委員田秋堇對美國之音說,負數票有其道理,但台灣還是有買票問題,負數票在台灣是否可行還需要進一步探討。她說:“ 過去買票是我買票請你來投給我。會不會發展出買票投負數票給對方,這裡面會有很多我們到現在還沒有想清楚的狀況。也許有些人認為不可能,但以我們所經歷過的(對方)買票的慘痛經歷,很多年的時間(受害)。”

台灣內政部對負數票持正面看法。內政部政務次長陳純敬指出,負數票協會的理念讓人民選擇更多元化,但如何落實還需要更多討論,以避免出現漏洞或不公平現象。上星期開始,內政部在網路上開闢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針對“負數票制度是否可行?”開放長達3個月的討論空間。一位贊成的民眾說,這種制度以後可以用來教訓只會開罵的候選人。

目前一些國家有類似負數票的機制,但各國情況不一,例如印度有“以上皆非”的選項。負數票協會希望推動公投修法,讓台灣成為全世界第一個真正採行負數票的國家。第一階段聯署需要超過9萬簽名,目標不易達成。負數票協會已經通過舉辦公聽會,大專院校演講會等方式對外說明理念,該協會希望能趕上2015年大選舉行公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