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太原強拆命案曝官府公函為“政府僱傭打手”說項

  • 葉兵

孟建偉祭拜父親亡靈。 (孟建偉微博圖片)

孟建偉祭拜父親亡靈。 (孟建偉微博圖片)

這宗案件的被害人遺屬、上海復旦大學博士生孟建偉日前給媒體發電郵說,他父親在2010年10阿30日被以武瑞軍為首的強拆者用鎬把活活打死。電郵說,“法院庭審時我發現了兩份由事發當地政府發給兩級法院、請求“慎重量刑”的函,要求輕判武瑞軍等人。”

太原市晉源區政府致法院公函影印件。 (出自孟建偉博客)

太原市晉源區政府致法院公函影印件。 (出自孟建偉博客)

這個電郵還附上了三份公文影印件的照片。其中一份是2013年3月7日太原市晉源區人民政府發給山西省高院的公函,另一份是晉源區政府7月16日發給太原市中院的公函,兩份公函都以被告人家屬不斷上訪和社會穩定為由,要求對被告人武瑞軍重審慎重量刑。第三份文件是同年3月8日山西省高院的調查筆錄,記錄著該區書記和區長親自帶領閻翠環、郭曉梅、武紅瑞等十幾名被告家屬到山西省高院說情。這裡所說的區長實際上是晉源區常務副區長牛東全。

據這份筆錄記載,牛區長稱武瑞軍這個年輕人非常不錯,承認不僅晉源區執法部門用過,其他區的執法部門也多次用過其保安公司。這位政府官員還表示,他給高院出函的目的“也是希望高院充分尊重家屬的意見”。

在這宗非法拆遷命案死者孟福貴的兒子孟建偉認為,上述兩封公函和一份筆錄揭露了該案二審時被發回的內幕以及意圖重審輕判的陰謀。他在博客中寫道:“高院顯然考慮到了區政府的求情,於4月中旬以“部分事實不清”為由,撤銷了一審判決,發回重審。”

孟建偉在發給媒體的電郵中表示,他決定在這個週末背現金109萬(政府賠償被害人108.756萬)到太原中院。他說,不要錢,要公正!

山西省高級人民法院調查筆錄影印件。 (出自孟建偉博客)

山西省高級人民法院調查筆錄影印件。 (出自孟建偉博客)

這宗深夜私闖民宅用木棒重擊居民頭部的暴力強拆命案當時引起強烈的社會反響。太原市政府將該案件定性為非法拆遷致人死亡,並確認,拆遷公司委託沒有拆遷資格的柒星保安公司老總武瑞軍組織強拆,有數十人參與行凶。警方隨後刑拘多名嫌疑人。一審宣判時,太原市中級人民法院以故意傷害罪、故意毀壞財物罪分別判處被告人高海東死刑、被告人武瑞軍死刑緩期二年執行、被告人李彥忠無期徒刑,其餘被告人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十六年至兩年三個月不等,同時承擔相應的民事賠償責任。

據新京報報導,死者家人要求追究“誰是指使或僱用柒星保安公司強拆行凶的幕後主謀”,但是至今沒有答案。孟建偉的代理律師李莊日前發微博表示,各被告二審集體上訴,均聲稱“為政府辦事”。

曾在多起暴力拆遷案中代表被害方的太原律師孫向東對美國之音表示,他在古寨村拆遷命案的三次庭審時都去旁聽了。他指出,9月16日第三次開庭、也就是發回中院重審時,到法庭喊冤的被告家屬來勢兇猛,聲稱所有被告都是受政府指派進村拆遷。

他說:“我也從來沒有看到,被告的家屬來了一幫人,哄鬧法庭,施加壓力。我覺得不正常。第二天,孟建偉這一方把他們村里的村民也弄來一幫。兩方面情緒都比較激動。”

當時也在法庭旁聽的太原市民李虎林對美國之音表示,武瑞軍開辦的保安公司是具有黑社會性質的組織和受政府和公安局僱傭的打手。

他說:“他們就說是政府派他們去執行任務。他們不是個人行為,但是檢察院和律師說,既然是政府讓你們砸的,你們就應該拿出政府的文件來,他們也拿不出來。 ”

據中國官方的新華社報導,被告人武瑞軍曾在庭審中指出,這次涉案的多數人員屬於由政府資助的太原市保安公司晉源分公司機動大隊,他是該機動大隊的大隊長,太原市政府“濱河西路南延工程指揮部”指派鄉鎮街道辦等單位支付。武瑞軍供稱,機動大隊在2010年10月30日晚的拆遷行動是在十天前的拆遷動員大會上決定的,副區長計建忠和相關部門以及鄉鎮領導都參加那次拆遷動員大會。但是,檢方閉口不提這一隸屬單位,法庭也不採納這一單位名稱。被告方的家屬對媒體表示,他們的親人“被政府耍了”。

太原強拆案死者孟福貴之子孟建偉在發給媒體的電郵中說,武瑞軍與晉源區政府到底有怎樣的利害關係,背後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致使區政府一再以一級政府的名義向法院求情,干擾正常司法?他呼籲媒體繼續關注此案進展,特別要關注此案發回重審後的市中院如何判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