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南中國海是中國是否和平崛起的第一個考驗


中國海警船6月1日在南中國海有爭議水域驅逐越南船隻 (視頻截圖)

中國海警船6月1日在南中國海有爭議水域驅逐越南船隻 (視頻截圖)

美國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邁克•羅傑斯( Mike Rogers)在研討會上發表了主旨演講並指責中國在試圖改變南中國海現狀。他還說,美國應該讓中國明白,在涉及到自由航海權、貿易和商業自由方面,中國不應該低估美國的決心,這究竟是什麼樣的一個情況?
美國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邁克•羅傑斯表示,

“如果你想一想這些會如何發展?他們(中國)真的想改變亞太地區的現狀, 今天一個珊瑚礁, 明天一個小島,一個一個來, 他們希望改變亞太地區各國的關係, 在我們看來他們純粹是出於自私的目的。”

他說,中國在越南附近有爭議海域豎起井架的做法只是挑釁的開始。他說,二十年多年來,中國增加軍費開始,發展海軍力量,發展網絡力量, 現在他們覺得是時候了。

他還說,美中建交30多年來, 考慮到中國在敏感問題上的承受力,美國在網絡、南中國海和東中國海敏感問題上避而不談或是小心翼翼。但是,美國應該與中國就這些問題進行直接的對話, 這可能會傷害中國的感情,但是最終卻在挽救生命。

他說,現在是美國採取行動,改變中國的小算盤或是改變結果的時候了。美國應該讓中國明白美國的決心,南中國海的小島關係到美國的國家利益。美國應該讓中國明白,在捍衛海上自由航行權,商業和貿易自由方面,美國不應該質疑美國的決心, 因為南中國海的貿易占了全球貿易的40%, 那就是美國的國際安全利益和經濟安全利益所在, 美國必須介入。

國際與戰略研究中心的克里斯托弗•約翰遜(Christopher Johnson)表示不太贊同他的說法。他認為,中國並沒有製定這樣一個“大戰略”或是藍圖。中國在外交上一直比較務實,但是他們目前的做法可能與他們要達到的目標大相徑庭。

他說,要了解中國為什麼這麼做,應該首先了解一下現任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想法,他說,從意識形態方面來說,習近平對中國在世界的地位比他的前任更有想法,也更願意冒險。他說,雖然如此,他並不是個死硬的馬克思主義者。

“習近平的確是個馬克思主義者,他也用辯證法的觀點來看待問題。 我想,如果你以歷史決定論,以及物質力量的聯繫等馬克思主義的觀點來看待問題的話, 如果你是中國, 你對你現在所處的環境當然感覺不錯,你不會看到對你的地位形成的挑戰。我的同事說,在亞洲經濟就是安全,中國人覺得他們是亞洲唯一的經濟力量。這會讓他們覺得,東盟國家可能在這個過程中會有抱怨,但是,最後他們會站在一旁,因為他們最終要依賴中國的經濟繁榮。”

他還說,無論在國內事務和國際事務上, 習近平要比前任更願意冒險。這會使得他可能讓忽略了一些跡象和一些警示。

對於依據國際法解決南中國海爭端,專家們是什麼意見?菲律賓已經將中國告上國際法庭, 越南也在考慮採取法律手段, 但是中國表示不會應訴。這會給中國帶來什麼樣的影響?

研討會可能試圖讓大家得到全面的觀點,請了來自中國、菲律賓、越南和美國的專家,請他們各抒己見。聽完了各方的辯護,確實很頭大。菲律賓說,他們要求解決的只是海事爭端,並不是領土爭端, 中國專家稱國際法並不是最好的解決途徑。

紐約大學亞美法學研究所的資深教授孔杰榮。(資料圖片)

紐約大學亞美法學研究所的資深教授孔杰榮。(資料圖片)

美國哈佛大學法學院教授孔杰榮(Jerome Cohen),他是中國法研究專家。他說中國不應訴讓他很悲傷也很失望,因為他窮盡一生,按照中國國內法和國際法角度向世界陳述中國的觀點,他曾被人戲稱為“共產黨”的律師。他說,中國在南中國海仲裁問題上不應訴的很不好,雖然國際法並不要求中國一定要應訴,但是如果中國不應訴, 中國就是向世界宣布,如果我們有爭議,你沒有是沒有權力去尋求仲裁的。

他還說,南中國海問題最根本的問題是中國的崛起,這是中國是否真正和平崛起的第一個考驗。

“這是一個最根本的問題, 我們面對的是一個崛起中的中國。中國也一直要我們相信這樣的崛起是和平的,這是第一個考驗,中國是否真正和平崛起。”

他說,從中美建交、中國收回香港主權、中國加入世貿組織等各種大事來看, 中國像世界展示了中國人的能力、彈性以及想像力和創造力。他希望,中國在南中國海問題上可以遵循中國前國家領導人鄧小平的做法,更具彈性,更具想像力,來解決這些問題。

美國在南中國海爭端中扮演什麼樣的角色?美國在那裡的國家利益是什麼?

研討會上,他們設定了一個場景:菲律賓扣押中國漁民, 中國封鎖第二托馬斯礁予以回應, 白宮應該如何應對?然後他們有讓幾位專家扮演白宮內閣成員。扮演白宮國家安全顧問的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的邁克爾•格林(Michael Green)的一段話可能就代表了美國的立場。

“總統今天問了我三個問題, 1)發生了什麼? 2) 第二,這場爭鬥中,涉及到我們的狗了嗎? (美國的國家利益) 3) 如果我們有利益涉及,我們應該怎麼做?

扮演國務卿和國防部長的專家說,美國應該介入, 因為這關係到美國的可信度, 同時這裡也有美國的國家利益。依據國際法來解決爭端是美國的原則。有意思的是,扮演國防部長的專家表示,美國不應該立即做出回應, 也不應該回應, 應該選擇一條中間道路,威懾中國。

這是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CSIS)連續第四年就南中國海問題舉行研討會。會議圍繞南中國海現狀、爭端各國的海事力量、國際法解決南中國海問題的可能性以及美國在南中國海的角色等眾多議題進行了討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