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紐約福州人 發展中所遇到的挑戰

  • 宋德成 紐約

福州人在紐約所經營的生意

福州人在紐約所經營的生意

在美國的福建移民大都來自福州市附近的幾個縣鎮, 大部分居住在大紐約區, 福州人大批湧入紐約大約是在上世紀80年代, 以從事餐館, 衣廠, 和小型裝修工程這幾個行業居多, 紐約華埠的東百老匯街幾乎己變成福州人的天下。
福建鄉親所組織的社團

福建鄉親所組織的社團


紐約市立大學巴魯克學院(Baruch College)社會系教授肯尼格斯特(Ken Guest)注意到﹐他班上的福州學生從以往的只有1-2名, 到近五年來每班都超過10名, 就從3年前開始與在同系任教的梁克教授一起著手研究福州人這個族群, 並於5日晚間發表他們所得的結果。

*福州裔家長平均教育程度與亞裔有差距*

肯尼格斯特表示他的研究, 是以巴魯克學院102名福州學生為樣本, 作調查所得來的, 當然不能代表所有在美國的福州人, 但是可供參考。根據統計, 這些學生的家長們的教育程度與全美亞裔平均有大學程度, 有相當距離, 同時多數還欠有債務。

肯尼格斯特說:”他們教育程度很低, 而且幾乎都不會講英文。”
肯尼格斯特 紐約市立大學巴魯克學院社會系教授

肯尼格斯特 紐約市立大學巴魯克學院社會系教授


這些第一代的移民只有靠看中文報紙得到一些外界的資訊, 人際關係大概就是幾個老鄉了, 因此大部分都是從事低薪工作, 很多人一星期幹6天, 每天10-12小時。在問卷調查有關是否有合法居留這個問題時, 102名學生中有20%拒絕回答這個問題,可以反映出非法居留的問題, 對福州人是特別敏感的。

肯尼格斯特還說, 在巴魯克學院的福州學生, 大致表示喜歡這所學校, 因學生來自不同的族裔, 讓他們覺得不會不自在, 但是他們還是傾向與福州青年在一起, 不太與其他華裔學生交往, 更不用說與其他族裔學生往來了。

*福州家庭無法提供虎媽式教育*

由於家長本身教育程度就比較低, 經濟情況也不好, 所以能夠提供給子女的資源與一般亞裔家庭來比, 就有相當的距離了。 同樣也在巴魯克學院教書的。

梁克教授說:“他們無法提供類似一般華裔或亞裔家庭那種樣子, 像是近期所討論的虎媽那種培養方式。”
梁克 紐約市立大學巴魯克學院社會系助理教授

梁克 紐約市立大學巴魯克學院社會系助理教授


梁克教授還說, 基本上他們就是沒有能力供子女去學鋼琴, 芭雷舞等才藝, 甚至沒有期望自己的子弟能上大學。但是這102名受訪學生在校成績並不差, 有51%拿到A,38%拿到B, 只有一名不及格, 他們本身有60%的人認為自已將來可以拿到碩士以上學位。 只是需要注意的是這些學生, 包括其中有16%在美國出生的, 英文成績並不突出, 即使將來被類似“高盛“(Golden Sachs)這種一流的公司僱用, 恐怕也無法在第一線與顧客打交道。

*問題還是在經濟*

即使在如此艱苦的環境下, 許多第一代福州移民, 也就是這些學生的父母, 並非完全不想融入美國社會, 他們週末有些會上教堂, 他們把這當成是進入美國主流文化的一部分, 所以華埠有幾所天主堂﹐都專門安排給福州教友的時間, 連唱聖詩都是用福州話唱的。
兩位教授發表她們的調查結果 (左起:肯尼格斯特, 梁克)

兩位教授發表她們的調查結果 (左起:肯尼格斯特, 梁克)


既然到美國後所過的日子這麼辛苦, 為甚麼還有這麼多人願冒險呢? 肯尼格斯特說﹐他這幾年先後去過福州好幾次, 根據他的調查所得是福州當地缺乏工作機會, 另一個原因是偷渡的行業猖獗, 只要願意離開, 很容易找到門路。

肯尼格斯特說:“這是一個機會, 我曾經和一名鄉村家長談過, 他說他的女兒有兩個選擇, 其一是到福州在工廠工作, 其二是送她到紐約。”

肯尼格斯特還說, 他曾在福州附近一個小鎮作調查, 當地縣政府的統計數字是有4000人口, 其中2500人不在家鄉, 當地民眾還對他說﹐你要做調查, 何必跑那麼遠, 他們都在紐約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