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柳葉刀》呼籲為性工作者提供愛滋病防治服務

  • 德卡普阿

抗議者手舉的標語牌寫道:性工作也是工作。

抗議者手舉的標語牌寫道:性工作也是工作。

《柳葉刀》雜誌的文章指出,無論在高收入還是低收入國家,出售性服務的人“面臨感染愛滋病病毒的風險與負擔超比例地大”。這些人可以是女性、男性和變性者。文章作者說,大多問題與“壓迫和歧視性的法律、政策與實踐”有關。

這一些列文章在澳大利亞墨爾本第20屆世界愛滋病大會上進行了宣讀。

琳達-蓋爾∙貝克(Linda-Gail Bekker)是其中的一位作者。她是開普敦大學德斯蒙德•圖圖愛滋病研究中心(Desmond Tutu HIV Center)主任和醫學教授。

她說:“性是人類所需。我們生來如此。如果愛滋病毒是通過性途徑傳播的,那麼我們要做的就是面對這個情況,並找到解決的方法,既能讓人們以可持續的方式維持自己的生活,同時又能保護他們。”


她說,那些從事性工作的人傾向於被稱為“性工作者”(sex worker),而不是“娼妓”(prostitute)。

“這個群體認為他們做的是正常的工作。我覺得這體現在他們所做的努力中:渴望作為有尊嚴、為生活奔波的個體被認可,爭取讓這個職業合法化。”

貝克教授還指出,性工作者是一個被邊緣化了的群體。

她說:“這種工作遭到非常大的歧視和侮辱。結果是,他們發現他們處在了社會的邊緣、人類的邊緣。”

他們的活動被迫轉入地下。貝克教授說,他們通常無法獲得避孕套、潤滑劑,無法接受愛滋病病毒檢測以及性傳播疾病的治療機會。

她說:“結果,他們尤其容易感染愛滋病病毒。這個病毒對所有人類都一視同仁,弱勢者會成為它的犧牲品。”


性工作者所遭受的暴力大多來自警察。貝克說,警察本應該是保護他們的。她還認為,性工作者去診所的時候往往會受到侮辱和歧視。

她說:“作為一個公共健康研究人員,我要說的是,我無權決定人們應該或不應該做什麼。我需要做的就是,用我力所能及的方法確保人們免受病毒的侵害,尤其是當我有方法並且有能力這麼做的時候。”

這些方法包括“接觸前預防”服藥法(PrEP,pre-exposure prophylaxis),就是服用逆轉錄病毒的藥物,從一開始就預防感染愛滋病病毒。還有就是正在研發的一種新的、也稱為陰道凝膠的殺微生物劑,裡面含有抗愛滋病病毒的藥物。

貝克表示,以前那種基本的防愛滋病方法已經不夠了。

她說:“如果認為防愛滋病就是簡單地告訴人們要節制性慾,真不知道我們是生活在什麼星球上。人們說,要忠於性伴侶,或者使用避孕套。使用避孕套是非常好的方法,但很明顯,讓人們一年到頭都用避孕套非常難。”

她說,成功的愛滋病預防與治療必須要動員性工作者。泰國和印度已經這麼做了,並且取得成效。她還說,愛滋病的防治還應包括同齡人之間的相互教育,以及人們自願接受愛滋病諮詢與測試。

《柳葉刀》系列文章認為,為性工作者提供愛滋病預防服務是“一項緊迫的、世界範圍內的首要事務,國際以及各國的健康項目需要給予適當程度的資金支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