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韓相萬的傳奇故事

  • 國符

韓相韓相萬大學畢業 (美國之音國符翻拍)

韓相韓相萬大學畢業 (美國之音國符翻拍)

50年前,韓裔的孤兒韓相萬被領養來美國,開啟嶄新的人生。50年後,在美國國慶的前一天,他被安葬在可遙望故鄉的南加州的山坡上。

韓相萬在跟時間賽跑,這是一場生與死的鬥爭,衝擊的,不僅是他自己的生命。

去年八月,在南加州帕薩迪納幽靜的住宅區,65歲的韓相萬為我們打開大門,讓我們走進他的內心世界,那是一條不時出現奇跡的人生道路。

1950年,朝鮮戰爭爆發,六歲的韓相萬隨家人從漢城逃難,他走失了。

韓相萬說:“我無家可歸,舉目無親,只能跟其他難民流浪,沿街乞討,後來被一個農工收留,他照顧我六年,完成小學教育。這是我人生的第一個奇跡。”

12歲那年,他抱著學醫的夢想獨自回到漢城。

韓相萬說:“我找到漢城國立大學醫院,想請院長幫我找工作,但被門口擋駕。”

就在他要離開的時候。

韓相萬說:“我聽到有人叫小孩、小孩,我回頭,跟一個婦人回到醫院。”

韓相萬遇到了在那兒工作的美國教授施耐德。

韓相萬說:“遇到施耐德是我人生的第二個奇跡。”

施耐德來自美國的明尼蘇達州,他傾聽了韓相萬的遭遇後,同意資助他上中學,還想帶他回美國。

韓相萬說:“施耐德要完成的是不可能的任務,因為他是單身漢,依法不能領養外國孩子。但施耐德運用政界關係,在美國國會推動了為他量身打造的個人法案,1961年八月三十號法案通過。”

這個私人法案讓施耐德合法領養韓相萬,是韓相萬一生最大的轉折點,也是關鍵性的奇跡。施耐德和養子韓相萬在回美國前周遊世界,韓相萬到現在還收藏了當時養父買給他的各國紀念品。

他16歲來到美國,順利求學成長。從斯坦福大學畢業後,他成家立業,跨足貿易和房地產買賣,實現了美國夢。然而,就在春風得意的時候,他遭到當頭棒喝。

韓相萬說:“2002年十月,我被診斷出第四期的骨髓癌,已經在體內擴散。”

韓相萬辭掉工作,變賣家產,在他女兒家,成立非盈利的《韓-施耐德國際兒童基金會》,幫助北韓、柬埔寨和非洲的坦桑尼亞等國家的孤兒,為他們提供糧食、衣服和醫藥。

韓相萬說:“我父親的座右銘是“生而愛人,愛人而生”,他終生奉行不渝。癌症喚醒了我,我告訴自己,最好快點,否則來不及了。”

韓相萬散盡家財,家人是否意外?

他的女兒羅密說:“不會,一點也沒有。我知道這是父親一直想做的事,好在他還有機會做。反正人到最後,身外物都帶不走。”

張涵東是韓相萬的基金會的青年部總裁,她說,她相信韓相萬非常累,不僅因為他工作勤奮,也因為他的病情。他從起床到上床,心裡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為孤兒謀福利。

洛杉磯的美韓協會總幹事俞思敬指出:“我認為韓相萬是個了不起的人,他接受化療、放療,承受很大的痛苦。但他卻表現的更快樂,比一般人更有活力 。”

不僅如此,他已經比當初預估的三到五年壽命多活了將近一倍,這不也是奇跡嗎?

韓相萬說:“我朋友奇怪為甚麼我這麼快樂,我沒有健康,沒有財產,但我每天喜樂,因為我還能做的事而高興。”

他每天一心推動的是《朝鮮難民收養法案》。

韓相萬說:“我在美國國會推動的法案,是要幫助逃出北韓、流落在亞洲各國的大約兩萬名孤兒, 讓他們得到被領養的機會。他們散布在中國、蒙古、越南、老撾和柬埔寨。”

韓相萬說:“這些孤兒生活艱難危險,每天朝不保夕,如果被逮到,將被送回北韓,被監禁,甚至被處死。”

俞思敬說:“這些孩子沒有家,也沒有國籍,是沒人照顧的孤兒,法案通過後,可以建立跨國的領養程序 。”

傳教士李美京也表示:“我和韓相萬的遭遇很相似,他被領養,我也被領養,我們都獲得重生的機會。我希望他推動的法案能通過,讓孤兒得到被領養的機會。”

德不孤,必有鄰,韓相萬的基金會有上百的青少年義工,由張涵東領軍。去年八月,他們為韓相萬準備了一份特別禮物。

張涵東說:“八月三十號是韓相萬移民美國五十週年紀念日,同時我們也完成為北韓難民孤兒搜集請願書的活動, 大約搜集了一萬五千到一萬八千個請願連署,許多青少年都渴望見到韓相萬本人。”

這些青少年為慶祝這個日子載歌載舞。

青年部成員切爾西說:“他絕對影響了我的人生,他鼓舞了我、激勵了我。看到他為孤兒所做的一切,奉獻自己的生命,我也想要效法。”

華裔張吉米是韓相萬的助理,他說:“雖然他有病在身,但他不顧一切,去做他自己一切的努力,去幫助別人。韓先生給我帶來很大的鼓勵、勇敢和自信 。”

是醫藥的效力,還是宗教的力量,幫助韓相萬的生命之火繼續燃燒?他,還在等待奇跡。

韓相萬說:“我們搜集到將近四萬個為法案背書的請願書。如果通過的話,這將成為我一生最後的一個奇跡,我可以在天堂安息了。”

今年五月下旬,韓相萬在公開信中表示,儘管他跟絕症奮鬥了十年,上帝仍然給了他機會,讓他幫助全世界最悲慘的北韓孤兒。若不是有這個使命,他應該早就歸天了。

六月22日,66歲的韓相萬離開了人世。

韓相萬的女兒羅密說,她父親臨終前囑咐兒女要繼續維持基金會。他時時刻刻都在為北韓孤兒的命運擔憂,羅密相信這是她父親長期和病魔奮戰不懈的原因。

美國國慶的前一天,韓相萬的親友一起在南加州玫瑰崗墓園的教堂和他告別,留下來的是他移民美國半世紀的傳奇故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