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跨國名畫爭奪案

  • 亞微

奧地利畫家克里姆特畫展之一

奧地利畫家克里姆特畫展之一

圍繞奧地利畫家克里姆特幾幅繪畫的所有權而展開的一場跨國訴訟最終以仲裁的方式得到解決。


猶太裔美國老人瑪麗亞‧阿爾特曼為了爭奪奧地利畫家克里姆特六幅名畫的所有權﹐與奧地利政府發生爭執並對簿公堂。官司開始於奧地利﹐後來又轉到美國﹐並且一直上訴到美國聯邦最高法院。下面我們就來介紹這宗跨國案件的來龍去脈以及法庭的判決。

這個案子的案發地是奧地利﹐和奧地利著名畫家古斯塔夫‧克里姆特的繪畫作品有關。克里姆特1862年出生於奧地利﹐一生為畫過很多肖像畫﹐其中最著名的幾幅是為維也納的社會名流阿黛爾所畫。

阿黛爾有一個姐姐﹐名叫特雷薩﹐姐妹倆分別嫁給一對親兄弟。阿黛爾的先生費迪南德‧布洛赫‧鮑爾是奧地利製糖業的富商。他請克里姆特為自己的妻子畫像。據悉﹐在奧地利的畫家當中﹐克里姆特的繪畫是全世界標價最高的﹐阿黛爾家族所擁有的5幅克里姆特繪畫價值大約一億五千萬美元。

阿黛爾的姪女瑪麗亞‧阿爾德曼(Maria Altman)在二戰爆發後﹐流亡到美國﹐並且成為美國公民。 2011年﹐她在加利福尼亞州去世﹐享年94歲。

阿爾德曼在89歲時接受了美國之音的採訪。據她回憶﹐她的伯父鮑爾本來希望按照太太生前的願望﹐把家裡的克里姆特繪畫捐給奧地利國家美術館。但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爆發﹐使一切發生了改變。

阿爾德曼﹕“阿黛爾1925年死於腦膜炎﹐死時只有42歲。她生前立下遺囑﹐把自己的圖書館和一些家產捐給維也納工人和窮人。她在遺囑裡還表達了一個願望﹐那就是﹐她希望自己去世後﹐她先生把六幅克里姆特繪畫捐給奧地利美術館﹐這些畫是她先生花錢請克里姆特畫的﹐因此屬於他的財產。”

1938年﹐納粹軍隊入侵維也納﹐在很短的時間裡就洗劫了鮑爾的房子﹐侵吞了他的家產﹐而且把克里姆特的繪畫轉贈給了奧地利國家美術館。

鮑爾去世前立下遺囑﹐要求把他在維也納的所有家產和財產分給他的侄子和姪女。瑪麗亞的兄弟姐妹後來相繼去世。她從1998年開始為索回這幾幅克里姆特的繪畫作品和奧地利政府交涉﹐均以失敗告終。於是﹐她決定把奧地利政府告上法庭﹐後來又改變主意﹐到美國法庭起訴了奧地利政府。

瑪麗亞的律師蘭多爾‧捨內貝克(E. Randol Schoenburg)說﹕“ 我們最初準備在奧地利法庭提出訴訟。但是﹐奧地利法庭要求我們支付法庭費﹐法庭費是根據這幾幅畫的價值多少來決定的﹐例如﹐如果這些畫價值1億美元﹐那麼瑪麗亞只是提出索回財產訴訟﹐就要支付2百萬美元的法庭費。這對她來說是不可能的。於是﹐我們向法庭提出申請﹐要求免除法庭費。後來﹐奧地利法庭同意降低我們的費用﹐規定瑪麗亞只需交付她所有的資產就可以。對於一位88歲的老人來說﹐這就等於是讓她傾家蕩產。”

奧地利政府說﹐根據瑪麗亞的伯母阿黛爾生前立下的遺囑﹐這六幅克里姆特繪畫已經捐贈給了奧地利國家美術館。這些繪畫二戰期間被納粹非法侵佔的事實﹐並不能改變它們應該屬於奧地利政府的這個現實。

但是﹐捨內貝克律師指出﹐阿黛爾在遺囑中表達的願望﹐不具法律效力。

捨內貝克律師﹕“一個人不能在自己的遺囑中告訴另外一個人應該如何處理屬於那個人的財產。阿黛爾去世之前所做的就是告訴他丈夫應該如何處理屬於他丈夫的財產。阿黛爾在遺囑中表達的這個願望是沒有法律效力的。”

但是﹐這宗案子不僅涉及阿黛爾遺囑是否合法的問題﹐而且還涉及美國法庭是否有權審理瑪麗亞對外國政府提出訴訟的問題。1952年之前﹐美國採取的政策是﹐在美國法庭﹐外國主權國家可以完全免於訴訟。

不過﹐美國國會1976年通過的“外國主權豁免法”雖然禁止在美國法庭對外國政府提出訴訟﹐但是也指出﹐非法侵佔的財產不能夠得到豁免﹐也就是說﹐如果外國政府違反國際法而侵佔財產﹐人們就可以到法庭上告它。

2003年﹐瑪麗亞把奧地利政府告上了美國法庭。美國聯邦地區法院和第九巡迴上訴法院先後做出有利於她的判決。法庭駁回了奧地利政府提出的阻止訴訟繼續進行的請求﹐判定美國法庭有權審理針對奧地利政府的訴訟。

奧地利政府不服﹐上訴美國聯邦最高法院﹐美國政府在這個案子中支持奧地利政府﹐因為它擔心﹐美國法庭一旦做出有利於瑪麗亞的判決﹐緊接着有可能會出現一大批涉及二戰財產索賠的訴訟。

紐約律師喬納森‧佈萊克曼(Jonathan Blackman)支持政府的立場。“你如何劃分界線呢﹖難道一位英國公民因為在1812年的戰爭中丟失了一條船就可以起訴美國嗎﹖一旦我們棄規則與不顧﹐官司就會沒完沒了。”

代表奧地利政府的奧地利律師格特弗裡德‧托曼(Gottfried A. Toman)認為﹐這個訴訟應該由奧地利法庭﹐而不是美國法庭來審理。

格特弗裡德‧托曼﹕“所有檔案和文件都是德文的﹐所有證人也在奧地利。這個案子唯一和美國有關的是瑪麗亞是美國公民。因此由美國法庭審理這個案子是一個錯誤。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判決說﹐這個案子應該由美國法庭審理﹐這讓人費解。”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2004年6月7號以6比3的多數判決說﹐根據1976年的“外國主權豁免法”﹐瑪麗亞可以在美國法庭對奧地利政府提出訴訟﹐也就是說﹐美國法庭有權審理這宗針對奧地利政府的訴訟。判決還說﹐“外國主權豁免法”具有回溯性。這個法律不僅適用於1976年以後發生的案子﹐也適用於這之前發生的案子。但是﹐不贊成這項判決的大法官擔心﹐這項判決會對美國和外國主權國家之間的關係帶來很大的不確定性。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判決後﹐奧地利的一個仲裁法庭在2006年1月17 號判決說﹐克里姆特的這幾幅繪畫是奧地利政府在納粹統治期間從維也納的猶太商人鮑爾那裡非法侵佔的﹐因此奧地利政府必須無條件地把它們歸還給他的姪女瑪麗亞‧阿爾特曼。

由於雙方事先都同意遵守仲裁法庭的判決﹐因此奧地利政府最後不得不把這些繪畫物歸原主。2006年4月4日﹐這些肖像繪畫 被帶到加州洛杉磯郡藝術博物館﹐在那裡展出了三個月。

瑪麗亞說﹕“我再高興和感激不過了﹐這些繪畫終於來到這裡﹐在我居住了很久的家鄉洛杉磯落腳﹐說起來讓人難以置信。”

瑪麗亞表示﹐她奪回這些繪畫不是為了金錢﹐而是使正義得到伸張。她也不是要把它們擺放她在自己家中或交給私人珍藏﹐而是交給藝術博物館供眾人欣賞﹐因為按照她的話說﹐這些繪畫是屬於全世界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