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魏京生挺王錚組黨 擁薄政黨遭取締

  • 葉兵

王錚 (王錚本人提供)

王錚 (王錚本人提供)


由薄熙來支持者上個月宣布成立的中國至憲黨被北京市民政局取締後,該黨發起人王錚表示,已經依據中國憲法有關政黨的規定,就被取締一事到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同時繼續跟民政部門交涉要求取消取締決定。海外民運領袖魏京生表示,不贊同至憲黨支持薄熙來的政治主張,但擁護其組黨的權利。他認為,至憲黨的成立對中國政治發展有積極意義,可能為突破黨禁打開缺口。

12月2日,北京市民政局對宣佈成立不到一個月的中國至憲黨發出取締決定書。北京市民政局將取締決定書交給王錚,並收繳了至憲黨的印章等物品。三天後,王錚和至憲黨另外三名黨員到北京市民政局送交該黨的一份文件:《關於撤銷北京市民政局取締決定書的通知》。

至憲黨負責人王錚17日對美國之音表示,已經向法院遞交了行政訴訟的訴狀,同時還在跟民政部門繼續溝通,希望當局撤銷取締決定。

她說:“我們一方面已經遞訴狀了,還有一個就是跟它儘量溝通吧。如果能撤銷這個東西不是更好嗎?”

這位大學教師指出,她所發起成立的至憲黨不是民政局決定書所說的社會團體,而是跟中國共產黨和八個民主黨派一樣,都是政黨,符合中國憲法對政黨的相關規定,不需要向民政部門登記注冊。

她說:“所以,它在憲法裡就把約束政黨的東西規定了,不需要下面再有具體的東西。如果你這憲法很嚴密的話,完全不需要具體的甚麼其他的管理辦法來約束政黨。”

在北京的專欄作家高瑜發推說,“北京市民政局找到成立“至憲黨”的高校教師王錚,勸說她解散“至憲黨”,理由是“你要是不解散,自由化分子就該組黨反黨了。” 這份推文指出,王錚的黨“聲明擁護共產黨的領導,在民政局看來,不在反黨之列,真是今年最出彩的政治八卦。”

王錚表示,以前沒有介入政治,不了解1998年中國民主黨在國內建黨後立即遭到鎮壓的情況,但是她認為至憲黨擁護憲法,不應該被取締。

她說:“籌建的時候就有人打電話跟我說,包括公安機關的也跟我講,以前有這樣的,都被判了甚麼的。我說,我不是否定別人,但是我相信他們的做法首先違法了憲法。因為我知道,他們的主張首先是否定憲法的。然後確實有被判的人,當然他出於好意,本人親自給我打電話,說他們自己成立了一個政黨,然後曾經被判過刑。”

王錚不肯透露至憲黨目前有多少人加入,只是說等到該黨召開“一大”時將會公佈黨員人數。她還表示,各地國保已經找到參加至憲黨的每個人談話,因此掌握確切的黨員數字。

王錚在互聯網上宣佈支持被免職查辦的薄熙來一年多來,長期遭到國保監控。她表示,現有的黨員已經受到很大壓力,所以目前只考慮接納願意承受壓力的黨員,不鼓勵未曾受過這種壓力的新人入黨。

王錚還表示,她目前擔任支持共富實踐反對違憲改革的至憲黨負責人,根據黨章,該黨主席是今年早些時候被判無期徒刑的前中共政治局委員薄熙來,副主席將通過民主選舉產生。

旅美政治活動人士魏京生表示,王錚以共產黨等9個政黨沒有登記注冊為由證明至憲黨為合法政黨是有道理的。

他說,從法律角度看,在中國成立政黨沒有問題,因為共產黨也沒有注冊;但政治上來講,對於既在民眾當中有一定支持度、又在政治領導集團裡有後台的至憲黨,習近平和李克強的中共中央在處理時會有些投鼠忌器,雖然不會像過去對待民主黨組黨人士那樣以反革命罪名或其他罪名抓起來,但是會用各種方法不准這個黨成立,不准它組黨成功。

魏京生指出,包括他在內的海外民運人士多不喜歡薄熙來唱紅擁毛那一套,但他依然認為,薄熙來擁護者們有權在中國成立至憲黨。這位老資格民主活動人士引用了法國思想家伏爾泰的名言:“我並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是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

他說:“人家有這個權利。有權利支持任何政治家,也有言論自由。但從中國具體的現實形勢來看,如果他們能繼續搞下去,那就等於給民間組黨打開了一個大門。所以我說,正面意義還是很大的。”

曾獲得歐洲議會頒發的“薩哈羅夫思想自由獎”的魏京生表示,王錚女士如果組黨成功,對於任何意識形態的團體和人士都是好事,因為可以為中國實行數十年的黨禁打開一個缺口。

現年63歲的魏京生1970年代末曾在北京西單民主牆提出中國第五個現代化--民主化主張,後被當局以“反革命罪”和“陰謀顛覆政府罪”判刑,兩次共坐牢18年。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