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兩家國際人權機構 評俄羅斯人權狀況

  • 白樺 莫斯科

警察逮捕去年5月6日反政府遊行中的一名示威者。(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警察逮捕去年5月6日反政府遊行中的一名示威者。(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兩家國際人權機構同時發表的報告說,目前的俄羅斯人權狀況是蘇聯解體後最糟糕的。對公民社會的打壓前所未有。親克里姆林宮的俄國學者說,俄羅斯的人權狀況並未變壞,人權機構是在替西方說話。俄羅斯總統普京也反駁了有關批評。

國際特赦組織和人權觀察星期三發表了有關俄羅斯人權狀況的報告。這兩家人權機構分別撰寫的報告猛烈批評了俄羅斯目前的人權狀況。人權觀察在題為“破壞法律制度,普京重新返回後﹐向俄羅斯公民社會進攻”的報告中指出,普京重返克里姆林宮一年以來,對俄羅斯公民社會的鎮壓前所未有。

國際特赦組織在題為“自由面臨危險”的報告中指出,俄羅斯通過了限制公民集會和示威方面的法律。這項法律以維護社會秩序和捍衛公民權利為藉口,實際上是限制反對派的活動,並給普通人的抗議示威活動製造障礙。報告說,許多示威活動得不到當局的批准,或是被當局驅散。

自從2011年底俄羅斯爆發一系列大規模反政府示威後,俄羅斯通過了許多法律收緊對社會各個領域的控制。兩家人權機構的報告在詳盡分析了這些法律後指出,許多法律帶有政治迫害的特點,俄羅斯正處在蘇聯解體之後人權狀況最壞的時期。
普京在去年年底的莫斯科新聞發布會上。(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普京在去年年底的莫斯科新聞發布會上。(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一家俄羅斯自由派媒體說,兩家有影響力國際人權機構共同發表報告激烈批評俄羅斯過去從未有過。

俄羅斯總統普京星期四反駁了有關批評。普京說,俄羅斯需要非政府組織,非政府組織的活動對俄羅斯有利。但一些非政府組織從事政治活動,俄羅斯應該知道這些非政府組織的資金來自何處,這些資金用在哪些領域。

普京說:“我們必須應知道這些錢的來源,或是他們應向我們報告,我們這樣做難道有甚麼不好的地方嗎?我們並未禁止或是限制非政府組織的活動。”
“戈洛斯”副主任米洛科尼揚茨。(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戈洛斯”副主任米洛科尼揚茨。(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人權組織提到,當局最近檢查並罰款和起訴以監督選舉聞名的非政府組織“戈洛斯”的機構,目的就是想達到恐嚇目的,並使俄羅斯公民社會中的一些非政府組織邊緣化。

“戈洛斯”副主任米洛科尼揚茨同意人權機構報告的觀點。他說,面對當局的打壓,他們不想屈服壓力,將繼續在俄羅斯活動。

米洛科尼揚茨說:“我們不會自願地以外國代理人的身份去登記。因為第一我們認為,我們並未從事政治活動。第二是,非政府組織法律本身就違反了國家憲法中的有關條款,所以我們將繼續同當局抗爭,并通過法律程序上訴。”

普京還反駁了有關鎮壓反對派和活動人士的指責。普京說,當局沒有迫害反對派,但反對派應承擔法律責任。如果反對派在示威中攻擊警察,涉及制造騷亂,那在法律面前必須人人平等。

親克里姆林宮的俄羅斯政治學者和國會議員尼克諾夫說,根據他的觀察,俄羅斯的人權狀況在過去的一年裡沒有變壞。也沒有發生鎮壓反對派或是嚴重侵犯公民權利的行為。尼克諾夫認為,國際特赦組織和人權觀察代表美國利益,這兩家人權機構批評俄羅斯並不讓人奇怪,這些批評事先都可以想象得到。+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