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崛起是否改變自由國際秩序

  • 容易

左起﹕艾肯貝瑞、鄧特抗、康燦雄、林丹

左起﹕艾肯貝瑞、鄧特抗、康燦雄、林丹

美國學者艾肯貝瑞研究發現,美國主導的自由國際秩序因為中國崛起而發生變化,但他不認為中國能夠提出一套替代的國際新秩序。新加坡學者鄧特抗則認為美中兩國只是處在一個調整期,中國還不到想要主導世界的地步。

美國學者艾肯貝瑞28和29兩日在美國西岸洛杉磯的南加州大學參與“中國崛起對東亞區域以及國際秩序影響”的討論會,他表示,各方關注崛起後的中國是否仍會遵循現有的自由國際秩序,還是要另起爐灶另立一套新秩序?中國是否想要取代美國在二次大戰之後建立的世界盟主的位置?

*中國是否會遵循現有的自由國際秩序?*

艾肯貝瑞說:“中國和自由國際秩序之間的衝突,讓我們立即面臨一個問題:中國是要選擇融入這一套既有的系統?還是要反對或抗拒?中國要成為國際社會負責任的一份子,還是主張与現有系統相反的專制政權資本主義?”

艾肯貝瑞指出有些學者認為中國只是利用自由世界的開放性,獲取了經濟利益卻拒絕走民主化的道路,中國并讓其他開發中國家看到中國模式,可以不必實行民主也得到現代化。還有學者說,中國用軍力鞏固他在東亞貿易區的利益,美國只能淡出亞洲。

*中國一腳在系統內一腳在系統外 ? *

不過艾肯貝瑞不這么悲觀,他認為中國現在可能一腳在系統內,一腳在系統外,比如加入WTO、IMF、世界銀行等國際組織,但又想要用人民幣取代美元作為貿易結算貨幣。又如中國說主張和平,但2010年在東亞的軍事態度強硬,引起鄰國以及美國軍演反彈。

艾肯貝瑞認為,中國知道世界必須合作,不單是經濟和安全不可能獨自完成,疾病傳染以及全球暖化等問題也不可能自外於世界。他認為最可能是將來世界變成一個大公司,中國和美國都是理事。

*自由國際秩序已經在工業社會生根*

艾肯貝瑞說:“美國勢力可能會比現在衰落,但是自由國際秩序會延續下去。這套以開放和法治為基礎的系統,已經廣泛深入地在工業社會生根。”

*中美兩國勢力消長正在重新定位*

新加坡管理大學社會科學院院長鄧特抗則認為中國已接受了一些自由國際秩序,但仍抵制劉曉波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人權問題。中國說要和平崛起,但中國軍隊成功地從利比亞撤僑、參与世界維和工作,顯示已經与過去鄧小平時代的韜光養晦政策有所不同。鄧特抗說,有中國學者說中國外交政策是根据中國的利益來制定,但中國的利益也因內外環境改變而改變,過去說中國利益是安全,後來說是發展,現在胡錦濤說要平衡發展。

至於東亞地區的新秩序,鄧特抗認為各國雖從中國經濟發展獲利,但為了各自的策略仍希望美國留在亞洲,所以有去年美國重返亞洲的說法,而中國也還不到想要取代美國的地步。

鄧特抗說:“中國也知道美國沒可能退出東亞,美國也知道中國在東亞影響力越來越大是沒法避免的,所以某種意義上是兩國中間怎樣重新定位,重新調整他們兩國在東亞不同的影響力的一個過程。”

南加大韓國研究中心主任康燦雄

*除了百年屈辱和民族主義,中國崛起還有其他价值觀嗎?*

南加州大學韓國研究中心主任康燦雄也不擔心中國會另創一套國際秩序,他說過去五百年中國是亞洲的穩定力量,但現在跟隨中國的只剩北韓和緬甸,中國人現在使用護照以及國旗,也是幾百年前沒有的事,中國早已接受了國際系統。

康燦雄說:“人們現在擔心中國崛起的,不是改變國際秩序,而是怀疑中國所主張的民族主義或甚么价值,因為這影響中國如何對待鄰國以及美國。除了百年屈辱以外,中國是否有其他替代的價值觀,讓其他國家覺得沒有威脅?和平崛起的提法可能就是想對中國人說,我們不是憤怒報復。但這種提法並不成功。”

南加州大學國際關系教授林丹引用中國最新發布的人口普查報告,指出中國人口到2026年就開始減少,尤其是勞動人口逐漸下降,不像是過去德國、日本等經濟強國崛起的樣子。中國金融改革導致'國進民退'、通膨急速上升、地產下滑、薪資上漲等經濟問題,種種社會壓力恐怕也是專制政權難以處理的。

*中國多次強調和平崛起中美合作*

中國領導人曾多次公開表示中國和平崛起,絕不稱霸,中美合則兩利,斗則俱傷。胡錦濤訪美時也曾指出,中美兩國都致力維護世界和平穩定、推動國際體系改革。 中美兩國都致力于推動亞太地區發展、促進亞太地區發展繁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