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記者手記:今日三峽 生態堪憂(一)

  • 張楠

長江三峽

長江三峽

清晨來到江邊,身後是依山而建的雲陽移民新縣城,眼前則是三峽工程蓄水後形成的寬闊江面。

低垂的烏雲、輕飄的薄霧,遮掩不住長江的壯美。然而,江面上那一片片烏黑的漂浮物卻大煞風景。

漂浮物

漂浮物


兩艘“清漂”船正在作業。船上堆滿了垃圾,工人們還在不斷地把新撈起的樹枝、塑料泡沫塊、廢紙、小瓶和塑料袋拋上那“小山”。船身上懸掛的橫幅提醒大眾:愛護母親河,保持水域清潔。

*生態形勢不容樂觀*

自從三峽大壩建成蓄水以來,如何減少污染、保護生態就成為一項無法回避的重要任務。今年5月18日召開的中國國務院常務會議認為,三峽工程在生態環境保護等方面還存在一些極需解決的問題。

中國非政府組織“公共環境研究中心”的主任馬軍說,形勢不容樂觀。

馬軍說:“中國差不多40%左右的廢污水都排到了這條江內。一直以來長江能維持相對可以接受的水質,是因為它有比較強的自淨能力。但是現在的問題在於,一旦建壩,就有長江的自淨能力下降的問題。”

記者乘船從重慶市雲陽縣,沿長江順流而下,直達大壩所在地湖北省秭歸縣,一路考察、採訪,領略了三峽奇秀壯觀、懾人魂魄的景色。

三峽大壩前形成的湖泊

三峽大壩前形成的湖泊

*長江自淨能力下降*

不過,今日之三峽,已經見不到當年的激流險灘、驚濤駭浪,取而代之的是平靜的江面和舒緩的水流。

一位導遊在船過三峽時介紹說:“由於三峽大壩蓄水,船在江上就沒有那種水流動的感覺,上下船的航行速度基本上是一樣的,每小時20公里左右。但是以前沒有蓄水時,下行順水的船每小時達30公里,而逆行的船只有每小時15公里。”

馬軍所說的長江自淨能力下降,其原因就在於此。

沿長江航行,可以清楚地看到,江邊的山石上,緊貼水面處有一道白色痕跡,大約幾米寬。當時,水庫蓄水接近170米,而那道白色水印的頂端,就是175米的最高蓄水位。

水深了,河道寬了,不管白天黑夜,來往船只均暢通無阻。我運氣不錯,趕上個好天,看到了旭日東升、霞光萬道的美景。那金燦燦的寬闊江面不正是毛澤東當年所期盼的“高峽出平湖”的景象嗎?

不過,對於污染防治來說,這可並不是甚麼好事。馬軍說:“水從高山峽谷的激流,變成相對的緩流或者是靜水狀態。那麼自淨能力就下降了。同時,污染物的排放量相對還是非常大的。在這種情況下,要維持同樣的水質,難度就增大了。”

*支流污染有蔓延趨勢*

馬軍曾在三峽庫區考察。他說,許多支流都有水華,也就是,河水的營養化水平太高,在適當的天氣和水溫條件下,出現藻類爆發。他說,如果不加以控制,水華就會從支流向主流蔓延。

澎溪河是長江的一個支流。中國官方報導稱,當地居民反映,過去澎溪河水是能喝的,現在下水洗澡身子都會癢,水質顯然大不如前。

記者在澎溪河邊的高陽鎮採訪時,曾向當地官員李明靜求證。他認為,這個報導不準確。不過居民陳七三說,至少最初這個問題是存在的。

陳七三說:“開始蓄水的時候很多臟東西被淹起來了,成了污水了,出現那個浮萍。”

清漂船

清漂船


*高峰時清污船逾百*

沒有激流,漂浮物容易積累。航行途中,常有成片的漂浮物迎面而來,再從船邊滑過,隨著螺旋槳卷起的水波,在船尾劃出一個污濁的人字。

漂浮物的嚴重程度可見於新華社的一篇報導。這家官方通訊社說,9月下旬,洪峰過後,漂浮物在近壩水域聚集,形成一條長500米的垃圾帶。

秭歸縣環保局副局長郝光華告訴記者,目前該縣有三十多條船負責清漂。他說,沿江設有觀測點,“出船多少,要看漂浮物有多少。最高峰的時候,每天上150幾條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