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國會64聽證會籲奧習會談人權


在64事件24週年前夕舉行的聽證會吸引了一百多名聽眾和多家媒體與會。主持聽證會的克里斯.史密斯眾議員是眾議院外交委員會關注全球人權事務的小組委員會主席和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共同主席。他在听證會上致辭時說:

“今天和這個星期,世界在紀念1989年天安門廣場上的抗議,這次抗議當時是個夢想,現在還是夢想,世界向一群非常勇敢的中國婦女和男人所作的犧牲深表敬意,他們敢於為所有中國人要求基本人權。”

史密斯眾議員還呼籲奧巴馬在會晤習近平時嚴肅提出中國人權問題,以及仍在獄中的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劉曉波和他妻子劉霞被剝奪自由等多項違反普世價值的問題。

老資格中國民運領袖魏京生、前北京天安門學生運動總指揮柴玲、天安門學運參加者和幸存者、民權團體公民力量創建人楊建利、時代雜誌駐北京分社前社長戴維.艾克曼和國際人權組織人權觀察中國部主任索菲.理查森出席聽證會作證。這些證人重點就天安門民主運動24年後的中國政治、經濟和社會現狀、未來走向和64事件的最終解決以及美中關係等相關問題做了陳述和分析,並發表看法。

魏京生表示,10多年前,美國的人權外交給美國在國際上樹立了良好形象,但是在中國被授予最惠國待遇後,那裡的人權狀況急劇惡化。他認為,北京政權用機槍坦克鎮壓和平示威的學生和民眾24年後,六四事件仍然是現實問題,不是歷史問題。

稱自己仍是中國正式公民的魏京生注意到,很多人認為64事件已經不是平反的問題,而是要追究屠殺罪責的問題,當政者要求被認罪,因此64事件的遺留問題不解決,中共政權就不具有執政的合法性。

魏京生表示希望奧巴馬總統對習近平提出中國人權問題。他說,國際輿論壓力會有助于這位新領導人推動政治改革。

“我覺得,他(奧巴馬)如果提出中國的人權問題,用強烈的態度,對習近平來說,不是一個難,可能不是一個坏事。可能習近平還很高興,因為有國際社會的壓力,他才有可能在中國稍稍改變人權(政策)。”

當年遭到中國當局列為首要通緝犯的柴玲輾轉逃到美國後已經皈依基督教。一年多前,她曾提出對實行血腥鎮壓的中共當局予以原諒,引起爭議。她表示希望以南非宗教和政治領袖推崇的寬恕精神推動中國社會和解。

“我現在還是這樣看。我們都是有罪之人。基督原諒了我們。所以,他要求我們信他的,跟隨他的,原諒別人的過失。這是我的一個選擇。剛才戴維.艾克曼博士他講中國最好的模式像南非那樣,要真相與和解。那麼真相和解不是從天而降的,而是圖圖大主教不斷地教導大家要原諒。另外,曼德拉坐了40多年牢,他出來時第一句話說,我原諒他們。所以,我們只有在這樣的精神上才能有和解。”

公民力量負責人楊建利指出,前利比亞獨裁者卡扎菲在武力鎮壓示威民眾時曾以北京天安門的殘暴鎮壓作為楷模。他代表被稱為“天安門母親”的64遇難者家屬籲請奧巴馬總統敦促習近平主席平反六四事件。他表示,奧巴馬總統如果在即將舉行的奧習峰會上不能提出劉曉波、高智晟和陳克貴等良心犯和政治犯的案子,就意味著對中國新領導層發出了錯誤信號。

“這個聽證會發出一個信號,一個信息,告訴中國新的領導人,就是64事件這樣重大的歷史問題,如果你不面對它的話,和世界的關係不可能正常化。它永遠是個問題,永遠擺在那個地方。所以,這一次我們要把信息送過去。另外,這次聽證會的時候,天安門母親有一封信,我在證詞裡也講了。它講,她們已經寫了30多封公開信給政府,要求真相,要求撫恤,要求(追究)責任,但是沒有任何回答。她們甚至連公開自由地悼念她們死去的孩子的權利都沒有。所以這種狀況,不光是國際人權標準不能接受,我們中國人也不能接受。我們希望奧巴馬能在這次會見習近平的時候提出來,希望習近平能夠盡快地面對這個歷史上遺留的問題,中國才能進步。”

兩位共和黨眾議員斯托克曼和韋伯也都對美國在協助促進中國的表達自由方面的影響表達關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