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天安門母親促中國領導人承擔歷史責任


天安門母親群體促中國領導人承擔歷史責任(中國人權網站截圖)

天安門母親群體促中國領導人承擔歷史責任(中國人權網站截圖)

天安門母親群體6月1日發布的聲明說,針對日本軍國主義的侵華戰爭,今年三月,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兩會”記者會上說:“對於一個國家的領導人來說,不僅要繼承前人所創造的成就,也應該擔負起前人罪行所帶來的歷史責任。”
這份聲明說,“同樣道理,當年中國的領導人毛澤東、鄧小平在自己國家裡犯下的一系列人為的乃至殺人的罪行,他們的後繼者是否也要擔負起由此帶來的歷史責任呢?這是確定無疑、不可移易的。這就叫做'堅持正確的歷史觀,以史為鑑'。國人將拭目以待。”

天安門母親群體發布六四聲明(中國人權網站截圖)

天安門母親群體發布六四聲明(中國人權網站截圖)

這份授權人權組織中國人權發布的聲明由丁子霖和蔣培坤執筆。丁子霖、蔣培坤夫婦是前中國人民大學哲學副教授和教授,也是天安門母親群體創始人。 1989年6月3日晚他們年僅17歲的兒子蔣捷連被鎮壓天安門學生抗議的解放軍的子彈擊中喪生。

三項要求從未獲當局回應

從1995年開始,天安門母親群體每年給中國人大、政協“兩會”及國家領導人寫信,20年來重申三項要求:重新調查六四事件,公佈死者名單和死者人數;就每一位死者向其家屬作出個案交待,依法給予賠償;對六四慘案立案偵查,追究責任者刑責。聲明說,“這三項概括起來,就是'真相、賠償、問責'六個字。”

20年來,他們從來沒有得到中國當局只言片語的答覆,如聲明所說“上述要求如石沉大海,杳無音信。”

但是,每年六四周年紀念時,當他們要對死去的親人進行祭奠時,當局總要對他們進行騷擾、恐嚇。這種情況在習近平上台後遇到的第一個大紀念日——2014年的六四25週年紀念,變得更加嚴重。

習近平上台後打壓更嚴厲

聲明說,1999年10週年、2004年15週年、2009年20週年紀念時,他們還能在便衣警察的嚴密監控下進行祭奠,以及每年發布一篇要求真相、賠償和問責的聲明。但是,去年他們連這些權利都被剝奪了。

“原擬舉行的集體祭奠,遂胎死腹中,連每年的六四祭文在二十五週年之際也未能發出。” “更有甚者,當局對我們之中有的成員還進行了變相抄家。” 丁子霖夫婦從5月4日到6月5日被北京國安軟禁外地不得返京,致使他們自1989年以來第一次不能在家中祭奠兒子。

人同此心 心同此理

今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週年,中共決定大規模紀念抗日戰爭勝利70週年。聲明說,“哪一年,哪一天,中國也將紀念土改、鎮反中慘死的無辜者;紀念大饑荒中餓死的平民百姓;紀念十年文革中遭虐待、迫害致死的中國公民;紀念六四大屠殺中的死難者?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啊!”

今年,天安門母親群體在這一聲明上的簽名人數為129人,隨著群體的老去,這一數字在逐年減少,今年比2013年增加了4位逝者,總共已經有37人離開了人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