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之音專訪香港藏漢友誼協會會長

  • 袁野
  • 譚嘉琪


上個星期美國之音衛視為您播出了中國體制內學者建言,請中國政府考慮允許達西藏流亡精神領袖賴喇嘛訪問香港的報導。說來也巧,最近香港一家民間團體---香港藏漢友誼協會向達賴喇嘛正式發出訪港邀請。該協會會長李慨俠認為,達賴喇嘛可以純粹以宗教領袖的身份訪問香港,而中國政府也因此面臨解決西藏問題的歷史機遇。李慨俠日前接受了美國之音衛視的專訪。以下是訪談內容:

美國之音:香港藏漢友誼協會邀請達賴喇嘛訪問香港的初衷是甚麼?
香港藏漢友誼協會會長李慨俠與達賴喇嘛

香港藏漢友誼協會會長李慨俠與達賴喇嘛


李慨俠: 我們希望組織一個弘法活動,撇除所有政治,以一個民主和諧的精神,看看能否請達賴喇嘛來香港。如果他能來香港的話,我們或者有機會進一步嘗試。我們希望香港能讓他第一次回到中國的土地、門口裡,看看能不能。這就是我希望做的事情。

美國之音:邀請過程中遇到哪些困難?

李慨俠:到目前為之我們要等(達賴喇嘛)尊師那方面的答覆。我們也和跟香港政府申請了。政府給了我們一封信,回答了等於沒有回答。“一切都以合法途徑。。。”,我覺得如果我合法的話,那你就不能說我是非法的了,但我們要拿到尊師方面的明確的信息,要如何來,甚麼時候來,和用甚麼方式來,和一些參加甚麼樣的活動。

美國之音:達賴喇嘛的辦公室說他近期沒有去香港的安排。你有甚麼反應?

李慨俠:可能他們不會冒然地表露。我們現在有人提議了,有信息了,我們也會考慮,因為當然達賴喇嘛現在在世界上的敏感度,無論怎樣計劃, 都會產生重要的影響。所以這裡可能有一種保護的性質,不能冒然回答來與不來,只是看我們,等我們發出了一個呼聲。呼聲出現了以後,看看究竟有多少人希望他來,要靠民眾的反映,讓他覺得適合要來。

美國之音:你覺得中國的政治現狀是否會允許達賴喇嘛來香港?

李慨俠:當然有一定問題存在。因為現在不要說我們最高的領導人,而只是統領和管治西藏的人,他們本身有一個既得利益嘛。如果達賴喇嘛回來,他們會怎樣呢? 有利益的衝撞,就會形成 一個很大的阻礙。如果把大利益為主,小的利益要放開,我們就希望這次能讓他回來,希望把所有的政治,任何的利益放開。如果只是以一种宗教的形式,民族的形式,就不能再說任何的條件。因為如果講條件的話,甚麼都會做不成。

美國之音:最近中央黨校的靳薇教授又公開建議讓達賴喇嘛訪問中國。你覺得北京的態度是否出現變化?

李慨俠:其實情況比以前稍微開放一些,開放了就會有機會。如果有機會你不把握,那就會錯過了。錯過的話那就是歷史的遺憾,加上大喇喇嘛尊師已經步入老年,如果他能夠在圓寂之前返回中國,那麼13億人對此的意愿是很濃厚的。你知道藏人心裡尊敬的人,我想達賴喇嘛已經是最高的了。我親自去過西藏,我感覺得到。

美國之音:那麼你覺得中國新任領導人有可能改變西藏政策嗎?

李慨俠:可不可以我不知道,只是因為有一個機會。只是門開了一個小小的縫隙,那我們就希望再開大一點。機會來了,我們就希望不會放過了,也看到上邊(北京)的領導,開始有點“不干預”。我們發出這樣一個消息,沒有受到任何的干預,沒有受任何的打壓。(他們)明白了我們一步一步是希望以好的方面去看。

美國之音:你的組織在這個過程中是否和北京聯絡過?

李慨俠:目前沒有,因為我已經預計會有人下來。這麼大的事情,我想無論如何也會聯絡我們,問我們打算怎麼做。我想如果真的要發生的時候,上邊(北京)會有人來找我們的,但目前沒有人和我們聯絡。

美國之音:你們和香港其他西藏組織是否有聯絡?你們和其他組織有甚麼不同?

李慨俠:其他西藏組織我們也有跟他聯絡過。問題是我們始終都是比較中立的,因為西藏組織之間如果太過結合,就會被人誤會是要爭取各種權力。(我們)希望是民族之間的大融和。所以這樣就好過我們的組織代表西藏或中國政府,那樣就不太好了。加上香港比較自由。我們發表的東西比較溫和,我們也夠膽去講,我們有權利用這種方法。上邊的人(做事)要批文,要很多程序,誰有膽量去發批文呢?這就是我知道的實際的情況。這也是我們現在能做到的情況,希望以後會做得更好一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