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藏人第一支女子足球隊開闢新路

  • 布羅德黑德

流亡藏人女子足球隊臉書(Facebook)上的照片顯示美國教師凱茜蔡爾茲和她訓練的藏族姑娘們。

流亡藏人女子足球隊臉書(Facebook)上的照片顯示美國教師凱茜蔡爾茲和她訓練的藏族姑娘們。

去年,一名美國女教師和來自西藏流亡社區各處的27名高中女生組成了流亡藏人的第一支全藏女子足球隊。從那以後,她們克服了當地人對組建女子足球隊的反對,成為一支鼓舞人心的力量。

*克服傳統阻力,組建藏人女足*

去年5月,一支藏族女子足球隊要參加男子足球聯賽的消息在喜馬拉雅山腳下的達蘭薩拉鎮掀起了波瀾。很多人感到興奮,但也有反對聲音。

加利福尼亞大學聖芭芭拉分校藏傳佛教與文化研究達賴喇嘛講座教授何塞.卡韋松說,一些藏人雖然長期流亡,但仍然保留著一些保守的文化觀念。

他說:“藏族婦女一直考慮週全,在家庭內部很有權,但在社會上就不那麼有權了。過去的習慣往往會保留下來,社會變革並不是那麼容易。”

來自新澤西的31歲女教師凱茜蔡爾茲憧憬著某一天能在奧運會的綠茵場比賽,這一遠景是藏人女子足球隊的驅動力。

蔡爾茲提到,藏人男子已經有了一支 “國家隊”了,而且西藏流亡政府贊助所有的少年男足。

她說:“可女孩子甚麼也沒有。所有我們有兩個目的。第一是賦予所有藏人婦女權力。第二很具有政治性,是組建西藏第一支女子國家隊,訓練我們的隊員講出真相,做為和平的手段,把西藏告訴全世界。”
很多年輕的女子隊員是在西藏境內出生,為了逃脫中國的統治,和父母一道長途步行,穿越喜馬拉雅山,流亡境外。 2012年6月18日,流亡藏人婦女在尼泊爾加德滿都的一處難民營內觀看一場慶祝達賴喇嘛生日的足球賽。

2012年6月18日,流亡藏人婦女在尼泊爾加德滿都的一處難民營內觀看一場慶祝達賴喇嘛生日的足球賽。



很多人在這之前從來沒有踢過足球。為了首次參加嘉榮千莫紀念金杯賽,來自流亡藏人社區九所學校的女選手進行了一個月的密集訓練。

蔡爾茲說,比賽一開始,人們對這支女足的疑慮以及對女子參加体育競賽的阻力似乎就煙消雲散了。

她說:“參加的有5000名藏人。當他們看到我們的球隊進入場地的時候,轉變就開始發生了。當時就可以看出來,這種轉變是很真切、很重大的。”

隨後,當比賽進入下半場時,拉莫吉破門得分,寫下了藏人女子足球的歷史。

蔡爾茲說:“這名女孩把球踢球入網,然後跑到中場,做了個滾翻動作。這是改變歷史的時刻。我再也沒有聽到任何不滿了。”

*超越足球的使命感*

和世界各地的年輕足球隊員一樣,隊長拉莫吉和中場明星隊員平措卓瑪都盼望著能像英國足球明星碧咸那樣建功立業。

然而,姑娘們討論足球時充滿了一種與職業足球的喧囂和金錢無關的責任感。卓瑪的夢想是像蔡爾茲一樣當教練。

她說:“人們說,藏人女子永遠做不了男人能做的事情。可我們做到了。在西藏,女性沒有任何機會。所以我要教她們,並且告訴她們:‘你永遠不要放棄。你可以抓住這個機會。’”

麻薩諸塞州威廉姆斯學院的薩拉羅斯曼正在研究西藏社會婦女問題。她指出在性別平等方面看到的重大進步,不過她告誡說: “女性正在站起來,就像這支球隊,她們開始要求得到男性才享有的角色,得到參與權,真正地開始尋求獨立。在很多方面,這種變化跟人們在流亡期間接觸了不同觀念有關。然而,還是有更多的把女子當成物品的現象。”

雖然這支女子沒有在聯賽中捧走金杯,但教練蔡爾茲和女球員們已經贏得了更大的勝利。

這些年輕的藏族女子希望,到2017年,她們能夠仿照已經同中國踢過兩場比賽的巴勒斯坦男子足球隊,從國際足聯那裡獲得全面的國際身份。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