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西藏人呼籲國際社會關注其自由申訴

  • 湯惠芸 香港

西藏流亡政府發言人桑杰嘉在香港一個西藏研討會,透過視訊會與參加者對話

西藏流亡政府發言人桑杰嘉在香港一個西藏研討會,透過視訊會與參加者對話


西藏被中國統治後,藏人一直追求高度自治。最近西藏流亡政府發言人表示,大部份流亡藏人都接受達賴喇嘛的中間道路,敦促北京當局盡快展開對話解決西藏問題。另有旅居美國的流亡藏人以單車環遊世界的方式,呼籲國際社會關注藏人渴望自由的聲音。

香港關注西藏團體、香港與西藏同行最近在多間大學舉辦一系列有關西藏問題的研討會,其中邀請印度達蘭薩拉的西藏流亡政府資訊及國際關係中文部及官方雜誌西藏通訊總編輯桑杰嘉,透過視訊會議與參加者對話。

桑杰嘉在研討會上表示,目前流亡藏人超過10萬人,其中9萬人住在印度,約2萬人住在尼泊爾。位於印度達蘭薩拉的藏人行政中央實行全面的新聞自由,政府根據民主國家的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分立,2011年開始,最高政治領袖,即首席部長不再由達賴喇嘛任命,由人民直選產生,同年達賴喇嘛宣佈完全退出政治,將所有政治權力交給民選的首席部長(內閣總理)噶倫赤巴。

桑杰嘉回答現場觀眾提問時表示,達賴喇嘛及西藏流亡政府非常關心目前西藏境內的人權問題及藏人在北京當局嚴密監控下,面臨種族滅絕的危機,西藏流亡政府希望通過達賴喇嘛主張的中間道路原則,與北京當局展開對話解決西藏問題。

桑杰嘉說:中間道路原則指的是選擇一個中間的,就是藏人放棄獨立、恢復獨立的訴求,然後中國政府改變現在所謂自治、其實事實上沒有自治的這種狀況。在這兩條道路上,我們選擇中間的、藏人放棄一半,然後中國政府讓步,然後去解決西藏問題。解決西藏問題之後,藏人想的是保存自己的文化、自己的宗教、讓藏人自己管理自己,當然考慮到漢人、或者說中國人「大中國」的思想和這種情緒、這種感情,我們不分裂出去,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版圖裡面,用這種方式解決西藏問題,這是我們一直在努力的方向和我們的立場。

桑杰嘉回答美國之音提問表示,西藏流亡政府與北京當局的接觸有幾個階段,從1980年代開始至1991年中斷,至2002年恢復官方談話之後,進行了10次接觸及溝通,西藏流亡政府表達了中間道路的立場、實施民族自治的建議,這些訴求都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憲法框架之內,追求「藏人治藏」,但是北京當局沒有回應藏人追求自治的訴求,再次中斷對話。

桑杰嘉說:中國政府至今、看不出中國政府有誠意去解決西藏問題,因為現在中國
新的政府領導層,她還有很多問題需要解決,而且西藏問題在國際上是個敏感的問
題,所以中國政府一直的政策是一個拖延的政策,中國政府想的是等著達賴喇嘛圓
寂,她的立場是達賴喇嘛沒有了、西藏問題也就沒有了。但是這個問題中國政府能
拖多長時間都是一個問題,因為整個局勢、整個中國也在發生不同的變化,對話是
現在國際上解決問題的一個方式,中國政府遲早都要面對西藏問題,用對話的方式
去解決西藏問題。

桑杰嘉表示,達賴喇嘛是藏人的精神領袖,在藏人的精神領域非常重要,而1959年
達賴喇嘛流亡到印度之後,一直推廣民主體制,希望將權力交給藏人,讓藏人自立。目前西藏流亡政府民主體制的推廣及完善,就是考慮到有一天達賴喇嘛不在的時候,藏人要自治,延續自己的文化傳統。

桑杰嘉說:所以達賴喇嘛圓寂以後,整個流亡藏人社區會繼續按民主體制的方式選舉領袖,然後去管理流亡藏人,繼續為西藏自由努力,這是他的職責或者責任。而尋找達賴喇嘛的轉世靈童,有既定的傳統方式。

桑杰嘉回應現場觀眾提問表示,大部份流亡藏人同意達賴喇嘛的中間道路,並且以民主的方式在西藏人民議會通過,但是流亡社區裡仍然有追求獨立的聲音。至於放棄獨立不是向中國政府妥協,而是暴力與戰爭不能解決西藏問題。不過,桑杰嘉承認,北京當局不是值得信任的談判對象,因此寄希望於中國人民的改變。
《開放雜誌》執行編輯蔡詠梅

《開放雜誌》執行編輯蔡詠梅


桑杰嘉說:中共這個政府,或者說整個領導層是大家非常清楚,當然大家覺得無法相信,或者說對她的信任度是很低,這是一個事實情況。但是我們的觀點是不管是中國政府或者哪一個國家的政府,政府她會變,所以現在我們希望敦促中國政府談
判,但是從現在的狀況看,這種可能性不大,所以我們希望讓更多的中國人,特別
是中國大陸境內的中國民眾,介紹西藏的現實情況,以及藏人真正追求甚麼,然後
了解西藏的真實情況和真相。我們相信整個中國大陸的社會一直在改變,所以我們
不能把所有的希望和焦點設定在中國過去或現在的領導人。

出席研討會的《開放雜誌》執行編輯蔡詠梅表示,1951年北京與西藏簽訂《十七條協議》,承諾給予藏人高度自治,但最後沒有落實。而1959年大批藏人流亡到印度之後,卻在另一個國家落實高度自治,由全民投票直選自己的政府,形成一個「國中之國」的狀態。

蔡詠梅說:共產黨一貫是污衊達賴喇嘛,說西藏流亡政府回到西藏之後會實行農奴制度,但你看西藏流亡政府已經實行很完整的民主制度,所以我覺得對中共的抹黑、污衊,說達賴喇嘛回去好像農奴制度會恢復一樣,但是現在看到西藏流亡政府完全實行國際標準、不是假的民主。不會像我們(香港)的特首選舉,還是由小圈子選出來,所以是一個真正的、貨真價實的民主方式,這是對共產黨的謊言、謠言很大的諷刺。
仁波雅克帶著一本筆記本,寫上2009年以來為自由西藏自焚人士的資料,在旅途上為自焚者祈禱

仁波雅克帶著一本筆記本,寫上2009年以來為自由西藏自焚人士的資料,在旅途上為自焚者祈禱


桑杰嘉在研討會上分享他流亡到印度的原因,並表示每個流亡藏人都有同一個心願,就是將來有一天要回到自己的家:西藏。在西藏出生的桑杰嘉從小學到中學一直接受中共的教育,認同偉大領袖毛澤東等思想教育。後來到蘭州升讀西北民族大學,接觸到一位新疆女生的西藏歷史筆記,當中提及達賴喇嘛流亡印度後對西藏的貢獻,包括統一整個喜馬拉雅南路的所有少數民族;將西藏文化推廣到全世界等。如果這些言論在桑杰嘉就讀的藏語系提出,就會被當局拘捕。

桑杰嘉說:所以同一件事情在中國和西藏完全不一樣了,這樣的感受對我來說記憶很深,然後我去了解這方面的事情,最後我的結論是西藏根本不是中國的一部份,這是騙人的。然後我去了解更多的訊息,我了解到流亡政府的狀況,流亡政府和達賴喇嘛都在印度,去努力爭取西藏的自由,然後就決定去流亡。
旅居美國的西藏流亡分子仁波雅克在世界各國騎單車,表達藏人渴望自由的聲音

旅居美國的西藏流亡分子仁波雅克在世界各國騎單車,表達藏人渴望自由的聲音


最近一位旅居美國的西藏流亡分子仁波雅克(Rinpo Yak)到達香港,接受傳媒訪問並出席多個西藏研討會,分享他過去十多年,獨自騎單車環遊美國、加拿大以至歐洲、日本、台灣等十多個國家,呼籲國際社會關注藏人渴望自由的聲音的經歷。

仁波雅克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1997年他在西藏境內派發有關達賴喇嘛講話及西
方民主訊息的傳單,引起當局關注,為了逃避拘捕,仁波雅克流亡到尼泊爾,1998年移居美國,在明尼蘇達州開設餐館。
仁波雅克另一本筆記本,寫上到訪各地的政治人物及民眾給他的祝福及留言

仁波雅克另一本筆記本,寫上到訪各地的政治人物及民眾給他的祝福及留言


2000年開始,仁波雅克決定每年班禪喇嘛生日的4月25日期間,都會放假兩星期至一
個月,騎單車展開環遊美國為藏人發聲的旅程,他稱為「首府至首府之旅」。

仁波雅克說:尋求美國政府及人民的幫助,向中國領導人施加壓力,釋放班禪喇嘛及其他被中國當局囚禁的政治犯。不只是藏人的政治犯,還有很多不同民族的政治犯仍然被中國當局囚禁。

仁波雅克表示,從2000年至2012年他騎單車環遊美國44個州及加拿大,獨自完成超過8,400英里的路程。今年3月仁波雅克賣掉美國經營的餐館,決定到歐洲及世界各地展開「為西藏騎行」的旅程。他選擇3月10日「西藏日」出發到歐洲,獨自騎單車遊歷歐洲13個國家,再到日本、台灣,9月中抵達香港。
仁波雅克最近在香港與市民見面,分享「為西藏騎行」的經歷

仁波雅克最近在香港與市民見面,分享「為西藏騎行」的經歷


仁波雅克表示,一路上希望與當地傳媒、政治領袖及民眾接觸,表達自由西藏的訊息,就是保護西藏的宗教、文化及環境,當中不涉及尋求西藏獨立,他認為國際社會認真關注的話,有助改變西藏的現況,但他不期望短期內有顯著的改變。

仁波雅克說:我希望國際社會給予更大的壓力,認真地、誠實地,不是將西藏問題政治化,就是要誠實地看真正的問題是甚麼,有時候政治人物就是利用西藏問題為名,但實際上他們沒有做任何事。
仁波雅克穿著的單車衫背面印上「真相是我們唯一的武器(Truth is our only Weapon)」

仁波雅克穿著的單車衫背面印上「真相是我們唯一的武器(Truth is our only Weapon)」


仁波雅克的單車衫背面印上西藏雪山獅子旗及一句格言:「真相是我們唯一的武器」,每到訪一個國家都會將該國的國旗繡在單車衫上。仁波雅克表示,在歐洲騎單車期間感受最深的是,作為一名持美國護照的流亡藏人,他可以自由在歐洲各國的邊境出入,但現今在中國其他地區的藏人要進出拉薩卻要申請4、5種不同的通行證。仁波雅克認同達賴喇嘛的中間道路,他認為香港的一國兩制與中間道路的理念相近,可以在西藏實行,並有助解決西藏問題。

仁波雅克最近離開香港抵達尼泊爾,繼續「為西藏騎行」的旅程,並會到藏傳佛教的寺廟,為2009年至今、為自由西藏而自焚的超過120位自焚者祈禱。

主辦一系列西藏研討會的香港與西藏同行發起人許先茗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香港目前有佔領中環爭取真普選運動,她認為香港人有言論自由可以為爭取民主發聲,也應該為同樣在中國統治下而受到壓迫的西藏發聲。
主辦一系列西藏研討會的香港與西藏同行發起人許先茗

主辦一系列西藏研討會的香港與西藏同行發起人許先茗


許先茗說:我一直去關心西藏議題的時候,其實我一直看到她們的環境破壞,以及她們沒有真正的自由,言論自由也好或者表達的自由,連生活都是很多壓迫,我覺得香港人其實應該、即是我們大家都是在中共的統治之下,香港可以選擇非暴力去爭取我們所要求的普選、我們香港人選出來的特首。我覺得我們身處同樣的環境的時候,應該多些發表西藏境內的問題,幫她們的時候,我覺得其實也是在幫我們自己。

許先茗表示,西藏環境被破壞不單影響到西藏人,還會影響到整個亞洲。她認為在香港討論西藏問題不算敏感,很多學者、專家及環保人士都關心西藏問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