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澳大利亞藏人移民 學習游泳

  • 美國之音

40歲的藏人帕桑次仁來澳大利亞之前從來沒有見過大海。現成為了一名有執照的游泳教練。

40歲的藏人帕桑次仁來澳大利亞之前從來沒有見過大海。現成為了一名有執照的游泳教練。

澳大利亞最大的流亡藏人社區坐落在悉尼的一個海邊城鎮。數百名藏人在這個遠離喜馬拉雅山的新家園學習游泳。對生活在海邊的他們來說,這是既一項重要的安全技能,也是融入澳大利亞文化的一種方式。

海浪拍打著德威鎮的海灘。這個安逸閒靜的海邊小鎮距離悉尼以北大約40分鐘的車程。夜幕已經降臨,但在太平洋的海面上仍然可見衝浪和游泳的人們。在海灘一端伸進大海的地方有一個大型海水泳池。幾十個人在裡面游泳和嬉戲,其中就有來自西藏的大人和孩子們。

德威人口近2萬,其中有800多名藏人,他們構成了澳大利亞最大的藏人社區。得益於澳大利亞政府資助的英文和職業培訓課程,這些流亡藏人正在他們的新家園安頓下來。

這裡與他們那山頂覆蓋著皚皚白雪的故土相距遙遠,他們在這裡學習游泳。包括大人和小孩在內的近300名德威鎮的藏人通過一個項目學習游泳。這個項目開始於2012年,由當地的非政府機構‘水上求生技能’發起。又一次為藏人開設的游泳課程將在這個月開始。

40歲的藏人帕桑次仁(Pasang Tsering)2008年從印度移民到澳大利亞。他坐在可以眺望浩淼大海的游泳池的旁邊。這個公共游泳池沒有救生員。和德威大多數的藏人一樣,他在來澳大利亞之前從來沒有見過大海。但是,他通過‘水上求生技能’組織學會了游泳,這個組織還支持在越南開設游泳項目。次仁通過考試,成為了一名有執照的游泳教練。他現在在協助開展藏人游泳項目。

帕桑次仁說:“大多數藏人不會游泳,所以我希望教更多的藏人兒童和大人游泳。我們住在海邊,很危險,因此我們要學會游泳。”

海灘是澳大利亞文化和娛樂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孩童通常在很小的時候就開始學游泳。但對於不會游泳或對激流和鯊魚這類危險不熟悉的人來說,浩瀚磅礡的大海會對生命構成威脅。在2013年到2014年,澳大利亞有266人溺亡。

塔尼婭卡爾蒙特是一名澳大利亞游泳老師,也是‘水上求生技能’組織的主席。她還記得在德威第一次教藏人游泳的情形。她說,許多來到德威的藏人不熟悉大海,或者不清楚水的危險性。

她說:“藏人到游泳中心時非常興奮和開心。我注意到的第一件事是,他們就直接往水裡跳,這把我嚇死了,因為他們沒一個人會游泳。”

藏人通常不怕水。他們喜歡靠近大海,喜歡下到水裡,但他們真的不知道怎麼游泳,下到水裡後就有會出問題。給他們設計一個游泳項目,告訴他們水上安全知識、教授他們水上安全技能,這是非常重要的。

藏人游泳項目包括一個為期10周的游泳課程。課程得到當地捐助,因此學費只要15美元。游泳項目還包括一個通識水上安全培訓,教授人們洋流、急救和基本的CPR(心肺復蘇術)等知識。一本圖文並茂的水上安全手冊已被翻譯成藏文,供游泳項目的學員和當地公立學校的藏人學生使用。翻譯不是件易事,因為“離岸急流”、CPR等詞在藏語中沒有對應的詞匯。

卡爾蒙特幾年前定期在社區游泳池教游泳的時候就注意到了前來上課的藏族學生。她了解到德威有一個人數不少的藏人社區,而且藏人都渴望學游泳。

卡爾蒙特因此與當地的社會服務機構曼利社區中心共同開發了這個游泳項目。

澳大利亞政府每年都接收一定數量的生活在印度的流亡藏人。達賴喇嘛在1959年中國共產黨佔領西藏後逃亡到了印度。如今澳大利亞大約有1200名藏人,而且人數還在不斷增加。

游泳是一項重要的求生技能,也能幫助藏人融入澳大利亞文化。新南威爾士州藏人社區協會主席普布空尼曾生活在德威。作為社區領袖,他幫助藏人適應澳大利亞的生活。

他說:“西藏和澳大利亞是兩個不同的國家。西藏是陸地高原,是雪山,沒有海灘和大海,只有河流湖泊。你來到澳大利亞就發現所有的邊界都是海灘。一定要學會游泳和其它那些最基本的東西,包括他們的語言、他們的文化。”

卡爾蒙特說,流亡藏人學習游泳表明他們確實接受了澳大利亞的生活方式。他們的熱情也反映出他們希望去適應在澳大利亞的新家園。千里之行,始於舉足下水。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