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與中國應否簽署第四個聯合公報

  • 莉雅

美國知名的中國問題學者藍普頓(美國之音莉雅拍摄)

美國知名的中國問題學者藍普頓(美國之音莉雅拍摄)

美國知名的中國問題學者藍普頓最近在一個論壇上提議,美中兩國應該考慮簽署第四個聯合公報,以確保這個世界上最重要的雙邊關係保持平衡與穩定的發展。不過,也有學者認為,這種提議目前在美中兩國都沒有市場。

在世界的政治與經濟格局因為中國的崛起而發生巨大變化之際,美中關係今後如何發展不僅是兩國的決策者所關注的核心問題,也是關注美中關係的學者所面臨的重大研究課題。

目前美中相互加深的猜忌和戰略不互信引起了不少學者的擔憂。為了避免美中關係走向更加對抗的方向,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高級國際研究學院教授兼中國研究係主任藍普頓 (David M. Lampton) 5月6日在卡特中心舉行的世界中國學論壇首屆美國論壇上發表主旨演講時提出了一個有意思的建議。

他說:“北京和華盛頓需要一個類似第四個聯合公報的東西,以闡明美中關係的遠景。我們不需要50條要點,但是我們的確需要兩大要點:第一點要說的是,世界已經發生了改變,權力的分配已經變化了,平衡與穩定是我們的目標,而任何一個國家在全球的主導地位對於維護平衡與穩定都是不夠的;這樣一個文件要說的第二點是,兩國需要相互合作並與其他國家合作,對現有的國際經濟與安全機構做出調整,來反映這些新的現實。”

在美中兩國目前是否有必要簽署第四個聯合公報的問題上,卡特中心中國項目高級顧問、柯氏策略咨詢公司總裁柯白認為,就像美國的夫妻在結婚多年之後再次舉行一個重新向對方作出承諾的儀式一樣,美中兩國雖然不是夫妻,但是的確有必要以某種形式重新向對方作出承諾。

他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我認為,藍普頓用‘第四個公報’這個詞,是把它作為一個比喻,而不見得是字面上的意思。也許應該有一個第四個公報,多年來沒有人討論這個事,但是是否以正式的公報的形式,他的意思是,美中雙方需要有意識的做出一個雙邊聲明,以具體的形式重新致力於關係的積極發展。”

前中國外長李肇星, 2012年為中國全國人大發言人。(資料照)

前中國外長李肇星, 2012年為中國全國人大發言人。(資料照)

不過,在世界中國學論壇上代表中方發表主旨演講的中國前外交部長李肇星在演講後回答美國之音記者提問時對於中美之間應該簽署第四個聯合公報的提議不以為然。

李肇星說: “要把現有的三個公報落實好。文件再多,關鍵是落實。譬如說,上海公報(承諾的)‘一個中國’;譬如說,建交公報承認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譬如說八一七公報,不向中國的一個省或一個部分賣武器了。關鍵得做到。還有就是不要雙重標準。”

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的副會長包道格 (Douglas Paal)在回答美國之音記者提問時也表示,美國目前也不會考慮簽署第四個公報。

他說:“美國對此沒有市場。不會有任何結果。原因包括,因為缺乏遠見和無能而阻礙它的成形。它會使美中之間的所有問題重新拿到桌面上來談判,這是不實際的,也是沒有建設性的,因此不值得冒這個風險。”

世界中國學論壇的秘書長、上海社科院副院長黃仁偉認為,如果簽署這樣的一個公報,台灣問題仍將是核心問題。

他說:“我們對有關第四個聯合公報的問題討論了將近10年的時間。中美之間的三個公報都是基於台灣問題的。對於中國來說,如果有第四個公報的話,台灣問題仍將是核心。”

這位中國學者認為,如果不是這樣的話,第四個公報不會成為現實。

對於黃仁偉的這個看法,卡特中心中國項目主任劉亞偉表示不敢苟同。

他說:“那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耳光嗎?中美新型大國關係,你要新型大國關係,就是有一個公報來定義自己的新型大國關係。”

劉亞偉還認為,不能因為前面三個公報都是講台灣的就不能有第四個公報。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