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解決六四問題的四大理由




在今年紀念六四的日子裡,台灣官方和民眾發表了不少希望中共解決六四問題的看法,認為這既有利於中國大陸的進步,有利於兩岸關係向前發展。

六四雖然已經過去23年,但台灣各界並沒有忘記,他們反而更加迫切地希望中共當局能夠正視這個歷史創傷,盡快解決六四問題。各界都表示現在是中共解決六四問題的時候了,其理由有四個:

一是有利於改善中國的形象。台灣總統馬英九在六四聲明中提出,六四問題不解決,這個歷史傷口就不能愈合,國際社會對中國的人權印象也始終停留在“六四”年代。解決六四問題不僅能夠彌平歷史傷口,拉近大陸當局跟人民之間的距離,也可以改善國際形象。

台灣關懷中國人權聯盟理事長楊憲宏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的時候也指出,六四事件發生後,許多參加過六四,或者持跟政府不同觀點的人士受到迫害和誅連,他們中很多人流亡國外不得回家。這不僅給這些人及其家屬造成巨大的痛苦和困難,而且嚴重影響到中國的人權記錄和國家形象。

楊憲宏說:“我覺得今年的六四最重要的就是呼籲平反六四,讓所有的中國異議人士都可以自由地進出中國,這個意義非常重大。”

楊憲宏認為,中國現在已經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但如果這個國家還不能夠容納不同意見,它就還沒有進入現代社會。這是中國目前在國際社會眼裡還是一個異類國家的重要原因。

二是有利於啟動勢在必行的政治改革。目前中外學者幾乎一致認為,中國經濟的快速發展造成了一繫列的嚴重的社會問題和政治問題。如果中共最高當局不能夠抓緊時間啟動政治改革,中國的各種問題將會在未來數年內爆發,威脅到經濟的持續發展和社會的穩定。

台灣總統馬英九說,解決六四問題“可作為政治改革的第一步”。馬英九說,大陸當局若能夠在經濟高速成長下採取配套的政治改革,將可有效因應中產階層崛起和民間力量茁壯後出現的各種改革呼聲。

人權活動人士楊憲宏表示,平反六四是中共進行政治改革的機會點。中國要走向民主是一個艱巨的工程,它不可能靠共產黨自己去完成,而需要全國人民,特別是那些持不同意見的精英們的參與才能夠完成。

楊憲宏說,這就像當年台灣準備開放前的情形一樣,異見人士,包括流亡海外的台獨人士紛紛闖關回國。其中很多人回國後被當局逮捕,或者受到其它形式的迫害,但最後當局還是被迫為他們平反。其結果就是走進了民主和開放的時代。中國目前就處在和台灣當年類似的關鍵階段。楊憲宏希望中國當局能夠把握好這個時機,完成政改的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

三是有利於維護中國的社會穩定。台灣民進黨立委田秋堇女士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的時候指出,中共當局最擔心發生社會動亂,因此一直把維穩作為“壓倒一切的”首要任務。但是,根據她個人從事民主、人權活動30年之經驗,田秋堇說,如果一個國家的民眾心頭存在共同的傷痛,在消除這個傷痛之前,國家的穩定就時刻受到威脅。六四不僅是中國民眾心頭的傷痛,而且是世界華人,甚至是整個國際社會的共同傷痛。這個傷痛不愈合,中國的穩定就永遠得不到保障。

馬英九總統在六四聲明中也表示,大陸有數億網民,傳播資訊的速度惊人,遠遠超過上一代。從台灣大選到陳光誠事件,網友都密切掌握並表達看法。如果大陸當局順勢而為,擴大政治參與、完善人權保護並善待異議人士,“不僅能回應人民對改革的期待,也有助於大陸持久的政治穩定。”

四是有利於兩岸關係長遠發展。態度一向溫和的馬英九總統在聲明中特意提到六四事件對兩岸關係發展的影響。他說,“我們珍惜兩岸過去四年開創的和平發展局面,也期盼這種良性互動持續下去”。 但馬英九同時也指出,兩岸在民主人權方面仍存有差異,這是兩岸深度交往必須克服的困難。他還表示,台灣會持續對大陸民主人權的發展保持善意關心,“這也是縮短兩岸人民心理距離最有效的途徑”。

田秋堇立委的看法是,兩岸關係發展的最大障礙是統獨問題,而影響台灣民眾認同大陸的一個重要原因是大陸的集權專制制度。

田秋堇對美國之音說:“事實上,許多台灣人嘴裡不說,但對中國共產黨的政府是不信任的。這跟六四有很大的關係。許多人就是在家裡的電視機前看到天安門廣場的坦克車、火光和學生倒下去,所以,無論現在開放兩岸觀光,還是兩岸人民互相交流,對於兩岸人民也許是信任和有感情的,但是對中國共產黨政府是有疑慮的”。

田秋堇表示,台灣政府對228事件等問題已經公開認錯,但大陸政府對六四事件堅持不認錯,台灣人民怎麼能夠認同這個政府,這個國家?台灣年輕人願意去大陸玩兒,去工作,但就是不願意談統一。

田秋堇表示,如果中共能夠徹底給六四平反,承認當年鄧小平等人犯下的錯誤,這對拉近兩岸民眾的心靈距離和發展兩岸關係將產生重要的推動作用。否則,任你大陸方面做出再大的努力,都難以收到預期的效果。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