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日本自衛隊或加入美國南中國海巡邏行動


菲律賓總統阿基諾六月初訪問日本和首相安倍晉三討論到南中國國問題。

菲律賓總統阿基諾六月初訪問日本和首相安倍晉三討論到南中國國問題。

日本大部分主流傳媒目前對日本自衛隊有可能參與美軍在南中國海的巡邏行動這一消息噤若寒蟬,因為這一行動涉及日本行使集體自衛權的前提條件,而行使集體自衛權需要的11個安全保障相關法案,目前正在日本國會審議。

儘管首相安倍晉三的政權預計可在9月27日這屆國會閉幕前,通過執政黨多數贊成票立法,但行使集體自衛權與日本現行和平憲法有明顯矛盾,安倍謀求的該套法案正在日本遭遇廣泛的違憲指責,安倍政權的支持率目前也因此而下跌。

基於反對的民意中存在批評安保法案是向海外戰場派遣自衛隊的戰爭法,安倍政權目前正竭力在國會說明安保法案是和平法案;為此,安倍從未表明南中國海紛爭是否屬於日本行使集體自衛權的範圍。防衛大臣中谷元曾肯定自衛隊可能到南中國海活動,但後來也改口,含糊其辭。

日本命脈

不過,不僅日本主流傳媒早已關注南中國海安定、和平問題,事實上日本海上自衛隊的一架P3C反潛巡邏機和20名海上自衛隊員6月27日星期六剛剛結束在南中國海菲律賓巴拉望島以西80至180公里、接近中國填海造島的海域附近上空,與菲律賓軍方聯合實施的搜索、救援訓練。這也是自衛隊首次在中國與菲律賓、越南等有主權爭議的海域附近活動。

研究南中國海問題的東洋英和女學院大學現代史研究所講師福田保指出,日本雖然不持有南中國海主權,但南中國海不僅是日本8成石油進口的海上必經通道,也是日本與東南亞、南印度、中東、歐洲、非洲國家海上貿易的通道。他說:“如果該海域不安定,對日本政治、經濟影響極大,說南中國海關乎日本的核心利益也不為過”。

日美同盟

期待日本多承擔亞太安全責任是伴隨美國近年削減國防預算趨勢過程中的美國立場,其中,日美聯合巡邏南中國海更是美國亞太事務專家們的希望。去年7月1日安倍內閣決定解禁行使集體自衛權後,前美國副國務卿阿米蒂奇、哈佛大學教授約瑟夫·奈等一行即於7月14日在東京召開記者會,高度評價日本通過解禁行使集體自衛權可擴大防護美軍艦艇、警衛聯合國維和部隊的行動。次日阿米蒂奇一行還到訪首相官邸,向安倍傳達了美國的謝意。

阿米蒂奇在記者會上對他2000年10月在報告中,建議日本行使集體自衛權的想法得以實現, 表示說:“我們真的非常高興”,他也重申了期待日本今後在確保海上交通要道安全方面,扮演更重要角色。

雖然解禁行使集體自衛權要由安倍政權決定,但事實上,從2000年阿米蒂奇提出建議後,當時執政的日本民主黨就開始對此進行研究。民主黨的前防衛副大臣長島昭久曾說:“民主黨政權時期已開始設想在南中國海第一島鍊和第二島鏈之間,東京、關島、台北之間的廣大三角海域實施日美聯合巡邏、監視行動”。

《朝日新聞》2011年7月8日也引述防衛省官員的話透露說,自衛隊準備與重視南海航行自由的美軍共同步調。

兩項條件

不過,日本參與南中國海巡邏行動,必須具備的前提條件其一是重新劃分日美防衛合作分工,這與修訂《日美防衛合作指針》有關,其二是容許行使集體自衛權。

安倍希望先修訂《日美防衛合作指針》來為行使集體自衛權的立法構築外部壓力,美國曾希望調轉秩序,但最終讓步,同意修訂指針先行。

今年4月27日,日美兩國宣布了新的《防衛合作指針》,其中記載了“為確保可持續地監視影響日本和平與安全的狀況變化,以相互支援的形式實施聯合收集情報、警備監視、偵查活動”的日美防衛合作條款,為日本參與美軍在南中國海巡邏奠定了明文規定。

兩天後,路透社報導說,“防衛省內已開始研究響應美國期待,自衛隊參加南中國海巡邏活動”。

吃緊課題

即使日本安保法案9月成立,安倍政權依然必須基於目前自衛隊的裝備規模,選擇到底是重視東中國海, 或是南中國海的戰略。日本拓殖大學海外事情研究所所長川上高司說,無論怎麼說,現在安倍政權最吃緊的課題就是圍繞南中國海的外交、防衛。他說:“美國期待自衛隊參與南中國海巡邏,自衛隊有70架P-3C反潛巡邏機,到2018年度為止,還會購入23架新一代的P1反潛巡邏機,但P-3C不僅要在日本周邊巡邏,而且還派到索馬里去打擊海盜,加上訓練、演習和維修等,實際出動率只佔總數的7、8成,所以安倍政權要判斷是確保東中國海日本管轄的大部分海域,還是加強日美同盟的南中國海國際化海域。”

川上認為,日本如果參與美軍在南中國海的巡邏,將加強牽制正積極謀求實際管轄南中國海的中國,當然也存在與中國軍機可能發生糾紛, 以及在外交上刺激中國。

中日關係

中日兩國目前準備在今年7月簽署構築海上緊急聯絡機制的有關協議;中谷元6月26日在東京說:“有必要盡快啟動”。這一進展雖說反映了目前中日改善關係的方向,但日本多個主流傳媒披露,該機制可能不覆蓋各自宣稱擁有主權的領海及上空範圍,反倒折射出中日彼此的不信感。

在中日準備在今年8月安倍發表二戰結束70週年的《安倍談話》後加快改善雙邊關係之際,安倍政權是否決定自衛隊參與南中國海巡邏問題,也可能影響中日關係。

在日本自衛隊與菲律賓軍實施南中國海域上空的聯合訓練期間,中國駐日使館發言人何振良6月25日在記者會上譴責日本在南中國海問題上“雖不是當事國,但顯得異常關心,不斷在各種場合炒作,甚至拉幫結派向中國施壓”。

據美國皮尤研究中心6月23日發表的對世界40個國家內各千人的民意調查結果,在亞太國家,歡迎美國增強亞洲兵力的有51%的民意,高於不歡迎的34%。

在日本,除了中韓、北韓,其實也聽得見其他大部分亞太國家歡迎日本更積極地承擔維護地區和平與安定責任的聲音。

河野幕僚長對《華爾街日報》說,南中國海是日本最重要的安保範圍; 這一說法或許也反映了安倍政權在這個問題上的判斷。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