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東京構築海洋戰略“鑽石安全網”外交行動繁忙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6月3日在東京首相官邸與到訪的澳大利亞國防部長安德魯斯舉行會談時。(視頻截圖)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6月3日在東京首相官邸與到訪的澳大利亞國防部長安德魯斯舉行會談時。(視頻截圖)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6月3日在東京首相官邸與到訪的澳大利亞國防部長安德魯斯舉行會談時,討論了中國的海洋行動引起兩國安全環境變化和北韓開發核武器、導彈的問題等,雙方一致同意加强两國國防合作。

安倍說:“日本與澳大利亞是共有普通價值觀和戰略利益的特別關係,其中安全保障領域的合作很重要”。安德魯斯答:“不僅澳大利亞與日本兩國之間,我們與美國的三國關係很重要”,顯示了澳大利亞積極與日美構築同盟關係的意向。

安倍還向安德魯斯正式表明日本決定與澳大利亞聯合開發新型潛水艇和參與競爭生產國的手續,也向安德魯斯說明日本正在建立安全保障法制環境。安德魯斯重申澳大利亞支持的立場。

推進日澳關係

安倍內閣去年7月決定解禁日本行使集體自衛權後,澳大利亞是國際上除了日本的軍事同盟美國以外,首個表明支持的國家,進一步拉近了與日美的軍事合作關係。

安倍與安德魯斯6月3日會談中,日本防衛大臣中谷元在座。取得安倍正式表明意向後,安德魯斯與中谷當天下午就迅速進入討論聯合開發和生產新型潛水艇的具體議題。

今年2月中谷表明日本參與生產澳大利亞新型潛水艇計劃,與德國、法國競爭的意向,5月6日安德魯斯打電話給中谷,邀請日本參與澳大利亞新型潛水艇的生產國投標,中谷表示了“將與政府有關各部研究”的積極回應。

上周中谷元與安德魯斯在新加坡出席香格里拉防務對話期間,與美國國防部長卡特舉行三邊會談後,發表了對中國在南中國海填海造島持有“深刻懸念”,要求中國停止建設的《聯合聲明》,更突顯了日美澳三國軍事同盟架構。

重要地理盟友

日本官方電視台NHK的解說委員津屋尚說:“日美積極與澳大利亞構築亞太安全保障架構的原因是中東石油海上運輸到世界3分2地區的要道是太平洋,這一要道安全影響世界經濟,但中國軍事崛起和活躍的海洋行動,以及美國面臨大幅削減國防預算的現狀,令日美需要增加軍事同盟,而且澳大利亞同時面向太平洋和印度洋的地理位置很重要”。

他說,澳大利亞也一向關心日本的潛水艇技術,希望把增強的澳大利亞潛水艇投入南中國海來扼制中國的威脅。不過他認為,當今世界每個國家都與中國經濟有千絲萬縷的關係,不可能完全封鎖中國,日美澳的軍事合作目標是抑制中國謀求用力量改變迄今為止的國際秩序的意圖,並敦促中國發揮亞洲責任大國的角色。

“鑽石”另一角

在安倍全力構築日本與夏威夷、澳大利亞、印度、東南亞形成太平洋、印度洋鑽石型安全網戰略中,中國在南中國海填海造島刺激了的有關國家訪日謀求國防合作的,還有東南亞一角的菲律賓。

6月2日抵達日本正式訪問的菲律賓總統阿基諾在日本國會參議院演講。(視頻截圖)

6月2日抵達日本正式訪問的菲律賓總統阿基諾在日本國會參議院演講。(視頻截圖)

6月2日抵達日本正式訪問的菲律賓總統阿基諾不僅3日與天皇見面、在國會參議院演講等,受到日本最高規格接待,而且據多個日媒披露,預定4日安倍與阿基諾將通過會談,正式敲定兩國開始談判日本向菲律賓出口武器裝備的協定。

《讀賣新聞》引述多個來自政府的消息稱,日方的原則是在確保不向第三國轉移的前提下,願意向菲律賓出口雷達技術和P3C反潛機等。

《讀賣新聞》說:“與中國在南中國海填海造島對立的菲律賓,重視與持有防衛高科技的日本合作,日本政府也有意通過首腦會談,確認自衛隊與菲律賓軍隊擴大交流與加強武器裝備、運用的兩方面國防合作”。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