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TPP與美國世界領導地位及未來全球貿易秩序

  • 蕭洵

美國總統奧巴馬在首都華盛頓美國農業部出席有關TPP的農業與商界領導人會議。(2015年10月6日)

美國總統奧巴馬在首都華盛頓美國農業部出席有關TPP的農業與商界領導人會議。(2015年10月6日)


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自推出到談成,一直在強調它所設定的高標準。而這些有關知識產權、勞工權益以及環境等方面的高標準,也體現出美國對未來全球貿易秩序的態度。在該協定引發的國內爭議仍未消減之際,奧巴馬政府的貿易代表星期四就其戰略意義作出表述,稱重商主義模式興起之際,這個協定將有助於美國在領導未來全球貿易標準的競逐中佔據先機。

美國和11個環太平洋國家最近達成的TPP協定如果最終經各國核准通過,將形成一個佔全球經濟總量四成的貿易集團。但是,TPP 在美國國內卻引起越來越大的爭議,其反對者擔心,該協定會造成就業機會的流失,還會有其他後果。

奧巴馬政府官員兩週來因此也在忙於推銷和解釋該協定。星期四(10月15日),美國貿易代表弗羅曼(Michael Froman)在智囊機構外交關係理事會(CFR)舉辦的一個電話會議上,強調了該協定的戰略意義,稱其有助於美國在未來維持世界領導地位。

他說:“傳統意義上,人們將經濟視為戰略問題的支持根基,關乎一個國家如何發揮其軍事優勢。但過去幾十年,經濟和經濟影響力本身顯然已經成為在全球範圍發揮影響力和權力的工具。”

弗羅曼說,TPP自啟動之日,就將目標置於美國如何應對所面臨的戰略挑戰,及能否重振二戰後由美國領導的以規則為基礎的貿易體系。

他說,這個在70年間使美國和世界各經濟體都極大受惠的貿易體系,在近幾年出現了一系列顯著的偏移,全球化、技術更迭、新興經濟體崛起等因素對全球貿易體系形成威脅。

這位美國貿易代表說:“這樣的壓力遍布世界各地。我們看到另類模式遍及全球,出現更多的重商主義模式,形成一種挑戰。”

儘管未點名,中國顯然是美國領導的戰後貿易體系的一個主要挑戰因素。中國在貿易上的一些做法,常被批評為重商主義使然。TPP啟動之初,也被認為是美國遏制中國的戰略舉措。但白宮方面一直對此予以否認。

弗羅曼在周四電話會議上被問及中國何以選擇不加入TPP,及未來是否會加入時,再度強調TPP並非針對某特定國家,而是以在該地區設定高標準為指導原則。具體談及中國時,他說當前美中貿易的重點在於雙邊投資協定。

弗羅曼將內容與TPP協定中投資章節相近的美中雙邊投資協定視作中國是否有意願滿足高標準的一次檢驗。他說,中國要滿足這些標準還有漫長的路要走。

而另一方面,過去數十年從全球貿易體係受惠的中國,國力近年顯著增強後,其一些區域性規劃被視為有戰略意圖的舉措。

不久前,在習近平訪問西雅圖期間接受美國之音採訪的華盛頓大學的國際問題學者薄克敏(David Bachman)教授談及美國發起的TPP和中國牽頭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亞投行)和其宏大的“一帶一路”倡議時,稱兩國各自發起的倡議,代表了世界 上兩個最大經濟體對於未來體系的不同願景。

薄克敏教授說:“我把亞投行、一帶一路、金磚新銀行等看作是對全球經濟的一種願景,是中國的願景;而另一方面,你可以看到美國的TPP願景,也就是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願景。”

他說,中國的願景更注重商品物資和基礎設施,以及實體性紐帶的建設;而美國的願景則將重點放在對知識產權的保護、市場准入,以及消除產品歧視等方面。

薄克敏認為,美國希望通過推進TPP,接著和歐洲簽下類似的協定,然後告訴全世界,我們希望全球金融和貿易系統朝著這個方向邁進;而中國對此並不樂見,因為它有知識產權侵權問題,在本土化和產業化政策方面開倒車。因此,中國更樂於停留在融資和基礎設施、貿易和貨物這樣的水平,而不願強調服務。

美國貿易代表弗羅曼在周四的會議上將TPP稱作是為兩種未來提供的一個選項。他說,一種選擇是美國幫助領導全球貿易,並發起一場競相攀達全球高標準的競賽;另一種未來,則是美國坐視不管,任由標準下沉,而那將損及美國的世界影響力,導致全球貿易體系標準淪落,趨向封閉。

弗羅曼稱,TPP將從三個主要方面推動實現他所說的重振全球貿易秩序,即建立未來全球體系的規則;鞏固與全球貿易夥伴的關係;以及促進包容性發展,消除貧困,推動全球穩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