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多清廉:北京與透明國際各有說法

  • 齊之豐

國際透明組織發表2014年世界各國清廉印象指數報告

國際透明組織發表2014年世界各國清廉印象指數報告

總部設在德國柏林的國際透明組織發表2014年世界各國清廉印象指數報告顯示,中國的清廉印象指數比去年大幅下滑。中國外交部隨即對國際透明提強烈的批評。美國之音中文部記者齊之豐就此專訪國際透明美國分部資深政策主任丹尼爾杜蒂斯。下面是問答對話全文。

問:“根據透明國際發表的報告,中國的貪污腐敗狀況在過去一年戲劇性地惡化,儘管執政中國共產黨在過去的兩年對貪污腐敗進行了戲劇性的打擊。在你看來,中國到底出了甚麼問題?”

答:“首先讓我做一個小小的說明。透明國際組織的清廉印象指數測量的不是實際的貪污腐敗情況。實際的貪污腐敗情況是無法測量的。我們所測量的是大眾對貪污腐敗的印象。外界對中國的貪污腐敗的印象在過去的一年增加。我們看到在去年,中國由175個國家當中排名第80,降低到175個國家當中排名第100。

“為甚麼會有這种印象變化呢?我想,有好幾個原因。一個是,反貪污運動要”
“想真正獲得成功,就必須要通過一個不偏不倚的執法機構來進行,不能由一個政黨進行。大眾有一種印象,這就是中國的反貪運動中的“老虎”和“蒼蠅”受到打擊至少部分是基於政治利益的動機。習近平和其他中共成員的競爭者之所以被鎖定,是因為他們失寵了。

“我認為這凸顯出中國需要法治,需要不偏不倚、獨立的警察力量和司法體系來起訴這類案件,進行調查。中國還需要透明。在中國,很多案例大眾不清楚證據是甚麼,為甚麼某一個人被定罪。還有一些情況是,公民社會中反貪活動人士被起訴。

“把反貪當作當務之急總是好事。但這種事必須用正確的方法來做。”

問:“在過去的一年,中國把一些打出橫幅要求官員公示財產的人關進牢獄。透明國際對中國政府採取的這種劇烈的或戲劇性的措施有甚麼說法呢?”

答:“我們對此感到非常非常不安,我們反對監禁民間社會的反貪活動人士。這種做法顯然不是一個國家改善政府治理和反貪污的做法。令人非常非常不安的是,中國執政的共產黨看不到活躍獨立的公民社會的價值。

“顯然,這些反貪活動人士所提出的真實問題需要應對處理。兩年前,《紐約時報》的調查顯示,前總理溫家寶的家人聚斂了20億美元的資產。《紐約時報》去年進行的調查顯示,習近平國家主席的家人出售了上億美元的資產。

“中國這些反貪人士所提出的問題是,中國執政黨這些有權有勢的成員及其家人如何聚斂了如此雄厚的資產?這是非常非常正經的問題。一方面領導反貪污運動,另一方面你自己的家人又大有可能通過竊國政治聚斂大筆資產,這是非常虛偽的。”

問:“最後,要向你們表示祝賀,因為透明國際的報告從中國那里,從北京政府那里得到迅速的回應。請允許我朗讀一下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幾個小時之前的正式回應:

“‘中國政府反腐敗決心之大和成效之顯著有目共睹。你提到的2014年中國“清廉
印象指數”評分和排名與中國反腐敗取得舉世矚目成就的現實情況完全相背、嚴重 不符。中國反腐敗工作取得的明顯成效自有人民群眾的公正評價,不以透明國際‘清廉印象指數’為標準。透明國際作為一個在國際上有一定影響力的組織,應認真審視‘清廉印象指數’的客觀性、公正性。’

“你對中國的這一反應有甚麼評論?”

答:“我要以尊敬的態度表示不同意。我想我今天較早時候說過,你不能用監禁了多少人來測量你的反貪運動有多麼成功。測量反貪運動的成功,需要看反貪運動是否是由一個獨立的司法機構通過公平和不偏不倚的方式進行。中國顯然不是這種情況,

“我還要說的一件事情是,要是誰想知道透明國際的清廉印象指數是如何計算出來的,可以上我們的網站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org看個究竟。我們的計算是根據12個數據來源,這些數據都是來自獨立的機構。其中一個是世界銀行。而中國是世界銀行的成員。

“中國是世界銀行的成員,在世界銀行也有權力。透明國際的清廉印象指數的當中的一個指標就來自世界銀行。我想,一個應當問的問題是,中國批評一個機構,而它自己又是那個機構的成員。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不能確定。”

問:謝謝你接受採訪。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