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美國與產油國的三邊關係

  • 宋德成 紐約

中美能源三角關係座談會

中美能源三角關係座談會

紐約 - 中國的迅速崛起, 加大了對能源的需求, 使得中國需要盡一切力量去尋找能源資源。亞洲協會於日前邀請了幾名專家,就此向美國商界,特別是從事期貨(Commodity)投資的人士, 提出他們的看法。

長期關注這個問題的香港科技大學,環境及能源中心主任崔大偉(David Zweig)說, 能源問題所造成的三邊關係,指的就是美國、中國和出售能源的國家關係。美國作為一個大國與大多數的國家在政治、經濟和戰略上都有利害關係﹐這使得中國在採購的過程中,往往要考慮到這是否會影響到美國的利益。

*中國採購石油要考慮美國利益*

他說﹐美國將能源出口國分成三類,分別是“行為超出國際準則的”﹑ 中立的﹑美國盟友。 其中以“行為超出國際準則的” 如伊朗、委內瑞拉,蘇丹等國家最不容易處理。最典型的衝突是美國要求中國不要向伊朗採購石油,但中國表示很難照辦。
崔大偉 香港科技大學,環境及能源中心主任

崔大偉 香港科技大學,環境及能源中心主任


崔大偉引述了中方的回答說﹐某個國家要造核子彈,它們就會造,你無法阻止他們。

崔大偉說:“禁運不能使它停止。 所以有甚麼理由只是為了讓你們美國人高興, 我們就要放棄向一個我們的主要能源供應國採購?”

崔大偉說但是美國認為﹐作為一個負責任的大國,中國應與其他國家合作才能使對伊朗的禁運發揮效果。 中國從“行為超出國際準則的”國家所進口的石油, 2007年佔22%, 2010年時只佔17%, 這個數字多少也顯示對美國訴求的回應。

*伊朗問題最難解決*

喬治亞理工學院國際關係教授約翰.加弗(John W. Garver)則認為這些國家當中, 伊朗問題是最難解決的。
約翰.加弗 喬治亞理工學院國際關係教授

約翰.加弗 喬治亞理工學院國際關係教授


加弗說:“並不僅僅是只為了石油。 基本的觀念是中國的領導人認為﹐伊朗是那個地區的強權。”

加弗還說, 中國也許是希望與伊朗建立一種戰略關係, 以便發展出類似中國和巴基斯坦一樣穩定的關係。

*美國的盟友想與中國做生意*

他說﹐美國的盟邦﹐包括澳洲、加拿大、沙特阿拉伯等國家, 對與中國貿易往來也感興趣。美國對這些國家的態度也有所不同,例如鼓勵沙特阿拉伯多賣油給中國,以減少中國自伊朗的進口, 對澳洲則提出國防安全的警告。

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研究員徐小杰,在會上向美國人介紹了中國能源公司的形態。徐小杰表示這些能源公司大體上都是國營企業,但是決策權已經是越來越趨向於從商業層面來考慮。 中國在進入能源市場的領域較晚,因此與其他國家合作是一種趨勢, 也遭遇困難。
徐小杰 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研究員

徐小杰 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研究員


徐小杰舉加拿大為例說, 中國企業多次在併購加拿大公司的過程中遭到挫敗, 不過情況已經有所轉變。

徐小杰說:“這次中海油成功的購買加拿大的獨立石油公司叫 "Nexen" (尼克森)很成功啊!這個很成功的案例已經說明加拿大在能源多元化, 接受中國在加拿大的投資,這是非常好的一個例子。”

他說﹐中海油在加拿大的這項投資,不僅建立了互利的商業模型,而且對當地作了很多承諾, 也給當地民眾提供不少就業機會。

*中澳並非戰略夥伴*

香港城市大學亞洲和國際關係助理教授唐寧思 (Nicholas Thomas)說,澳洲的主要輸出品是礦產和能源,這種供需關係, 從1994年起,中澳間的貿易迅速成長。,
唐寧思 香港城市大學亞洲和國國際關係助理教授

唐寧思 香港城市大學亞洲和國國際關係助理教授


唐寧思說:“所以雙方關係是很深的,但澳洲人也將自己分成兩個層面,經濟合作肯定,戰略夥伴則是否定的。”

他說﹐中澳間的能源貿易能維持多久,不是澳洲方面能決定的﹔這取決於中國方面的需要﹐和有沒有其他國家取代澳洲。

有出席的美國人提問, 為什麼不向中立的國家購買, 避免三方面為難?

幾名專家一致認為﹐石油是戰略物資, 買賣雙方都會考慮到戰略利益, 而且隨著美國依賴進口石油減少, 中美間因能源問題而起衝突的可能性很低。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