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日本澳大利亞三邊合作維護亞太秩序


美國外交政策全國委員會舉行美國、日本、澳大利亞安全合作討論會,左起,前美國國務院亞太副助卿李維亞、邁克德維特、澳大利亞國立大學國家安全學院院長洛伊梅德考夫、日本東京防衛大學教授山口升(美國之音方冰拍攝)

美國、日本、澳大利亞三國專家在紐約表示,面對中國在亞太地區的崛起,尤其是與周邊國家在南中國海主權聲索上的競爭,三國對包括航海自由、公海法治,以及美國在該地區扮演角色等問題高度關注,同時認為,這種狀況也給了三國在該地區加強合作、維護地區既有秩序的機遇。

奧巴馬政府時期在航海自由問題上作出的明確政策立場聲明是“美國將在國際法允許的任何地區飛行、航行及活動”。

美國海軍分析中心資深研究員、布殊政府國防部東亞政策辦公室主任麥克邁克德維特說,“這不僅是明確的政策聲明,也是明確的意向聲明,意味著我們要做、要繼續做,這是美國如何處理海洋問題的非常強硬的聲明。這是因南中國海問題而起,但是適用於全球。”

*海事合作的首要任務是恪守《海洋法》*

邁克德維特說,國際海事合作的首要任務就是恪守《海洋法》。他說,美國雖然還未批准這一國際法,“但里根總統說了,我們沒有批准,但我們會遵守。隨著時間推移,這已經成為習慣國際法,美國的政治家認為,美國遵守習慣國際法。 ”

邁克德維特指出,必須了解國際法高於國內法。 “但中國不這麼認為,他們認為國內法高於國際法。中國可以通過有關海洋的國內法,然後讓海岸執法當局實行,不顧其是否與《海洋法》一致。”

他指責中國是《海洋法》的嚴重違反者。 “去年7月海牙就菲律賓控告中國案作出裁決,中國說,這是廢紙一張,只配扔進字紙簍。”

他呼籲美日澳三國的公共外交必須繼續強調對中國有約束力的國際法的支持。他說, “如果美日澳三國都發表類似聲明,就能為三國提供進行海事合作的基礎框架。”

*澳大利亞反對中國的填海造島行動*

澳大利亞外長畢曉普星期四表示,澳大利亞反對中國在有爭議的南中國海的填海和造島活動。她說:“澳大利亞在南中國海問題上的立場是始終一貫的,我們不是聲索國,但我們認為,聲索國必須通過國際法來解決分歧。”

畢曉普認為,海牙仲裁庭對菲律賓控告中國對南中國海九段線申訴的裁決,是解決海洋爭端的明確見解。她表示,澳大利亞在南中國海有深刻利益,將繼續行使在那裡的航海和飛行自由。

澳大利亞不僅是美國在亞洲的主要盟國之一,同時也與中國有著愈來愈密切的經貿關係。紐約時報說,中國是澳大利亞最大的市場,吸納澳大利亞30%以上的出口,澳大利亞對中國的銷售額是對美國的5倍。

澳大利亞國立大學國家安全學院院長洛伊梅德考夫認為,澳大利亞在海事爭端上遵循三大原則:國際法、不使用武力解決分歧、大小國權利平等;在強調平衡中國崛起的同時,也重視管理美國介入該地區的不確定性。

*澳大利亞呼籲將中國納入區域秩序中*

他強調在美日澳對穩定區域秩序作出的努力中,也包括了呼籲將中國納入區域秩序中來,“這不是要對中國進行圍堵,和對中國在區域中日益增長作用予以否認,而是確實要把中國納入到我們已經建立起來的區域秩序中來。”

據報導川普總統上台後與澳大利亞總理馬爾科姆特恩布爾通電話,就奧巴馬任內達成的美澳難民協議發生爭執。雖然之後川普政府已經承諾要履行前任達成的協議。

美國有輿論擔心,澳大利亞跟中國緊密的經貿關係是否會影響其與美國在軍事領域更緊密合作的能力。梅德考夫說,對美澳關係的擔憂某種程度上有些誇張。

他說:“與美國、日本及其它國家建立更密切的關係,以及將中國納入地區執秩序的策略,最終是個政治決定。我不認為與中國密切的經濟關係會影響澳大利亞對地區安全的立場。 ”

他同時認為,“雖然川普政府眼下對該地區的政策有不確定性,但從長遠看,澳大利亞與美國對這個區域的立場還是非常接近的。因此對兩國關係的擔憂某種程度上有些誇張。”

據報導,美國副總統彭斯計劃下月訪問日本、印尼和澳大利亞。很多亞洲國家對川普政府從奧巴馬重返亞洲政策上後退表示關切,彭斯的亞洲行就是在這種背景下展開的。

*日本派最大軍艦巡航南中國海*

美國海軍分析中心資深研究員邁克德維特說,當談論美日澳在軍事領域安全合作時,現在已不再是抽象概念而是實際行動了,“美日澳三國實際上都遵循相同路徑圖,三國對海域穩定都有廣泛利益,都認同航行自由,並對航行自由有著相同的解釋。”

他說,在軍事領域的安全合作方面,因日本的和平憲法美國無法依靠日本的情況已經改變,“2014年他們作出決定,日本可以行使集體自衛權了。決定說,日本可以使用武力保衛一個受到攻擊、會使日本受到威脅的國家。這意味著日本可以同澳大利亞、美國,或其它國家建立起某種軍事上的諒解。”

據報導,日本計劃派遣型似航空母艦的直升機護衛艦“出雲號”,從5月開始在南中國海進行為期三個月的巡航。據報導,出雲號還將與印度和美國一起在印度洋進行海軍聯合軍事演習。

前美國國務院亞太副助卿李維亞認為,日本此舉將展示其對航行自由和維護其在南中國海利益的決心。北京方面還未對此作出正式反應。

李維亞認為,這一行動有可能會對日中關係產生負面影響,並猜測日本在南中國海活動的增加可能是為了改變東中國海的態勢,即對中國在東中國海有爭議的尖閣列島(中國稱釣魚島)騷擾活動的一種報復。

但日本自衛隊退役中將、現任日本東京防衛大學教授的山口升對這種猜測加以否認,他認為日本在南中國海活動的增加是為了增強與東南亞國家的關係。 “進行能力建設。日本同東南亞海岸國家合作,像印尼、菲律賓、越南,我們為他們提供了海岸船艦和政策研究方面的教育。”

山口升表示,日本是個海洋島嶼國家,7000多島嶼中4000多有人居住;南中國海在經濟上對日本極為重要,因為日本在能源等其它資源方面對進口的依賴愈來愈重。

*美國希望中國按照現有規則行事*

中國在南中國海的填海建設行動是其海上絲綢之路大戰略的組成部分。打上了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印記的“一帶一路”中的“一路”,即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意在通過越南、馬來西亞、斯里蘭卡、印度、南非、希臘、意大利,打造一條同東南亞、南亞、中東、北非及歐洲各國的經濟合作海上通道。

邁克德維特說,中國的計劃引起了澳大利亞、印度對安全問題的擔憂,但他認為,海上絲綢之路基本是個經濟項目。

梅德考夫不同意這種看法。他認為,中國正加強在印度洋的存在,幾個星期前中國海軍在印度洋進行軍事演習, “我確實認為有必要看到中國在印度洋的存在超越了經濟範疇。我們必須趁還有時間維持印度洋周邊國家信任的時候,找到一個多邊接觸的方式。”

但據海峽時報報導,其實中國更感興趣的可能不是經過東南亞的海路,而是通過西部陸路通道來保護自己的戰略利益,也就是習近平“一帶一路”的“一帶”部分的政策項目。 “因為在控制東南亞上加倍發力仍使中國處於該地區混亂和國際競爭中的弱勢地位。”

邁克德維特表示,美國與中國經濟上互相交織的關係使得美國對中國實行圍堵在政治上已經變得不可能。 “美國一方面告訴其亞洲盟友,我們不會離開亞洲;另一方面美國一直告訴中國,我們希望你成為我們中的一員,但我們不希望你來建立自己的規則,我們希望你根據我們的規則行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