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紐約的亞洲協會本星期就川普新政府在亞洲面臨的新挑戰與機遇舉行討論會。美中關係名列數項議題之首。有專家認為,與中國對抗不應成為美國的策略;但也有專家指出,為調整當前緊張的雙邊關係,使用對抗策略也可能產生好結果。

擔任討論會主持人的亞洲協會政策研究所主席、前澳大利亞總理陸克文說,美中關係擺在桌面的議題很多,但如果川普總統挑戰“一中政策”,那麼其它所有問題就都沒有機會了。

*陸克文:一中政策不可討論*

陸克文認為,川普總統之前與台灣總統蔡英文通電話,以及之後在推特上的言論,嚴重挑戰了美國數屆政府數十年來承認的“一個中國”政策。
陸克文說,美中關係中諸如貿易、匯率、北韓、南中國海、台灣等問題,“我的觀察是,都有空間進行討論、談判,並取得進展。首先是匯率,也許還有投資,一定有北韓核項目問題,還有如何穩定南中國海。但關鍵是, 如果你把一個中國政策放到談判桌上來,也許我們發現,桌面上可以討論的問題就都沒了。”

但有與會者指出,美中關係陷於緊張並非始於川普總統。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上台後實行的一系列嚴控限制政策,尤其是最近通過的限制外國NGO和外國企業的法規,使得兩國關係雪上加霜。

*美國在華NGO和企業處境日益艱難*

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中國項目副主任甘思德 (美國之音章真拍攝)
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中國項目副主任甘思德 (美國之音章真拍攝)

甘思德是美國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費和中國研究項目副主任和中國商業和政治經濟項目主任。他剛從中國訪問歸來。他說,許多在華美國NGO和企業界人士都很擔憂,“不光因為川普政府,也因為中國新的外國NGO管理法。”

亞洲協會美中關係中心主任夏偉說,在美中兩國政府陷於關係緊張的情況下,公民社會的互動、民間文化交流顯得特別重要。但是“我要問的是我們怎麼進行互動?最終我們遇到了令人琢磨不透的問題,與中國接觸是美國實行了數十年的對華政策,如果我們無法進行接觸,那我們的政策是甚麼?現在我們沒有答案。這是我的問題。”

*關鍵是中國如何解讀川普*

甘思德說,“現在的基本情況是,美國在華企業和NGO的日子會變得愈來愈難。問題是會難到甚麼程度?”他認為,這關鍵取決於中國如何解讀川普美中關係的總體想法是甚麼。 “如果他們認為川普政府施壓是為了達成交易,但美國最終希望一個穩定與合作的雙邊關係,那我認為這會是個短期折磨。”

但甘思德說,如果中國認為,川普政府在台灣、南中國海、貿易等問題上的施壓是美國的既定目標,認為崛起的中國是對美國的威脅,突破了雙邊關係的底線,“那我認為,美國企業和其他人員在中國將面臨更加艱難的處境,而且無法預測會難到甚麼程度。”

*麥艾文:與中國對抗不可行*

歐亞集團負責亞洲事務的執行董事麥艾文,曾任奧巴馬總統的特別助理、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亞洲事務高級主任。他反對對中國採取對抗策略。他認為,新任國務卿蒂勒森提出的以對抗方式解決南中國海的方案是不可行的。

麥艾文說,國務卿蒂勒森在參院確認聽證會上提出解決南中國海方案,實際上是劃了一條紅線。就是美國將通過禁止中國進入七個人造島礁來與中國進行對抗,“這是非常非常危險的方案。因為下一個問題是,你準備如何落實?你封鎖這七個人造島礁嗎?顯然這會冒動武的風險。”

麥艾文強調,“與中國對抗不應成為美國的策略。因為在亞洲,沒有哪個國家希望中國稱霸,沒有哪個國家願意必須在美中之間選邊,而與中國在南中國海發生戰爭的可能性將使美國在該地區的影響力下降。”

*甘思德:對抗可以產生好結果*

但甘思德不同意麥艾文的觀點。他認為,為了一個健康的雙邊關係,對抗策略不是不能使用。

甘思德說:中國偏離了美國期待通過接觸在經濟和戰略想要達成目標的路徑,“所以我們需要(對雙邊關係)稍稍降溫,但同時向中國顯示,施壓並非最終目的,美國也不是不能與一個強大的中國共存。”

他指出,“問題不是我們能否使用對抗策略,而是我們能否示意甚麼是我們對華政策的最終目標。為此,我們確實需要讓美國在亞洲地區的盟友和其它國家了解,現在是一個調整階段,最終會有很好的結果。”

甘思德不認為川普政府一開始對美中關係就很清楚,“內部對此一定有很多不同看法。因此,現在是人們給他們提建議的好時候。”

*夏偉:川習應盡快會晤*

夏偉說,他想對川普總統提的建議是,“你以善於達成交易著名,你應該打電話給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告訴他希望跟他在陽光之鄉會晤。談三件事,第一,就北韓核問題達成交易;第二,搞清楚在一中政策上你能同意的有多少;第三,美中貿易投資的最大問題是不公平,你必須跟習主席找到一個解決的方案。”

Tupelo 資產管理公司執行長王周克璐 (美國之音章真拍攝)
Tupelo 資產管理公司執行長王周克璐 (美國之音章真拍攝)

紐約Tupelo資產管理公司執行長、亞洲協會受託管理人王周克璐對麥艾文批評國務卿蒂勒森也提出了不同看法。她認為,蒂勒森有著典型的川普政府行事風格,“總是先把價碼提得比自己的期望更高,他總是以這樣的方式來開始談判的。”

*王周克璐:給習近平一個當世界領袖的機會*

另外,王周克璐認為,川普總統有時語出驚人,但變得也快。他“從來不怕從自己的紅線上後退,也不會感到尷尬。隔天他會說,我原本不是這個意思。所以我們不要把他說過的每句話太當真。”

同時王周克璐認為,給中國一個當世界領袖的機會未必不是好事。她說,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看到了美國離開(環境問題)後留下的真空,他抓住這個巨大機遇,表現出政治家意識,這也許會使中國變得更負責任。 “把門關起來,他會更加挑釁;開門迎接他,他可能會表現出政治家風度。我想,習近平可以體驗一下沒有美國牽頭的世界領袖,可能會使中國更多些理性。”

亞洲協會的討論會還討論了TPP、北韓核武、恐怖主義、伊朗核協議問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