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退出TPP 並非意味著退出亞洲

  • 斯洋

中國天津港的一艘貨輪(資料圖片)

中國天津港的一艘貨輪(資料圖片)

美國當選總統川普星期一(11月21日)說,他上任第一天將正式宣布美國退出《跨太平洋貿易夥伴協定》(TPP)。很多人,包括美國總統奧巴馬曾表示,美國退出TPP,意味著美國把為21世紀書寫貿易規則的機會拱手讓給了中國。但有分析人士指出,美國退出TPP ,並不意味著美國在經濟上退出亞太,不過,美國在亞洲盟友中的信譽會大打折扣。

川普星期一在YouTube上公佈視頻講話,闡述他上任一百天的政策計劃。作為“美國優先“策略”的一部分,他將宣布美國退出TPP。 他還說TPP對美國是潛在的災難。川普說:“我們將用更為公平的雙邊貿易協定取而代之,把就業機會與企業帶回美國。在競選期間,川普就曾多次表示,要退出TPP,而這卻是現任總統奧巴馬極為珍視的政治遺產。

奧巴馬:美國退出TPP會讓中國佔上風

關於美國加入TPP的利好,奧巴馬總統5月份在《華盛頓郵報》上的一篇文章中這樣表述:

“亞太地區蘊藏著最大的貿易機會……這一地區日益增加的貿易,對美國企業和工人來說是一項很大的福祉, 而且還能讓我們在和經濟競爭對手的較量中佔據上風,包括這些日子以來我們在競選過程中經常聽到的一個名字: 中國。”

他說, TPP會讓美國而不是中國,領導21世紀的全球貿易。

TPP是12個環太平洋國家(美國、日本、馬來西亞、越南、新加坡、汶萊、澳大利亞、新西蘭、加拿大、墨西哥、智利和秘魯)歷時7年達成的一個協定。2016年2月正式簽約。據稱,TPP為勞動力、環境和知識產權制定了“黃金標準”。

柯海瑞:美國退出TPP並非代表退出亞洲

然而,根據媒體報導,這個利好,隨著川普決定退出TPP,似乎已經被這位當選總統拱手讓給中國了。不過,華盛頓的貿易專家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美國退出TPP,並不意味著退出亞洲的貿易和投資。

美國智庫新美國安全中心的亞太項目的副研究員柯海瑞(Harry Kerjsa)說:

“美國在亞洲有巨大的貿易和投資,這是不會消失的,只是他們不會因為TPP的存在而增長或是改變。 亞洲的發展態勢,吸引奧巴馬政府達成TPP的態勢也繼續存在。無論是經濟還是戰略上, 亞太地區已經越來越是全球的重心。美國會繼續與亞洲保持接觸,即便是對貿易抱懷疑態度的川普政府,只是不再以TPP這個工具,而是一串小型和有針對性的目 標更明確的工具。”

柯海瑞承認, 要達成這樣的目標,美國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他還認為,好的雙邊貿易協定,也會為亞洲帶來貿易準則和規則的改變。

史劍道:中國並不一定會獲益

在川普宣布美國放棄TPP之前, 一些亞洲國家已經表示可能會轉向中國主導的貿易體系。一直以來都在力推TPP談判進程的新加坡總理李顯龍不久前呼籲,亞太相關國家不妨支持中國主導或力推的區域貿易體係與倡議,“總有其他方式能推動亞太地區的自由貿易進程。”

李顯龍所說的“其他推動亞太自由貿易進程”的方式是指“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亞太自貿區”(FTAAP)。

RCEP由東盟十國發起,邀請中國、日本、南韓、澳大利亞、新西蘭、印度共同參加。它的目的是通過削減關稅及非關稅壁壘,建立16國統一市場的自由貿易協定。一旦談成,RCEP將涵蓋約35億人口,GDP總和將達23萬億美元,佔全球總量的1/3。

FTAAP 2004年由加拿大提出,但直到在中國北京舉行的亞太經合組織(APEC)第22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上,才成為推動區域經濟一體化的一個主要議題。

李顯龍的提議得到了包括越南、馬來西亞等其他TPP成員的讚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參加剛剛結束的秘魯APEC峰會上也表示, 如果TPP失敗, 將改投北京主導的RCEP。

雖然有媒體分析, 美國退出TPP,可能會加速RCEP的進程,但是,美國智庫美國企業研究所的亞洲經濟學家史劍道(Derek Scissors)說,他不認為中國能從美國撤銷TPP的舉動中獲得多少實質性的利益,而且由於中國的貿易協定從來都不是真正的自由貿易協定,因而對於改 變亞洲的經濟於事無補。

史劍道在給美國之音的電子郵件中寫道:“中國的貿易機會與以前一樣多,有關TPP的一切也沒有阻止中國的貿易。問題是北京 會不會向它的伙伴們提供更好的貿易條件。從這個方面來說,中國的貿易協議(真正的自由貿易協定)一直比較弱,對台灣和香港除外。如果北京真正的願意更加開 放,那麼中國會有更多的機會, 但是,我懷疑他們會這麼做。”

他說,美國放棄TPP對美國的經濟並沒有太大影響,美國從TPP中獲得的經濟利益並不太大。

卡勒:美國的信譽和影響力受損

邁爾斯·卡勒(Miles Kahler)是美國外交關係協會全球治理高級研究員,也是美國美利堅大學的教授。他承認,TPP的影響對美國是中長期的,TPP,包括任何一個貿易協定都會傷害一定的人群,但是,他強調說,美國退出TPP的影響,更多是戰略層面的。因為TPP不只是一個貿易協定,而是對亞洲盟友的承諾和保障,是一個像徵。

卡勒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不管我們將來做什麼,即便是川普政府後來在軍事和戰略上做出其他的保證, 美國也是缺少了致力於亞洲地區和平與繁榮的政治和經濟象徵。”

川普的亞太高級顧問曾經撰文批評奧巴馬政府的“亞洲再平衡”戰略太軟弱,川普政府將以“以力量促和平”的新戰略來向亞洲盟友做出保證,美國會繼續留在亞洲。但是,卡勒說,一個側重軍事力量的戰略肯定會讓亞洲的崛起的力量中國更相信美國是在“遏制”中國,有可能引髮美中之間更多的衝突。

關於美國放棄TPP將給亞洲盟友帶來的傷害,新加坡總理李顯龍今年8月在訪問美國時的表述特別有代表性。李顯龍當時警告說,參與TPP談判的每個成員國都克服了本國的某些政治障礙和敏感因素,付出了一些政治代價才促成協議達成,“假若最後新娘沒有來到(婚禮)現場,我相信大家都會感到非常受傷害。”

美國國務卿克里9月份也曾警告,如果美國不能批准TPP,美國的領導力會受損。他說:“長期看來,這是美國單方面放棄政治影響力和權力。”

澳大利亞新南威爾士大學的政治學教授卡爾·塞耶(Carl Thayer)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川普的舉動可能會損害美國與亞洲關鍵盟友和夥伴的關係, 特別是同日本、澳大利亞和越南的關係。

塞耶說: “這意味著澳大利亞總理馬爾科姆·特恩布爾(Malcolm Turnbull)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懇求被忽略,雖然特恩布爾認為,有可能會重新談判。”

為了推動TPP進程,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據稱是違反外交常態,提前會晤了川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