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TPP 到底會如何影響美國的就業和經濟?

  • 斯洋

圖為中國上海一個港口附近的叉車正在搬運集裝箱資料照。

圖為中國上海一個港口附近的叉車正在搬運集裝箱資料照。

美國當選總統川普不久前宣布,上任的第一天將宣布撤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另外,川普的“美國優先”原則,也讓外界擔心,美國會從此走上貿易保護主義和孤立主義的道路。那麼,他到底為什麼要反對TPP , TPP究竟是怎樣一個協議?到底對美國的就業和經濟有多大的影響?

自由貿易導緻美國製造業和就業機會大量流逝

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川普在2016年的大選中勝出後,華盛頓支持貿易的精英們舉行了多次研討會,想了解究竟是什麼原因讓川普獲得了勝利。

吉爾·艾爾普(Jill Alper)是美國一家競選團體Dewey Square Group的負責人,她曾幫助多位總統參選人管理競選事務。她來自美國中西部的密西根州。密西根以汽車產業為支柱,有大量的汽車工人居住於此。在2016年的大選中, 密西根州24年來首次倒戈,支持共和黨候選人川普。

艾爾普在大選之後華盛頓的一個有關貿易和TPP的未來研討會上談到川普的勝利和他的支持者:

“我覺得這和怨氣有關,和他(川普)在他們當中引起的共鳴有關。他們沒法期待能像自己的祖父輩一樣獲得一種堅實的中產階級的生活方式。他們擔心自己的養老金,擔心汽車業的未來,擔心他們手裡的美元不能像過去那樣買那麼多的東西。”

密西根僅僅是美國中西部“鐵鏽地帶”因貿易全球化而受到影響的一個代表。華盛頓的政治精英們在不少的場合已經表示,“鐵鏽地帶”失業的工人們反對自由貿易有合理的理由。

美國麻省理工大學經濟學教授戴維·奧托(David Autor)主要研究中國對美國經濟的影響, 他在一篇為TPP辯護的文章中也曾承認:

“自2000年以來,美國失去500萬個製造業工作。在生產服裝、鞋類、家具、家用電器、玩具和體育用品的地區,你會看到工廠關閉、工人失業,而上述行業都是中國取得了爆炸式增長的領域。”

當選總統川普在競選中就批評,2012年簽訂的《美韓自貿協定》一項就導緻美國流失了近10萬份就業機會。

雖然美國經濟學家們指出,美國的就業機會的流失並不完全是貿易造成的,比如,科技的發展,自動化也讓那些沒有大學學歷的人失去了就業的機會。但是,自由貿易和追求更高層貨物和服務貿易自由化的TPP還是成了大選的焦點,抨擊全球化和自由貿易的川普最終勝出。放棄TPP顯然是川普在兌現對選民們的承諾。

TPP 究竟是什麼樣的一個協定呢?

TPP是12個環太平洋國家歷時7年達成的一個協定。2016年2月正式簽約,但是需要各國立法機構的批准。這12個國家是美國、日本、馬來西亞、越南、新加坡、汶萊、澳大利亞、新西蘭、加拿大、墨西哥、智利和秘魯。

TPP在貨物貿易方面追求零關稅,高於WTO的標準和要求。TPP的最大亮點是服務貿易,TPP對知識產權、勞動、環境等製定一些保護性原則,這些規則被奧巴馬政府稱為是世界貿易的“黃金標準”。另外TPP還涉及到WTO未提到的或是標準較低的新規則。這類規則包括跨境服務、跨境電子商務,以及針對政府的行為,國有企業、政府採購、透明和反腐敗。

零關稅基本上已經存在,TPP 並不能為美國打造更大的出口市場

美國智庫美國企業研究所亞太經濟學家史劍道(Derek Scissors)曾經對TPP的條款逐一進行了評分, 他說,由於TPP條款本身存在嚴重的問題,單純從經濟角度來說,TPP對促進美國的經濟作用不大。

他給TPP條款中的保護知識產權條款和促進美國農產品出口的條款打出了B+的成績。但是,他認為,即便是在美國農產品貿易方面,這個好處也是有限的。

他在一份研究文章中分析道,因為即便是沒有TPP,美國已經與TPP成員國中澳大利亞、加拿大、智利、墨西哥和新加坡有雙邊自由貿易協定,TPP的條款與雙邊自貿協定條款基本一致,而這些條約都有一定的限額的限制。唯一不同的是TPP幫助打開了幾乎封閉的日本市場。

麻省理工大學經濟學教授奧託也表示,由於美國與上述幾國的雙邊自貿協定的存在,再加上世界貿易組織(WTO),WTO已經將成員國之間的關稅降低到2%左右,因此,對美國的製造業來說,他們面臨來自進口產品的挑戰不會因為TPP增加更多。

不過,奧特並不是支持放棄TPP。他的論點是,放棄TPP不會改變美國製造商面臨的競爭,他特別提到,放棄TPP並不會改善美國的就業機會,相反,還可能還放棄了對美國有利的條款。

不過,據報導,川普是打算採取一些稅收優惠政策,讓生產iphone的蘋果等一些大公司把生產留在美國。

TPP 的勞動、環境條款最終可能會讓美國工人獲利

雖然有學者認為,由於TPP成員國中大部分國家的工人比美國工人窮困,而且他們的產品是勞動密集型的,因此,TPP的批准 只會讓美國的中產階級更糟糕,但是,美國大西洋學會的學者阿拉娜·薩繆爾斯(Alana Samuels)撰文指出,TPP中有關勞動和環境的規定,本來是可以讓美國的工人更具競爭力的。

她在文章中寫道:“TPP 本來為其他國家製定了更加嚴格的勞動和環境法,這樣可以讓其他國家的勞動力成本上升,從而讓美國的工人們更具競爭力的, 總而言之,川普撤銷TPP本來是試圖保護美國工人,但是減少了美國公司在本國創造就業機會的動力。”

雖然TPP的勞動和環境標準是強制性的,但是也有批評人士擔心,這些條款無法得到真正的履行,因此,對美國工人的利好影響還是不大。

TPP 知識產權保護條款保護了美國的大公司

幾乎所有的人,無論是TPP的反對者還是TPP的支持者都承認,TPP通過保護知識產權,保護的是美國公司特別是大公司的利益。

美國企業研究所的史劍道認為,TPP中保護知識產權的條款應該有利於美國。他在文章中寫道,保護知識產權就是保護創新。而對美國經濟來說,創新不僅體現在高科技和大公司中,甚至體現在基本的製造業進程中,在組織設計中以及數以百萬計的美國工人個體中,創新體現在美國經濟的方方面面。

支持TPP的麻省理工學院教授奧特說,美國在科技方面有著巨大的領先地位,奧巴馬政府在TPP的條款中成功納入對知識產權的保護,對美國的貿易來說是一個重大的促進。

也正因為這個條款以及相關的金融服務條款,很多人認為TPP最大受益人群將是以西海岸矽谷為代表的高新技術產業和華爾街的金融家們。

TPP 的戰略意義更加重大

不過,對支持TPP的美國人來說,他們在TPP問題上的共識更是來自TPP的戰略意義。奧巴馬政府就毫不諱言,美國參與TPP是要為21世紀的貿易制定規則,並防止中國成為新的規則制定者。美國美利堅大學教授邁爾斯·卡勒(Miles Kahler)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TPP對美國在亞洲的盟友來說,是美國的承諾和保障的一種象徵。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