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曾資助境外藏人“消滅”達賴喇嘛


次扎喇嘛接受美國之音藏語組專訪。

次扎喇嘛接受美國之音藏語組專訪。

身居海外的前國際多杰雄登協會官員次扎喇嘛(Lama Tseta)近日在接受美國之音藏語組專訪時稱,中國的統戰部門和情報部門自上世紀90年代末開始就一直在資助並指使印度德里的雄登協會僧人發動“危機達賴生命安全”以及破壞西藏流亡政府團結的政治活動。次扎喇嘛還指稱,中共官員朱維群曾對德里雄登協會的領導者說應該“消滅”達賴喇嘛。

*境外反達賴喇嘛的藏人群體*

多杰雄登(Dorje Shugden)是藏傳佛教格魯派一些信徒尊奉的金剛護法神,這個教派歷來爭議不少,第十四世達賴喇嘛在1996年對該信仰頒佈了禁令。在達賴喇嘛出席的眾多公眾場合,也不乏多杰雄登信仰追隨者舉牌抗議的場景。中國網站曾利用這些照片說,流亡藏人中間也有反對達賴喇嘛的。

流亡藏人社區中一些青年因多杰雄登信仰而聚集起來,他們被成為“雄天宗”。

如今,曾參與多杰雄登社區活動的高僧次扎喇嘛說,那些達賴喇嘛的反對者得到了中國統戰和情報部門的指示和資助。

今年42歲、現居美國的次扎喇嘛說,他在16歲時逃往印度,在之後的多年間,他接觸到了雄登信仰,並在1999年被選為當地雄登社區的領袖,接觸該組織高層領導人,了解了很多“秘密”。

*中共出錢控制雄登協會*

在接受美國之音藏語組專訪時,次扎喇嘛表示中國的統戰和情報部門在1997年開始與德里的多杰雄登協會接觸,並在之後一直資助並指使這一團體組織並發動打擊達賴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的活動。

他說: “當西藏失去自由、西藏社會處在高壓之下時,中國政府抓住機會把多杰雄登信仰的問題,當作最好的武器來散佈反達賴喇嘛的信息,並瓦解分化藏人社會。他們(中國方面)就在利用國際多杰雄登協會這些人,這些壞分子。他們不惜重金組織這些旅行。”

次扎喇嘛告訴美國之音,包括他在內的幾人作為國際多杰雄登協會的代表,在該組織最高領袖剛堅喇嘛(Gangchen Lama)的安排下,多次前往尼泊爾與中國高層情報官員會面。據他表示,負責與雄登協會來往的正是中共中央統戰部。

他說: “國際雄登協會告訴中國政府,兩萬名流亡的追隨者想要回到中國,而中方回覆說,‘你們的人待在國外對中國好處更大’,並且中方會給雄登信仰追隨者提供他們可能需要的任何幫助。”

據次扎喇嘛表示,從雙方接觸達成協議後,中國政府就開始給印度國際多杰雄登協會提供資金並下達指示。該組織多人都以正式或非正式的形式到訪中國,住宿五星級酒店,費用全部由中國政府支付。他說,除了資助組織外,中國政府還直接送錢給個人,包括他本人。

*朱維群指示消滅達賴喇嘛*

對次扎喇嘛而言,與中國政府合作的其組織也讓他失望。

他說: “雄登信仰對於這些人來說也只是托辭,實際上他們已經陷落在中國的影響下,來破壞藏人的團結,中傷以及危害達賴喇嘛尊者的人身安全。”

次扎喇嘛2004在北京同剛堅喇嘛和協會二號人物貢確監贊(Kunchok Gyaltsen)一道與時任統戰部副部長的朱維群會面。他說,朱維群通過當時的翻譯、現任統戰部副部長的斯塔(Sithar)指示他們“消滅”達賴喇嘛。他說,朱維群不是在說‘消滅’達賴喇嘛的影響或勢力,而是要他們幹掉達賴喇嘛。

他說:“‘消滅’的意思很清楚,是指刺殺達賴喇嘛。”

次扎喇嘛說,此後的2005年間,朱維群前往尼泊爾,在五天的行程中他與次扎喇嘛等人四次會面,每次長達兩到三小時。

他說: “那一次,朱維群說在動手消滅達賴喇嘛前,可以做另外兩件事:首先,去法庭對達賴喇嘛提起訴訟;第二,抗議達賴喇嘛,並將雄登信仰問題作為人權事件向人權組織請願。”

次扎喇嘛說,朱維群告訴雄登協會的人們,如果他們能夠成功,那麼“陽光就會普照他們”。這兩件事都在2008年起開始實施。

“這一切的背後都是中國政府,”他說。

*朱維群稱達賴喇嘛造謠*

次扎喇嘛對美國之音表示,在看到國際多杰雄登協會的唯一目標就是破壞人們對達賴喇嘛的尊敬以及西藏流亡政府的名聲,關乎政治而不是關乎信仰,他感到很悲傷,並意識到這是一個錯誤的選擇,於是在2008年與該組織切斷一些關係。

朱維群1998年任中共統戰部副部長,2006年升任統戰部常務副部長,現任全國政協民族宗教委主任。

美國之音記者試圖就次扎喇嘛的這番話向朱維群求證,目前還沒有得到正式回覆。他的秘書轉述他的話稱,達賴喇嘛是一個造謠機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