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引渡居倫要先過美國法院這一關


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的支持者在安卡拉一場支持政府的集會中揮舞土耳其國旗並高舉穆斯林神職人員法圖拉•葛蘭的圖片,圖片上寫著“政變者,叛國賊”。

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的支持者在安卡拉一場支持政府的集會中揮舞土耳其國旗並高舉穆斯林神職人員法圖拉•葛蘭的圖片,圖片上寫著“政變者,叛國賊”。

如果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寄希望於美國能夠很快將他的老對手費特胡拉•居倫從賓夕法尼亞鄉村秘密帶回土耳其,並且讓居倫因被指控密謀策劃上週那場針對埃爾多安政府的被挫敗的政變接受審判,那他只能失望了。

埃爾多安指控居倫從他位於美國賓夕法尼亞州賽勒斯堡(Saylorsburg)的住處策劃了上週五的政變,並且圖謀刺殺埃爾多安。居倫是一名土耳其的神職人員,此前曾是埃爾多安的政治盟友,兩人於2013年分道揚鑣。

土耳其總理耶爾德勒姆週二表示,在美國國務卿約翰•克里表達了華盛頓想要能證明居倫是這場被挫敗的政變幕後的策劃者的確鑿證據而不是指控之後,土耳其已經將居倫參與政變的證據送交了美國政府。

但即使美國認為有足夠的證據引渡居倫,完成引渡程序即使不需要幾年的時間,也需要許多個月。引渡居倫一事讓土耳其與美國原本已經緊張的關係進一步動盪。兩國是長期的北約盟友,目前正在敘利亞和伊拉克共同進行打擊“伊斯蘭國”的軍事行動。

密切關注土耳其局勢發展的大西洋理事會高級常駐研究員阿隆•斯坦恩說:“我認為引渡居倫事件會使土耳其和美國本就已經緊張的關係進一步惡化,引發民眾的反美情緒。他們說美國'支持恐怖主義'。”

1979年引渡協議

引渡居倫的要求將依照美國與土耳其1979年簽署的一項協議進行裁定。美國與100多個國家已經簽署了引渡協議。

協議中明確規定了提出正式引渡請求所需出具的內容以及引渡溝通的渠道。居倫已經被指控但未被宣判有罪,在這種情況下,土耳其方面需要出具逮捕令、案件事實陳述以及犯罪證據。還必須有證據顯示,他據稱在土耳其犯下的罪行根據美國的法律也是可以起訴的。此外,土耳其還必須提供審判嫌疑人所依據的法律條款。

土耳其究竟將什麼書面材料交給了華盛頓尚不得而知,但似乎不是“暫時逮捕或拘留”令。憑藉這一逮捕或拘留令,土耳其可以要求美國逮捕並拘押居倫,拘押時限多達六十天。這可以讓土耳其有時間準備提出正式的引渡申請並且讓居倫一直被監禁到其引渡案得到裁定結果之時。

兩位國際引渡專家對美國之音說,不管怎樣,即使美國國務院和司法部正式收到了土耳其方面的請求並且裁定其請求符合協議要求的全部規定,這一引渡請求也將被移交至美國賓夕法尼亞州中區聯邦地區法院。居倫自1999年起就作為永久居民在賓州中區生活。

根據處理過三十起引渡案件的國際刑事犯罪律師道格拉斯•麥克納布介紹,到了美國聯邦地區法院,這一引渡案件可能將會分派給一名地方法官。麥克納布說,在美國的司法系統中,地方法官的層級是相當低的。一名實質上代表土耳其政府的美國助理檢察官將與居倫聘請的律師一同參與案件審理。麥克納布表示,光是走完這個階段的程序就可能會用好多個月的時間。

如果這名地方法官拒絕了這一引渡請求,居倫就將被釋放並且獲准繼續留在美國。但是如果這名法官批准了引渡請求,居倫的法律團隊可能會通過在美國聯邦法院的體系中進行上訴的方式阻止居倫被立即遞解出境。儘管美國最高法院幾乎從來沒有審理過引渡案件,但麥克納布表示居倫的辯護團隊可能會請求最高法院考慮審理此案。無論法院最終作出何種判決,是否實施引渡最終要由國務卿決定。

政治犯不引渡

美國與土耳其簽訂的引渡協議羅列了34類“適用於引渡的罪行”,其中包括行賄受賄、縱火以及謀殺等多種可以在兩國被起訴並且可被判處一年以上徒刑的罪行。但協議同時也規定了“政治犯不引渡”。這一法律概念是指如果當事人被控犯有的罪行“本質是政治犯罪”,則可以不批准引渡。

至於“實施或試圖實施的針對國家元首或政府首腦的犯罪”這一規定,按照麥克納布的理解,意思就是單純為了消滅一名外國領導人的圖謀。

麥克納布說:“在土耳其發生的可不是這樣的事情。土耳其發生的是針對政府的反抗活動,作為反抗活動的一部分,居倫被指控試圖刺殺埃爾多安”。

現年75歲的居倫已經否認了土耳其對其領導了政變的指控。政變使290多人死亡,1400多人受傷。居倫對路透社表示,他本人在土耳其曾遭遇多次政變。1997年發生了土耳其歷史上第四次軍事政變,政變推翻了當時向伊斯蘭教主義傾斜的政府,並導致土耳其陷入了動盪時期。居倫在那場政變之後移居美國。

居倫週二透露,他有可能依據“政治犯不引渡”的條款進行辯護,並且呼籲奧巴馬當局“拒絕任何因為政治宿怨而濫用引渡程序的圖謀”。

居倫在一份聲明中說:“說我與那場駭人聽聞的、被挫敗的政變有任何瓜葛是荒唐、不負責任和錯誤的。”

麥克納布說:“如果土耳其方面想要尋求引渡居倫的話,他們需要非常小心不要讓引渡居倫變成一個'政治犯不引渡'的案件。如果這種情況真發生了美國就會因此不引渡居倫”。

讓法庭來裁決

在政變被挫敗後,土耳其政府對居倫的支持者進行鎮壓。這一舉動讓西方擔憂埃爾多安或許會利用這場政變打壓異己並鞏固其在這個極度分化的國家中所掌握的權力。此外,對於埃爾多安政府蔑視法治的擔憂或將使美國拒絕接受土耳其提供的證明居倫有罪的證據,並且以居倫有可能在土耳其不會得到公正審判為由拒絕土耳其的引渡請求。

然而,前美國駐土耳其大使、華盛頓近東政策研究所榮譽會員詹姆斯•杰弗裡表示,華盛頓不應該馬上就拒絕土耳其的引渡請求。

杰弗裡於週三在華盛頓近東政策研究所對外界說:“不管怎樣,出於名正言順的考慮,我覺得如果當局說,'嗯,這個案子不行啊。我們不會讓法庭來裁決此案。我們就直接拒絕好了',那將是災難性的”。

杰弗裡表示,利用美國的法院系統或許會幫助美國緩和與土耳其的緊張關係。他提到德國總理默克爾今年早些時候批准了對一名德國喜劇演員的起訴,這名演員吟詩嘲諷埃爾多安,埃爾多安之後對這名德國演員提起訴訟,稱其詆毀自己。杰弗裡認為默克爾的做法平息了德國與土耳其的危機。

甚至在上週五發生政變之前,土耳其就已經要求美國逮捕並引渡其所認定為恐怖分子的居倫。但土耳其方面此前從未提出正式的引渡請求。一些土耳其和美國的分析人士表示,在美國受理土耳其提出的引渡請求,並審核該請求是否符合協議要求時,土耳其可能會虛張聲勢,比起真正把居倫引渡回國,土耳其更願意將引渡作為一種威脅。

大西洋理事會的斯坦恩說:“我認為,現在發生的這些事是出於迎合民粹主義的政治考慮。比起回到土耳其受審、被仔細盤問並且 可能會洩露出一些對土耳其政府不利的事情,居倫在被土耳其威脅引渡回國的情況下留在美國要比引渡會土耳其有價值的多,他一旦回國,就必須允許他在庭審中講 話,就可能透露出對土耳其政府有潛在傷害的信息。 ”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