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青年遙望2047年

  • 譚嘉琪

香港佔領運動落幕後,公民社會一直在討論香港民主運動的去向。星期六,香港浸會大學舉辦了《香港前途對談》,探討香港現在面對的政局困境,並邀請了學生組織代表表達各自的看法。

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10月3日舉辦香港前途對談論壇。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和時代思進成員李啟迪獲邀同台表達年輕一代對香港佔領運動和政改後政制發展的看法。

黃之鋒表示,從去年8月31日中國人大常委所做出有關香港政改的決定後,公民社會意識到,即使經過一個那麼大型的佔領運動,還是未能在政改方面拿到實質的成果,這就代表一定要改變抗爭模式。他又表示,從香港回歸中國以來,民間在政改方面一直比較被動,而爭取的方法還是一樣,依靠議員去表達爭取普選和民主的訴求。不過經過這麼多年,大家開始發現議價能力其實非常低。

黃之鋒說﹕“如果我們要保留繼續香港有自治可能性的話,其實我們不能夠回避的是一個2047問題,如果1997問題是在1984年決定的時候,那麼2047的問題就將會在2030年左右去討論,那麼從2010 到2030年,我們只是有15年的時間去預備這一個討論即使主流的民主派會說修改基本法或者修憲這些東西是不能碰的,因為當你一碰上這些東西的時候,中共就會害怕,所以是不能說的。但是問題是,即使我們不說,我們回避也好,到了2030 年的時候,難道中共會讓香港在2047年後有司法獨立嗎?”

時代思進成員李啟迪認為,人民的身份認同對香港自治空間有著極大的關係。假若普遍香港人認為香港是屬於中國的一部份的話,那就不會去爭取自治的空間。

他說﹕“我非常擔心的是,假若香港去到一個能讓我們自決的時候,而大家身份認同的問題還沒有搞清楚的時候,很多人依然覺得香港是中國的一部份,那以這樣的邏輯思想去想的話,他們也不會考慮香港政治、經濟和文化的發展。”

他又認為,香港人需要在政改上反客為主,跳出一個從建制框架建立民主的道路,應該利用公投機制去決定2047的問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