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推特僱陳葵 被指取悅北京以進軍微博市場

  • 林楓

美國知名社交媒體公司推特任命陳葵出任其大中華區總經理。

美國知名社交媒體公司推特任命陳葵出任其大中華區總經理。

美國知名社交媒體公司推特任命有中國軍方和公安背景的陳葵出任其大中華區總經理引發爭議。雖然推特表示,任命陳葵是看中其20多年的跨國公司工作經歷和IT行業經驗,但美國權威人權活動人士質疑推特的真正意圖是為了取悅中國政府,並最終獲得其中國定制版的微博服務在中國落地的許可。

*推特為其僱陳葵決定辯護*

推特在給媒體發出的書面聲明中強調,陳葵將幫助推特推出面向中國企業的廣告、數據分析和其它產品。

公開信息顯示,現年50歲的陳葵1987年從北方交通大學計算機專業畢業後被分配到解放軍二炮第一研究所擔任技術工程師七年。她後來在包括微軟和思科在內的多家美國大型科技公司任職,從事技術方面的工作。陳葵1999年到2005年在美國國際聯合電腦公司與隸屬於中國公安部的公司組建的合資企業“冠群金辰軟件公司”擔任CEO。她的這些經歷引發了海外輿論的廣泛關注和質疑。

推特對任命陳葵出任大中華區總經理的決定進行了辯護,稱上世紀80年代政府給大學畢業生分配工作十分正常,90年代中國進一步改革開放後,陳葵就離開軍隊進入了私營領域。推特還表示,陳葵當年是受僱於CA去執掌冠群金辰軟件公司,並非中國公安部。CA在這家合資企業中的佔比是80%,中國公安部僅間接持股20%。推特還否認陳葵是中共黨員。這家公司的網站顯示,其龐大的政府客戶群中包括信息產業部國家計算機網絡與信息安全管理中心,該機構是中國互聯網審查體系防火長城(GFW)的運營的主管單位。

漫畫家“巴丟草”創作了一幅《推特已死》的漫畫,並向推特聯合創始人、總裁杰克多西發推文,對推特僱用陳葵出任大中華區總經理嚴重關切,稱這是對言論自由的謀殺。漫畫中,中國五星紅旗中那顆象徵中共的大星一角刺死了推特徽標的藍色小鳥。

*陳葵非推特活躍用戶*

總部在華盛頓的非政府組織自由之家東亞項目高級研究員薩拉庫克對美國之音表示,人們一方面是對陳葵的職業背景感到擔憂,另一方面是擔憂推特僱用她背後的真正意圖。

她說:“陳葵並不是一個活躍的推特用戶,這讓人們懷疑推特僱她背後還有別的目的。推特僱她並不是因為她非常了解推特,了解推特的使用,不僅是中國以外的用戶,而且包括香港和台灣的用戶。所以說,僱用這樣一位與黨和政府有著廣泛聯繫的人士不僅僅讓人們對她背景以及未來在推特中發揮甚麼樣的作用,是否會以犧牲互聯網自由為代價去換取商業利益而感到擔憂,而且也會對推特的企業目的感到擔憂。”

陳葵的推特賬戶顯示,她的第一條推文是在4月14日發出,是回覆推特負責亞太區的副總裁沙列什拉奧歡迎她加入推特,出任大中華區總經理。截至4月20日發稿時,陳葵總共僅發出21條推文。

*首推回應官媒 胡錫進替推特圓場*

他說﹕“讓人們感到不安的是(推特)是否會淪為中共的宣傳工具,”自由之家的薩拉庫克說,“陳葵的角色是去幫助中國官媒比如央視和新華社去加強在推特上的話語權。這並不是我們的偏見,而是她開通推特最先發出的幾條推文,大體上是回應這些官媒,表示要幫助它們講好中國的故事。諷刺的是,推特在中國是被屏蔽的。”

中共黨媒人民日報旗下的環球時報4月19日刊登了署名“單仁平”的評論文章。單仁平環球時報總編胡錫的筆名。胡錫進在這篇評論文章中既為推特僱用陳葵出任大中華區總經理的決定進行辯解,也提醒海外輿論大可不必對推特可能改變策略和立場過度擔憂。文章說,“陳葵的個人性情甚麼樣,我們無從得知,但推特是美國的主流互聯網公司,其價值取向、經營及用人原則確有著西方大公司的共同邏輯,不難把握與谷歌、臉譜等應沒甚麼兩樣陳葵這個‘總經理’應屬‘銷售總經理’,與推特‘內容審查’大概不會有甚麼關係。”

*推特取悅北京 意在進軍中國市場*

對此,人權組織人權觀察的中國部主任蘇菲理查森表示,對於推特僱用陳葵,人們提出疑問當然是合理的。

她說:“外界對於推特在中國大陸打算做甚麼和怎麼做有很多疑慮。眾所周知,中國有著非常嚴格的互聯網審查,推特本身是被屏蔽的。有人認為,推特任命陳葵這樣一位有如此背景的人顯然是為了取悅北京。”

福布斯雜誌4月18日發表了前路透社中國企業新聞主編、目前在上海復旦大學任教的陽歌的一篇專欄文章,稱推特任命陳葵出任其首位大中華區總經理意味這家社交媒體巨頭正在重新考慮其中國戰略,或許即將啟動遊說中國當局允許其中國版本的微博服務在中國大陸落地的工作。文章說,雖然推特深受用戶喜愛,但卻面臨增長乏力的巨大壓力,以及急需找到可持續的盈收方案。擁有世界最大的互聯網市場和智能手機市場的中國顯然能夠在這方面對推特有所幫助。

據香港南華早報報道,推特去年的中國廣告增幅超過300%。但福布斯雜誌的這篇專欄文章暗示,推特的戰略應不僅僅是只瞄準了中國企業的廣告業務。文章說,中國用戶對推特這類的微型博客的喜愛程度遠遠高於西方客戶。究其原因是因為中國人不僅把微博當作是社交工具,也利用其獲取信息。2015年第四季度,推特虧損9000萬美元,而中國本土的新浪微博同期盈利1900萬美元。

*活動人士盼美國政府扮演更大角色*

在推特之前,美國另一大社交媒體平台臉譜早已開始了取悅中國當局的遊說工作。上個月,臉譜創始人兼CEO扎克伯格在北京冒著重度霧霾在天安門廣場前的長安街上晨跑。臉譜兩年前就在北京開設了辦公室,扎克伯格本人幾次高調訪問中國,並得到了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的接見。

2014年12月,中國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主任魯煒參觀臉譜總部,扎克伯格全程用中文陪同,還特意在其辦公桌上擺放了一本英文版的《習近平談治國理政》。他對魯煒表示,要讓同事了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臉譜到目前在中國仍未解禁。

對於近期新興美國科技公司為搶灘中國市場而競相討好中國政府的做法,學者、人權組織、活動人士和網民的批評和質疑之聲早已有之。人權觀察的蘇菲理查森表示,美國國會應發揮一定的監督作用,要求這些科技公司闡明自己的意圖和立場。

她說﹕“很多公司都沒有真正回答我們這些團體、網民、人權活動人士提出的疑問,也就是它們的計劃到底是甚麼。或許如果在國會的壓力下,這些公司能夠更回答我們的問題。”

獨立學者、博客作家何清漣4月17日在美國之音中文網上發表一篇博客文章,呼籲美國國會召集專業人士以及中國的異議人士,就海內外華人對陳葵擔任推特大中華地區總經理舉行一場聽證會。

但自由之家的薩拉庫克認為,這些科技公司在強硬的中國政府面前實屬無奈。她認為,美國行政當局也應承擔起更多職責。

她說:“從某種意義上說,美國政府讓這些公司自己管自己,並沒有給他們提供外交和政策上的支持。2009年臉譜和推特就分別被中國政府屏蔽,一年後谷歌也遇到了同樣的問題。直到最近,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才把中國對互聯網的封鎖和審查列為貿易壁壘,甚至有可能訴諸世貿組織。與以往通過外交途徑向中國施壓的做法相比,這麼做或許才是更有效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