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俄羅斯烏克蘭關係惡化 切爾諾貝爾清理工作艱難


切爾諾貝爾 核泄漏現場石棺

切爾諾貝爾 核泄漏現場石棺

切爾諾貝爾 - 俄羅斯和烏克蘭關係緊張,使得世界上最嚴重的核泄漏現場的清理工作進程更難。靠近白俄羅斯邊界的烏克蘭北部,正在建造世界上最大的移動建築物。完工後,這座250米寬的鋼鐵拱形建築物將被移到200米外的石棺上,這座石棺是1986年切爾諾貝爾4號反應堆爆炸後倉促建成的。

切爾諾貝利司機伊格爾•博德納奇說﹐他們的司機已經來過這里500多次了,每一次停留不超過15分鐘。他的計數器顯示,這座隨時都會倒塌的舊石棺防輻射功能有限。

切爾諾貝爾司機伊格爾博德納奇說:“ 事實上,核電廠的外圍是安全的,輻射不是來自地下和土壤,而是直接來自石棺。”

當反應堆爆炸時,成噸的輻射性物質噴入天空,墜落後散落在當時蘇聯的白俄羅斯和烏克蘭, 但是蘇聯莫斯科政府並沒有提醒公眾的警覺,直到後來瑞典科學家向世界宣佈,那里發生了嚴重事故。

農民伊萬塞米尼克說,如果蘇聯當局對村民他們再也不能回家了,那樣會造成恐慌,也許這個地區的12萬人口中,很多人會拒絕離開。

農民伊萬塞米尼克說: “他們欺騙了我們,我只帶了20個土豆和一只水壺,開著我的破車離開了。”

但是塞米尼克和他的妻子還是非法返回了家園,他們耕種著一小塊麥田,養了幾隻雞和一頭豬,這里離開事故現場只有12公里。

在30平方公里的禁區里,大部份地區仍然是令人毛骨悚然的鬼城,除了清理人員和一些官員每個月在里面留上15天之外,其他人一律不許進入。

當時烏克蘭共產黨高級官員克拉夫丘克在爆炸2天後視察了現場。他成為烏克蘭獨立後的第一位總統。

烏克蘭前總統列昂尼德克拉夫丘克說: “當然,烏克蘭的知識份子、烏克蘭的科學家和精通政治的人都知道,莫斯科是絕對不會把真相告訴烏克蘭的,他們知道,莫斯科一直想將烏克蘭控制在手掌中。”

烏克蘭官員說,俄羅斯背棄了G-8責任,沒有帶頭為石棺超支的數億美元籌款。烏克蘭議員瓦利卡爾欽科說: “現在俄羅斯讓我們自己去完成新石棺工程,不能肯定他們會承擔他們應付的那部份資金。”

有關方面警告說,由於石棺的狀況危險,防止發生第二次切爾諾貝爾災難的時間不多了。

卡爾欽科說: “所以我們現在不能浪費時間了,也許我們只有3,4年時間來完成加固工程。”

但是即使加上新的拱形建築物,這些危險的工作還沒有完成。

清理廢燃料和高輻射物質還需要幾十年的時間和巨額資金,這對烏克蘭來說是一個沉重的財政負擔。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