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頓涅茨克少數族群擔心受俄羅斯排擠

  • 美國之音

烏克蘭東部的頓涅茨克是一個多元化的都市,這裡居住著韃靼人、猶太人、突厥人、希臘族裔,還有從世界各地來這裡學醫的國際學生。

烏克蘭東部的頓涅茨克是一個多元化的都市,這裡居住著韃靼人、猶太人、突厥人、希臘族裔,還有從世界各地來這裡學醫的國際學生。

烏克蘭東部的頓涅茨克是一個多元化的都市,這裡居住著韃靼人、猶太人、突厥人、希臘族裔,還有從世界各地來這裡學醫的國際學生。不過,城裡的一些少數族群擔心,俄羅斯影響的擴大將會破壞寬容,威脅民族和宗教多樣性。

學習了六年之久後,這些約旦學生終於獲得了醫生資格。不過,他們的大學並不是在安曼,而是烏克蘭東部的頓涅茨克。

數以千計的學生從世界各地來到這裡留學,他們看上了相對便宜的學費。不過,如今學校卻讓他們回國,因為校方擔心,在當前的政治氣候下,他們的安全無法得到保障。

學醫的尼日利亞學生阿迪博約阿格布拉說﹕“我要是分析頓涅茨克的風險的話,那現在是更緊張了。之前就有風險,但現在風險更大了。我們目前面臨的風險更多了。”

一些學生說,自從親俄分離運動開始後,他們面臨的猜疑和種族主義待遇增多了。

來自博茨瓦納的牙科學生邁克爾說,最近,分離主義分子在街道上衝著他和朋友罵髒話,羞辱他們的種族。

牙科學生邁克爾說﹕“最近有一次,他們把我和奧巴馬扯到了一起,因為我們膚色一樣,而他們恨奧巴馬。所以他們覺得我們應該回自己的國家去。那種情形很難受。”

頓涅茨克的居民包括韃靼人、亞美尼亞人、阿塞拜疆人、希臘人和猶太人。他們中的很多人說,自從蘇聯解體後,他們在身份認同和宗教方面享受到了更大的自由。

穆夫提賽義德伊斯馬吉洛夫是頓涅茨克郊外當地穆斯林社區的領袖。他說,跟俄羅斯那邊相比,烏克蘭的穆斯林享受著更多的權利和自由。

穆斯林社區領袖穆夫提賽義德伊斯馬吉洛夫 說:“我們支持烏克蘭的最重要原因是,我們在烏克蘭這裡有很多權利和自由,讓我們有機會在這裡發展。如果我們拿烏克蘭和俄羅斯做比較,這裡要好多了。”

如果當地脫离烏克蘭,而俄羅斯影響不斷增大,這對很多宗教和民族少數群體而言意味著甚麼?伊斯馬吉洛夫感到擔心。

他說:“在不同宗教和文化之間,人們過去有、現在依然有著信任。不管是基督徒、猶太人,還是無神論者,我們可以很容易找到共同語言。這裡沒有排外的法西斯主義或種族主義。沒有光頭黨,俄羅斯就不一樣了。”

隨著星期日總統選舉的籌備工作不斷進行,很多人希望,選舉結果將產生一個能夠繼續保護少數族群權利的政府體系。

不過選務官員說,他們在烏克蘭東部的部分地區受到了恐嚇和威脅,在這些地方,投票是否能如期展開,還是未知數。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