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之音記者 親歷烏克蘭東叛軍新兵訓練

  • 美國之音

烏克蘭反政府軍的指揮官薩沙。

烏克蘭反政府軍的指揮官薩沙。

烏克蘭東部經歷了數月戰鬥後,烏克蘭政府軍的存在和平民居住區遭到的炮擊,似乎把更多人推向反政府武裝。美國之音記者和一組接受武器和炸藥訓練的新兵度過了一天。

這些都是烏克蘭反政府軍的一些新面孔。這些新兵屬於‘頓河哥薩克’反政府軍的一個營,正在趕赴頓涅茨克一處荒原,接受武器訓練。

他們的練習靶子是親西方烏克蘭政治人物的面孔,包括總理亞采紐克、前總理季莫申科。

幾個月前,烏克蘭政府為收復東部地區,發動了他們所說的‘反恐行動’。不過,這些哥薩克人有著捍衛俄羅斯帝國的悠久歷史。對他們來說,政府軍的攻勢就像是一個他們原本就不信任的新政府發動的武裝侵略。

他們的指揮官薩沙在戰前是經濟學者和商人。他去過基輔,在那裡有朋友。不過如今他說,基輔那邊沒有人懂得他為甚麼要參戰。

反政府軍指揮官薩沙說﹕“他們認為我們是恐怖分子,是親俄羅斯的公民。但我不這麼想。我們生下來就是俄羅斯人,流淌著俄羅斯血液。我們生活在我們的土地上。一般來說,我們跟烏克蘭西部90%的老朋友沒有接觸,我們和他們之間嚴重缺乏理解。”

雙方都在已開發的地段動用大炮和火箭,造成很多平民傷亡和財產損失。這些男子說,炮火沒有嚇倒他們,反而把他們推向反政府軍。‘鐵錘手’本是一名礦工,直到炮擊幾乎摧毀了他的村庄。

反政府軍新兵‘鐵錘手’說﹕“我的很多鄰居被炸死了,很多從前的工友被炸死了。周圍所有的房屋還有教堂都被炸毀了。孩子們的遊戲場和學校也被炸毀了。”

這些新兵說,他們最擔心的是那些志願來東部幫政府打仗的人,其中有些人屬於極右翼政治運動。在這裡,第二次世界大戰遺留的影響仍然揮之不去。

反政府軍指揮官薩沙說﹕“當年很多男男女女站在蘇聯和盟軍一邊戰鬥。而烏克蘭西部在希特勒陣營統治下,這就是為甚麼今天仍然有很多極右翼民族主義組織。”

武器訓練的最後科目是炸藥示範,用的是來自煤礦的舊設備。

雖然有停火協議,但這些男子說,他們覺得,戰鬥很快就會打響。在這場戰爭中,一方認為他們是在打擊恐怖分子,而另一方覺得,他們是在打擊納粹分子。衝突持續得愈長,本地區的兩級分化也就愈嚴重。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