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烏克蘭公眾輿論 被危機左右

  • 裴新

在東烏克蘭 分離主義分子非常活躍。

在東烏克蘭 分離主義分子非常活躍。

一份新民調顯示,俄羅斯接管克里米亞以及對東烏克蘭反叛分子的支持致使大部分烏克蘭人對俄羅斯反感。這些行動可能也會在其他一些方面對俄羅斯產生影響。

蘇聯解體後的多年來,大多數烏克蘭人認為他們的國家應該與俄羅斯結盟。但這種看法逐漸出現變化。基輔的拉祖姆科夫中心最近的民調表明,烏克蘭人已經不再持這種看法了。

拉祖姆科夫中心社會學研究部主任比琴科說:“主要的教訓是烏克蘭的局勢發生了根本的變化。”

拉祖姆科夫中心社會學研究部主任比琴科說,突如其來的變化是,超過一半的烏克蘭人口現在認為應該跟歐盟更緊密結盟。

比琴科說:“烏克蘭社會這麼快就轉向親歐的主要原因是俄羅斯的入侵。”

即使在分離主義分子非常活躍的東烏克蘭,民調顯示,只有22%的人希望烏克蘭與俄羅斯結盟,而32%的人認為應該跟歐盟關係更加密切。其他人看法不同,或根本沒有看法。

俄羅斯在烏克蘭受歡迎程度的下降可能只是部分問題。

流亡的俄羅斯戰略專家蘇佳金說,讓烏克蘭東部的激進分子坐大,其中大部分來自俄羅斯,克里姆林宮可能會弄巧成拙。蘇佳金目前是倫敦皇家聯合服務研究所研究員。

蘇佳金說:“他們現在非常激進。他們覺得自己現在自由了,能和制度對著幹了,而且他們還有了武器。烏克蘭東部的不穩定,遠遠超過只是為了控制或者影響基輔政策所希望看到的局面。”

同時,蘇佳金說,俄羅斯總統普京還面對另外一個問題。他迅速併吞了克里米亞後,國內對俄羅斯輕而易舉地接管東烏克蘭的期望值增高。但是軍事專家說,俄羅斯將會面臨很多當地人的激烈反對。

蘇佳金說,軍事行動的代價,對一個有嚴重經濟問題的地區提供補貼,以及西方制裁威脅的加大,都使得這種侵略前景不妙。

蘇佳金說:“併吞克里米亞已經付出太大代價。要併吞烏克蘭東部幾乎是不可能的,但公眾期待著這種情況出現。這就是困難所在。”

視頻顯示的烏克蘭東部地區全副武裝、組織嚴密的俄羅斯支持的分離主義分子,以及駐扎在邊境的俄羅斯軍隊,這有時讓人覺得戰爭不可避免。戰爭仍可能會發生。但是很多專家認為,普京總統會得出這樣的結論:經濟代價,俄羅斯同烏克蘭和西方的關係,以及可能的軍事打擊,都會太大。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