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俄羅斯與烏克蘭以東正教傳統歡度聖誕節

  • 白樺 莫斯科

莫斯科的東正教基督救世主大教堂。(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莫斯科的東正教基督救世主大教堂。(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與世界各地目前歡慶聖誕節不同,俄羅斯和烏克蘭是屈指可數的幾個仍然按照舊東正教傳統在1月7日歡度聖誕節的國家。但烏克蘭領導人最近呼籲把過聖誕節的日期改在1月25日,此舉可使烏克蘭能進一步同文明世界看齊,並能減少俄羅斯影響。

專門為俄軍服務的移動東正教教堂。(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專門為俄軍服務的移動東正教教堂。(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烏克蘭總統波羅申科,國家安全與國防委員會秘書長圖爾奇諾夫等領導人向民眾祝賀聖誕快樂。圖爾奇諾夫同時呼籲展開討論,把在烏克蘭過聖誕節的日期從目前的1月7日改在12月25日。

圖爾奇諾夫說,或許現在已經是時候了讓烏克蘭如同世界上絕大多數文明國家一樣在12月25日過聖誕節。他說,目前僅有俄羅斯、烏克蘭等幾個屈指可數的獨聯體國家東正教會仍然按照儒略歷在1月7日過聖誕節。但世界上的世俗國家,基督教社會,甚至歐洲的多數東正教會已不再使用儒略歷,而是按照公歷在12月25日過聖誕節,因為這樣做更加科學。

烏克蘭想同其他國家一樣試圖在1月25日過聖誕節被認為是繼續同國際社會接軌,融入歐洲所邁出的新的一步。此舉也意味著可繼續減少俄羅斯在烏克蘭的影響。

俄羅斯曾在90年代時大量討論過是否應更改聖誕節日期。在全球化的今天,當世界上許多國家處在聖誕假期時,俄羅斯是工作日。當俄羅斯過聖誕節時,其他國家的人們已回到工作崗位上班。

熟悉宗教事務的俄羅斯評論人士尼科里斯基說,把1月7日設定為聖誕節是在十月革命之後,布爾什維克控制了東正教會之後做出的決定。蘇聯由於同西方世界隔離,當時過自己的聖誕節並沒有讓人感到有任何特別之處。但蘇聯解體後,仍然按照蘇聯這個傳統繼續在1月7日過聖誕節就讓人感到愈來愈不方便。

尼科里斯基說,今天俄羅斯東正教會的許多上層權貴都是當時蘇共政權培養出來的精英,並在內政外交的所有問題上堅定支持普京總統。過自己的聖誕可被看成延續蘇聯傳統,走有別西方與全球文明相背離的道路。

尼科里斯基說:“包括俄羅斯東正教大牧手在內,他們的許多言談話語都充滿反西方味道。在東正教會的反西方宣傳中,他們必須要說蘇聯和今天的俄羅斯體制要比西方優秀。放棄使用儒略歷在25日過聖誕節就意味著接近西方,對這些人來說根本不可能。俄羅斯東正教會還認為,新年元旦應是1月14日。但包括教會內部對現狀不滿的許多人都認為,烏克蘭想在25日過聖誕節是與文明世界看齊所邁出的正確一步。”

尼科里斯基說,受莫斯科控制的一些海外和獨聯體東正教會目前只好在25日和1月7日過兩個聖誕節。

烏克蘭領導人圖爾奇諾夫說,更改聖誕節的日期還需要教會的同意。在過渡階段,也可過兩個聖誕節。

莫斯科市政府前的聖誕樹,2012年12月。(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莫斯科市政府前的聖誕樹,2012年12月。(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天主教和東正教在烏克蘭都擁有巨大影響。波羅申科總統被認為是虔誠的東正教徒。他甚至在自家院裡興建了私人東正教堂。在2013年末和2014年初的烏克蘭廣場示威中,天主教和許多東正教會都曾積極支持示威者。基輔事中心的許多教堂當時敞開大門讓示威民眾過夜取暖,並被當成醫院救治傷員。

分析人士尼科里斯基說,烏克蘭東正教會一部分受莫斯科控制,另一部分保持獨立。

尼科里斯基說:“莫斯科投入了大筆資金支持自己的東正教會來保持在烏克蘭的影響。但烏克蘭的另一部分東正教會卻支持廣場示威。烏克蘭東正教會的分裂持續至今。”

在中國與俄羅斯不斷密切關係的背景下,一直嚴密提防宗教的中國共產黨與俄羅斯東正教會近些年來出現更多互動。中國領導人習近平今年5月9日訪問莫斯科時曾會晤俄羅斯東正教大牧手基里爾。在這之前,基里爾大牧手也曾訪華,在北京受到習近平款待。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