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烏克蘭裔美國人關注故國局勢

  • 菲利普斯

2014年9月10日,纽约圣乔治学院的彼得·谢什卡牧师指着走廊墙壁上的海报,上面显示一些被亲俄分离分子打死的乌克兰人。

2014年9月10日,纽约圣乔治学院的彼得·谢什卡牧师指着走廊墙壁上的海报,上面显示一些被亲俄分离分子打死的乌克兰人。

這些在紐約聖喬治學院(St George Academy)裡唱著烏克蘭國歌的十幾歲的青少年當中,大多數人不是本人出生在烏克蘭,就是父母出生在那裡。

他們的校長彼得•謝什卡牧師(the Rev. Peter Shyshka)自己就是烏克蘭移民的兒子。他鼓勵這些學生的愛國自豪感,並認為烏克蘭或許為了保持獨立而必須開戰。烏克蘭是在1991年蘇聯解體之後獨立的。

謝什卡說,“什麼是別的選擇?我們還想要俄羅斯把我們當成是他們帝國的一部分,對我們進行幾個世紀以來那樣的統治嗎?我們對此已經受夠了。”

他接著說: “這也關係到禱告和冥思。我們的立場是什麼?我們是富有同情心的人嗎?我們對那些正在經受迫害、飽受折磨的人表達了足夠的支持了嗎?我們不能只是舉著標語大喊大叫。憤怒無濟於事。仇恨也不能解決問題。”

謝什卡的學生也抱有似乎具有爭議性的觀點。一些人,例如謝妮亞•維多維奇(Xenia Vitovych),家裡面有朋友剛剛從紐約回到烏克蘭,加入同親俄分離武裝的鬥爭。

她說,“說實話,到那裡去參戰的人完全就是自願為了他們的國家而獻身。他們為他們的獨立和他們的家園而戰,他們在抵抗那些精通作戰的人。”

另一些人正在組織糕點義賣或者和烏克蘭僑民組織合作募款,為軍隊購買急救藥箱。亞歷山德拉∙阿塞(Alexandra Azer)的父親是埃及人,母親是波蘭人,她盡力為她的烏克蘭裔美國同學提供精神支持。

她說,“你可以聽到他們有多難過。我們試圖告訴他們一切都會沒事的。我們試圖傾聽,並且確保我們對新的進展有所了解而不至於對事態的發展一無所知。”

亞歷山德拉∙拉考斯基(Alexandra Rakowsky)在二戰後來到美國,那個時候她還是個小孩子。她會說流暢的烏克蘭語,並且始終保持著對故鄉的深切關注。

她說: “所以當像如今發生在烏克蘭的這樣規模的事件發生的時候,我們會非常擔心,並且給國會議員和參議員寫信,並且試圖通過不同的渠道提供經濟幫助。”

美國烏克蘭議會委員會代表著一百萬左右的烏克蘭裔美國人。它正在組織示威遊行並遊說美國政府採取更強有力的行動。該組織發言人安德里吉•多布里揚斯基(Adrij Dobriansky)說,美國和它在歐洲的盟友應該首先指定烏克蘭是一個“重要的非北約盟友”。

他說,“這會立刻減少轉讓輸送軍事物資的繁文縟節。另一件事就是要提供反坦克武器和防空武器,以及任何可以幫助烏克蘭保衛邊界的裝備。”

多布里揚斯基所在的組織認為,普京領導下的俄羅斯正在發動一場戰爭來消滅烏克蘭。不過多布里揚斯基依舊保持樂觀。 25年前,還有許多人在懷疑烏克蘭是否能獲得獨立。

他說:“我們差點在好幾百年前就被從地圖上抹去了,但是我們不是還依然存在著嗎。”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