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聯合國:陳光標所獲首善證書與聯合國無關


聯合國秘書長發言人斯特凡·杜加里克(圖片來自聯合國官方網站)

聯合國秘書長發言人斯特凡·杜加里克(圖片來自聯合國官方網站)

7月8日,聯合國秘書長發言人斯特凡·杜加里克在接受美國之音記者書面採訪時說,聯合國與頒陳光標世界首善證書沒有任何關係,“聯合國沒有以任何形式支持你提到的那個活動,我們也沒有批准或默許授予這樣的證書。”

6月25日,中國企業家陳光標在紐約中央公園的船塢餐廳招待200名紐約無家可歸者吃豪華午餐會。餐會期間,自稱由聯合國支持的“中國全球合作基金”向陳光標頒發了“世界首善”證書。

對記者通過電子郵件寄給這位發言人的陳光誠獲頒的世界首善證書照片,杜加里克說: “依他所見,這張證書不是真的。”

*頒證組織確與聯合國有過合作*

不過,杜加里克說,中國全球夥伴基金在2013年的一次活動中確曾與聯合國有過合作,“聯合國夥伴關係辦公室在2013年9月與中國全球夥伴基金為中國企業界領袖在聯合國聯合主辦了一個論壇活動。”一些聯合國高級官員出席了這一活動並發表講話。但他說,“從那以後,聯合國與中國全球夥伴基金沒有進一步的合作。”

獲頒“全球首善”證書是陳光標設計的那次豪華餐會的重頭戲之一。獲頒後,陳光標手持證書對著眾多鏡頭興奮地說,現在他不僅是中國首善、亞洲首善,而且已經成了“世界首善”。

*證書聯合國英文拼寫錯誤*

被問到聯合國是否以任何形式支持該組織頒發這一證書時,杜加里克答道,“完全沒有。聯合國沒有以任何形式支持你提到的那個活動,我們也沒有批准或默許授予這樣的證書。”

陳光標獲頒的世界首善證書上最顯眼的莫過於聯合國的標記和“聯合國”三個漢字。不過,證書上英文的聯合國(United Nations)變成了單數(United Nation),而不是複數。

*聯合國標記:未經許可,不得使用*

此前,不少非政府組織和盈利組織都有冒用或濫用聯合國標記的情況。對此,聯合國做出了明確答复:未經同意,不得使用。

杜加里克說,“唯有聯合國機構或實體才能使用聯合國的標記。任何外部實體或夥伴都必須獲得聯合國法律部的同意才能使用聯合國標記。

*不當使用可能被起訴*

對於不當使用了聯合國的標記,甚至以此進行欺詐的行為,杜加里克說,不會坐視不管,“在過去的一些案例中,我們發出了“停止和終止”使用的信件。如果需要,聯合國將採取法律行動。”

*陳光標承認可能受騙*

此外,陳光標本人在接受中國媒體採訪時已經承認他向中國全球夥伴基金捐贈了三萬美元,為此為代價才獲頒了那張“世界首善證書”,並稱自己可能受騙了。

趙雲龍曾是哥倫比亞大學的訪問學者,也是陳光標此次在紐約活動的聯絡人。他在接受電話採訪時表示,“這個證書是一個叫周璐璐的人發的。”他還說:“那天頒獎的就是周璐璐的老公。”根據他的說法,中國全球夥伴基金主席唐納修和周璐璐很可能是一對夫妻。

據陳光標對媒體所說:“當時的情況是,6月24日下午,周璐璐不知道怎麼就通過哥倫比亞大學的一個志願者找到我,說可以頒這麼一個稱號給我。”但趙雲龍說,那個人不是他。他已經離開哥倫比亞大學了。

*周璐璐與聯合國關係密切*

循著趙雲龍的指點,記者在Youtube上找到了周璐璐的視頻,那是2010年她作為與聯合國有合作關係的公關公司“跨疆界友誼”(Friendship Across Frontier)的總裁在第65屆聯合國大會閉幕式上的發言。

在周璐璐的臉書上還有2012年聯合國婦女日她與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的合影。

此外,中國全球夥伴基金今天晚上在其網站上發表了一份聲明,指三萬美元是陳光標在聽取了該組織介紹其使命後主動捐贈的;頒發世界首善證書是陳光標主動提出的要求,並在舉辦午餐會的當天向該組織提供了他事先製作好的證書,並要求他們予以頒發。

聲明接著說:“我們以為這是一個誤解,我們再次明確告訴他,我們不是也不能代表聯合國,只能頒發給他由基金會製作的獎狀,這個獎狀後來我們頒給了他。”

這段話的意思是,在餐會現場頒發的證書不是該組織的,而是陳光標自己製作的;而該組織準備的是沒有聯合國標記的獎狀,那個獎狀並不是在餐會上頒發的。

但無法解釋的是,負責頒獎給陳光標的該組織主席唐納修為什麼在80多家媒體的鏡頭對著他的時候,將一張他和他的組織不能同意、陳光標自己設計的證書頒給了他呢?唐納修在頒這一證書的時候應該看到了那上面明明白白地印著聯合國的標記,而且他還沒有識別出聯合國的英文居然還拼錯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