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大量猶豫不決的選民或將影響戰場州選情

  • 美國之音

阿拉巴馬州投票站

阿拉巴馬州投票站

隨著美國總統大選進入衝刺階段,仍然有15%的選民沒有決定給誰投票。這是個不小的數字。如果這部分懸而未決的選民都去投票的話,他們的選票足以影響選舉的最終結果。此外,人們投票的理由也有些偏離大選的初衷。一項由“今日美國”進行的調查顯示,在千禧一代選民中,36%的選民投票給某個候選人只是為了不讓另一個候選人當選。在有可能為兩位候選人投票的群體中,都有相同比例的人是出於這一理由才給某個候選人投票。

仔細看,在俄亥俄州立大學校園中的這張吊床裡就有兩位沒想好給誰投票的千禧一代選民。俄亥俄州是這場大選中的搖擺州,該州許多選民對於該支持川普還是克林頓當總統的問題猶豫不決。像很多人一樣,校園裡這些剛成為選民一年的年輕人們有很多也還沒有決定該支持誰。

第一次投票的選民安德魯•蘭根:“川普和克林頓過去發生的一些事兒讓我覺得這倆人都有點不靠譜。”

蘭根與德拉福安特都會去投票,但他們不得不去勸說其他同學也去投票。

第一次投票的選民利卡•德拉福安特:“一旦有人開始說‘我今年不去投票了’,那他就相當於放棄了他投票的權利。但其實他的那一票是能夠起到作用的。即使你不想給某個候選人投票,你也不得不去這樣做。”

然而大四學生塞斯•伯特不同意這樣的說法。他將他的觀點與民主的好處聯繫起來。

未投票者塞斯•伯特:“你有權去投票或是不投票。如果你有過兩害相權取其輕的經歷,你就會知道無論選誰都不會有好結果。我就不趟這渾水了。”

並不是只有伯特一個人持有這樣的看法。千禧一代表示他們想傳遞出一個資訊,那就是他們是美國人數最多的一代人,政界人士需要開始深入到他們的群體中來。

年長一些的選民有些也不確定是否會去投票。在俄亥俄州克利夫蘭的搖滾樂名人堂舉辦的“搖滾、權利與政治”展覽中,槿傑•坎甯安表示兩位候選人沒有一個關心她兒子的未來。

猶豫未決者槿傑•坎甯安:“我為兒子感到擔心。我現在儘量做好眼前的小事,不去想那些長遠的未來規劃,因為未來讓我感到不安。”

像其他一些參加展覽的音樂家一樣,斯蒂文•塞林傑表示他或許會支持自由派候選人加里•詹森來表達他對於川普和克林頓的反感。

猶豫未決者斯蒂文•塞林傑:“我投詹森的票是為了反對建制派這些人,我就想選個和他們不一樣的。因為這倆人,不管誰當選,我都覺得不會做的很好。”

就像俄亥俄州的情況一樣,猶豫未決者以及準備投票支持協力廠商的選民可能會在全國範圍內對大選的最終結果產生影響。這一群體的人數高達總人數的15%,是上次總統大選時的三倍。

通常隨著大選日益臨近,這一群體的人數就會下降,決定好選誰的選民也會越來越多。但是有專家說,這次的選舉可能永遠不會得到一個清晰的數字,因為候選人兩極分化嚴重。

克利夫蘭網資料專家理查•埃克斯納:“似乎是有一些尚未決定的選民。不過有個問題,這些人是確實還沒有決定給誰投票,還是他們已經決定了但不想說?”

11月8日,一切答案都將揭曉。

XS
SM
MD
LG